漆黑的眼瞳,长长的黑发,奇异的脸庞,双眼直视着那给晨腥开天斧控制了的黄失安,眼神之中闪烁着一点狂热。

  “这次舒服多了,没有元力封锁拷就是爽。”捏了几下拳头,掐的骨头咔咔响。

  没有元力封锁拷那么我就能使用元力,所以现在的我是本体和冥王的二合一,能同时使用冥气和元力,现在这才算是冥王附体的最强状态。

  黑色火焰从我体内暴涌而出,火焰之中还夹杂着阴冷的气息,是一种既能让人感到炎热又感到寒冷的火焰。

  直视着黄失安露出嘴中一颗长长的虎牙,有点兴奋道:“我今天倒要看看到底是神器厉害还是我手中的火焰厉害。”

  地面猛的一踏,身影早已经消失在了原地,转眼间就自黄失安面前的那片空间破空而出,黑色火焰将拳头包囊其中快若奔雷般的向黄失安的脑袋轰去。

  炎热的温度都是将周围的空间烧的稍微扭曲了点,就连远处苏天等人都是感受了一股极为炎热的温度,从自身不断调出元力保护着自己,以免等等自己就自燃了。

  面对着一拳就轰向致命地方的我,黄失安见此居然没有一点想要躲避的意思,而是抬起了右手的晨腥开天斧,平衡一扫就向我挥来。

  “一命换一命,这可不值啊!”

  见状,轰向脑门的拳头也是改变了方向,直接轰向了向他袭来的晨腥开天斧,一拳对一斧,强烈的能量波动在两者之间爆发,可怕的能量爆发将方圆几里的东西都是生生震碎。

  对完两者都是后退了好几百米才停下来,黄失安仍然是面无表情,冷的可怕,而我因为冥王天生好斗的性子搞的连我也狂热了起来,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黄失安。

  不过我也没有忘记理性,刚刚如果我直接轰向了黄失安的脑门那么他肯定是必死无疑,而我则要挨上他的一斧,很有可能落入重伤,神器的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是,现在我并不是和黄石安战斗,而是和他手中的晨腥开天斧在战斗,黄失安只不过是它的一个傀儡而已,死了就死了,它大不了再找个宿主,而我则要落入重伤的情况,这样一看摆明就是我亏了,一傀儡换一重伤,居然连这种事情都想得出来,这晨腥开天斧的灵性可不是一般的强啊。

  既然如此,那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斧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顿时,两手的黑色火焰瞬间放大,让这片空间附近的温度再次上升,更加阴冷,而这时的我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苏天那边的情况,因为我的原因苏天那边凡是“王”境以下的都是受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摧残而失去意识趴倒在了地上。

  双脚再次猛的一踏,地上顿时就出现了两个深不见底的脚印,几乎是瞬移就来到了黄失安面前,对他再次就是一轰,不过这次我并没有对他身上能致命的地方轰去,而是直接轰向他手中的晨腥开天斧!

  见状,黄失安也不不甘示弱,抬起斧头也是向我的拳头过来就是一劈,两人的交手,几乎都是贴身肉搏,而且两人的速度皆是快若鬼魅,“圣”境者的速度同样也不是开玩笑的,电光火石间便是一触即离。

  在场的人恐怕只有“皇”境以上的人才能看清这眼花缭乱的场景,而其他人则是看的头晕晕的,心中惊叹着这闪电般的速度,也是无比的向往着这一境界。

  每一次的斧拳对撞都是让得这方圆几里的土地碎裂一次又一次,真不知道这片土地能不能坚持的住这两人之间爆发出强烈的能量波动。

  “呀呀呀...啊啊啊...”

  我像是在打沙包一样疯狂的轰向黄失安手中的晨腥开天斧,但我没想到在这般疯狂的攻击下,黄失安居然能以一只手抵挡住了所有的攻击,因为他另外一只手可是没有武器的,如果打在那只手上的话毫无疑问当场就是给黑色火焰燃烧成灰烬。

  “吃我一拳!”

  高高跃起,两手抱拳重重地就是向下一砸,砰的一声在这天际之间骤然响起,满天的碎石泥土飞扬在空中,砸完我就立刻退后了数百米,静静地看着那片满是烟尘的地方。

  突然烟尘给生生撕裂开了一道裂缝,从中闪现出了一个人影,也是像是瞬移一般就来到了我头顶上,高高举起的血色巨斧,月光照耀下十分血骇,面无表情的黄石安两眼紧看着我,下一秒手中的血色巨斧就向我竖劈来。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我将两手护在头顶上,再一次砰的一声在这天地之间轰然响起,烟尘泥土又洒了起来。

  苏天等人都是提着胆心在看着这场在他们眼里就是变态的战斗,望着那烟尘处,两眼发光地看着想知道结果怎么样了。

  烟尘渐渐地就散开了,苏天等人期待的结果也是缓缓出现,我两手紧紧挡住了那空中向我劈来的血色巨斧,而且黄失安仍然还在施加着力气,就这样黄石安浮在空中而我站在地上,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好险,好险,给这一劈打中那可不是一般的疼了啊,但是...”

  “现在你可动不了了吧!”

  两手紧紧抓着那把血色巨斧,冰天翼在我的背后再次展现而出,只不过这次的冰天翼并不只是单单的冰蓝色,而是带着黑色火焰一起出现的,,接着,黑色火焰就铺天盖地地扑向了那浮在空中的黄失安。

  想要躲开那么他就要放开晨腥开天斧,那么再没有晨腥开天斧的情况下,我必赢无输了!

  “人类,你这也太小看我了吧。”

  一道阴沉而又沧桑的语气再晨腥开天斧身上再次发出,接着,晨腥开天斧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红色光芒,抓着晨腥开天斧两手间也是突然有着一股极为强烈的疼痛传来。

  “辟地!”

  酷q匠9网唯|t一☆t正}u版,其i他都I是0.盗版

  晨腥开天斧再次传出话语,两手上的压力瞬间放大了几十倍,我脚上的土地也因为这强大的压力再也承受不住而彻底碎开了。

  土地崩塌,失去平衡的我两手也是再也抓不住晨腥开天斧了,跟着土地一起陷了下去。

  转眼间,黄失安就对着那向他铺天盖地而来的黑色火焰轻轻一挥,那黑色火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陷入了地底的我也是快速就调整好了平衡,调动着元力就从地底了冲了出去,停在了黄失安头顶上,望着双手上那一条长长的血痕。

  心中暗叹道:晨腥开天斧居然霸道到如此地步了。

  “开天!”

  一道无形的气斩在我眼前迅速放大,右手上的黑色火焰俨然放大,一拳就轰在了那道无形的气斩上,两者对碰又一次爆发出强劲的气流。

  打散了这道无形的气斩之后我额头见居然流出了冷汗,将拳头收缩回来,望了一眼,那拳头表面上又有着类似手掌心的那道伤痕。

  伤口处现在还在隐隐作痛,好强的威力。

  “开天!”

  望着那道伤痕暗暗自叹时,又一道无形的气斩向我飞来,这次我用左拳去抵抗那道无形的气斩,这次我居然给震的退后了几步,左拳表面上也有着一道长长的伤痕。

  这样下去可不妙啊,面对这种威力就算是我可也挨不上几击。

  “开天!”

  晨腥开天斧再一次爆发出猛烈的气斩,这次我可是学聪明了,既然硬碰硬不行那就躲!

  黑色的冰天翼放大数十倍,闪电般的退后了数千米,但让我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那气斩居然没有沿着直线向上飞去,而是紧跟着我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