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妹妹来了。”见到苏宛晨来了我就急忙和苏雅萱说道。

  苏雅萱闻言眼神也是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就掩饰下去了,转头看着她妹妹和她打招呼道:“小晨,你怎么来了?”

  “你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苏宛晨语气有点冰冷的说道。

  见她们两人这样我也是感到了奇怪,她们不是两姐妹吗,怎么感觉她们更像是陌生人。

  “也是呢。”苏雅萱干笑了一下,旋即,倒了杯水递给她。

  “要不要我倒杯水给你,这么老远过来也渴了吧。”

  但是苏宛晨没有去接她姐姐递来的水而是直接走到了我旁边,问我身体怎么样了。

  “还可以吧,除了全身都疼以外基本都没什么事了。”我笑着回她。

  我记得当初洺阔好像说过苏宛晨是野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莫非这就是苏雅萱和苏宛晨关系不好的原因?

  苏雅萱见苏宛晨没有理她眼神也是有点失落,旋即,和我们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我猜可能是苏雅萱不想在这让气氛弄得太尴尬了吧。

  见苏雅萱离开之后我就随口问了一下苏宛晨为什么她和苏雅萱关系好像不太好。

  “关你什么事?”苏宛晨语气冰冷的回我,眼睛也是直直地瞪着我。

  “哈哈,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我干笑着道。

  这什么女人,不就问问而已着嘛,至于反应这么大吗,不过苏宛晨来了也好,好让我刚刚从苏雅萱紧逼相问的问题从脱了身出来。

  “刚刚你和苏雅萱在说什么?”苏宛晨见我没说话之后方才淡淡的道。

  “没什么,我就问了问我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之类的。”我回她道。

  “真的只说了这些?”苏宛晨直盯着我的眼神,想要看出我到底有没有在说谎。

  “真的。”我脸颊冒冷汗的道。

  突然苏宛晨从桌子上拿起了那把水果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冷冰冰地道:“我说过,如果你再靠近苏雅萱我就对你不客气的。”

  刀尖都几乎要碰到我喉咙了我急忙叫道:“大姐,是她来看我的啊,我刚醒就看见她在我旁边了,又不是我叫她来的,快把刀拿开啊,我可还是病人啊,你这是虐待啊!”

  “真的?”

  “真的,真的!”

  我眼泪都快逼出来了,我现在已经严重后悔了,她来了比苏雅萱在这更惨啊,都拿刀出来了,这到底是什么女人啊,救了她还要这么对我。

  我内心不停地在哭喊着,显得特别苍凉。

  苏宛晨见我眼神没有说话的迹象就将刀拿开了,并且又一次地警告了我,叫我不要靠近苏雅萱。

  我真就不明白为什么苏宛晨这么抗拒她姐姐了,以后我一定要好好查查才行。

  沉思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饭香味,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苏宛晨端着个饭盒放在了我面前。

  “这是我今天中午不小心做多了点饭,留着也是浪费,给你吃好了。”苏宛晨小声地说道。

  看见着这饭菜我脸上也是勾起了一道弧度,一般女人说出这种话都是假的,怎么可能会不小心做多,而且就算是做多了也肯定失扔掉了,所以眼前的这饭肯定是苏宛晨特意做的,情商我自认为还是有一点的,

  算她还有点良心,知道我救过她还会做点饭报答一下我,不够现在的我刚刚吃完苏雅萱端来的饭还好饱,怎么吃的下苏宛晨的。

  转过头就和她说不吃,就像赌气的小孩子一般。

  我本以为能玩玩苏宛晨的,但是结果总是出人意料之外,她直接又把刀子架在我脖子上了,凉嗖嗖的。

  “你吃还是不吃?”她一字一字的道。

  这婆娘还有没有点人情味了啊!我还是个病人啊!

  “那个,我刚刚已经吃过了,实在是吃不下啊。”我苦笑道。

  苏宛晨又将刀靠近了几分,说:“哪吃的?”

  “不会是苏雅萱的吧?啊?”

  最后一句话苏宛晨杀气腾腾的说道,如果我告诉了她就是苏雅萱给我吃的饭,她肯定是要对我下手了的啊!

  “怎么可能,是我叫护士送来的,吃完了苏雅萱才来的。”我脸冒冷汗地道,祈祷不会穿帮吧。

  听我解释完苏宛晨思索了一下终于把水果刀从我脖子上移开了,我也是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穿帮。

  “那你还要不要吃?”苏宛晨看着我轻声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苏宛晨的眼神,居然想着要不把它吃了吧,毕竟是别人一番心意,浪费了不太好,但是我现在好饱啊。

  “喂,问你话呢。”苏宛晨语气居然有着一丝小女人的味道。

  天啊,我输了!

  “吃!”

  接下来我就把苏宛晨的饭全吃了,虽然味道不错,但是撑的我都会要呕出来了,这辈子都没有吃到这么饱过,今晚晚饭都不用吃了。

  吃完了苏宛晨的饭之后她收拾着饭盒并且居然哼起了小曲,语气显的十分愉快,看样子我吃了她的饭让她很满意。

  既然她现在心情这么好不如拜托她一些事情吧,我这么想着。

  “苏宛晨,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好不好?”我打断她的哼曲道。

  “什么?”苏宛晨看着我疑惑道。

  “你帮我收集一下黄家在灵海市的分家现在的所有资料,而且帮我找一棵精血草来,可不可以?”

  “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苏宛晨更加感到疑惑了。

  她不知道我准备要对黄家下手的这件事,而至于精血草,是能帮我恢复点精神力的,在上次我看见了刘湘玉手中有魅影草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也存在着我原来世界所拥有的辅助药草。

  和樊天他们打斗的时候在我不能使用元力的前提下过度透支了冥王的使用,现在我的精神有点力不从心,在感知这方面会弱上很多。

  靠自身恢复也并不是不可以,但会耗费很多时间,毕竟精神力是人体里最重要的东西,而精血草就能大大地帮助我减少恢复时间。

  这次黄家绑架苏宛晨失败了,肯定会引起整个灵海市的注意,而苏家恐怕现在就已经打算准备向黄家开战了吧,毕竟黄家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苏家的底线了。

  “要这些东西自然有用的,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就帮我弄来这些可不可以?”我回她道。

  酷匠L网正p)版}首@i发U

  苏宛晨沉思了一会然后答应了我,告诉我过几天会把黄家的资料给我,至于精血草苏家可能有存的,她去拿来给我用。

  拜托完之后我也和苏宛晨聊了一会天,发现她对我的态度也没有之前那般恶劣了,可能是我和她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原因吧。

  聊了一会苏宛晨就要打算离开了,她说她还要回警察局工作,我就不明白了,她好歹也是苏家二小姐,怎么还要去当个小警察。

  “因为心情不爽的时候可以拿犯人痛打一顿发泄。”苏宛晨对我笑道,但是这个笑让我有点不安,改天落在她手上刚好她心情不好既不是要抓我来打?

  “走了啊。”

  苏宛晨留了一句话下来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有哼起了小曲,是什么小曲我就不知道了,我哪听过歌。

  苏宛晨离开大约十分钟之后,我端起了一杯水喝了起来,可能是因为全身酸痛的原因吧,放下的时候不不小心让水杯掉下去砸碎了,只不过这砸碎的声音并没有发出,这个房间里显的极为寂静。

  我微微皱眉,然后轻叹了一口气。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出来吧,不要偷偷摸摸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