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然很快感受到身体周围的能量圈,并让这些能量快速在身上流转起来。可以明显地看到涂有舌尖血的地方,血液逐渐变小,然后肉眼看不到了。

  楠叔他们看得出奇。“狼哥,你这用得什么法子,怎么血平白无故地没了?”

  “感觉就跟变魔术似的。”灵欣睁大了眼睛,觉得挺好玩。

  “你们还是先不要打扰狼哥。”蓝姐淡淡地说。心里也好奇得很,和江皓然经历了不少惊险的事,知道他的能力是比较强的。但没想到他还会一些听都没听说过的神奇招数。这些招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蓝姐不会相信它们存在着。这完全是颠覆三观,超出常理的。

  再一想,都有这样一个山洞存在,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狼哥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人?蓝姐突然发现他身上藏着很多秘密,他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感、能力和魄力。所以,她竟然再次对这个男人着迷,觉得他就像一颗太阳,向往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这种说法很怪异吧?再次爱上已经爱上的男人,这个男人得有多优秀。蓝姐不再担忧两人的年纪差距,在强大的男人面前,她总能扮演一个小鸟依人的角色。其实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是弱的一方,被男人照顾,保护。这是女人的天性,而男人的天性是去照顾和保护比自己‘弱’的女人。

  江皓然倒不觉得自己有多强,他只是恰好发现了能量这个东西,恰好想到把能量和舌尖血结合起来,应该可以使墙壁让出一个洞来。他没有做多伟大的事,只是尽力而为而已。

  他不以为然、淡定自若的神情,随意的动作,正无形地征服着不止一个女人的心,他却不能自知。

  等他感觉到身上的能量圈流转得比较快时,他慢慢向着水牛对面的墙壁走去。

  其他人也在背后慢慢跟了过去。

  “狼哥……”蓝姐还是有点担心,毕竟这事之前没干过。

  这一刻,江皓然的眼角有些湿润,有一个女人发自内心地时刻关心着自己。在此之前,他缺爱了十几年。内心的空虚感,唯有遇见了一个女人才能落下来。

  江皓然回过头,弯起嘴角,浅浅一笑,“没必要这样紧张,我有把握的。蓝姐,你放轻松,大家放轻松。”

  其实,他毛线把握。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必须得站出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不知道。这是唯一可以一试的办法,况且已经没有时间了。如果非要做一件事,与其以痛苦悲观的心态去面对,不如笑着去看其中的过程。

  说得通俗一点,就是精神上的装逼。不过装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江皓然的身体一接触由死血块组成的墙壁,就发出‘吱吱吱’的声音,还带着电火花。

  靠!这很像爆炸引燃前的节奏,而且他接触到的皮迅速升温,就好像有一颗炭火黏在皮肤上灼烧。

  江皓然忍受着这极为剧烈,却又不会死掉的痛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叫出声来,只能咬着牙把这种感觉咽了下去。同时,暂时停止了行动。

  “狼哥,你没事吧?”楠叔他们关心地问。

  “没事。”江皓然转过头来,咧嘴笑着回。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真是够能装的。

  “狼哥!你看出现了好大一个凹口。”黑猫兴奋地说道,对江皓然这小子是非常佩服。

  纳尼?江皓然暗自高兴,赶紧回过头去瞧。一排黑竖线,还以为是多大的凹口呢?也就脸盆那么大。不过,比起之前喷舌尖血出现的小洞,是要大多了。

  江皓然没有再迟疑,继续向前,也稍稍降低了能量圈的流转速度。其实,能量圈和舌尖血的配合,威力很大,只是左手胳膊碰到了墙壁而已,就出现了碗口大的凹口。而且似乎、应该、就是!江皓然的胳膊还没碰到墙壁,因为他只感觉到热,对墙壁没感觉。软塌塌的,有一点湿度,有一点粘,这些之前在外面用拳头砸墙体会到的感受,这次没有感觉到。

  也就是说,墙壁上的死血块对江皓然能量圈上快速流转的舌尖血还是挺怕的。

  江皓然把能量圈的流转速度放慢下来,陷入墙壁的皮肤仍然在升温,却没到灼烧的程度。江皓然清楚地看到我进它退的场面。每个死血块的面积和小拇指差不多大,扁扁的,而且表面的颜色比较沉,越里面的颜色越亮一点。偶尔还能看到异于死血块的米白色液体,感觉像伤口流出来的化脓。

  江皓然咽了咽喉咙,这些东西看起来看恶了,幸好它们没有爬到江皓然脸上来,不然江皓然肯定咬舌自尽而亡。

  它们以飞快的速度,向四周退去。挤在旁边的死血块上,使那里凸皱起来。

  最K新d章{节xi上R!酷$匠AG网}1

  江皓然每个毛孔都在向外排汗,虽然看起来很吃力,不过还ok,能抗得住。他感到吃力的另一个原因是,能量圈的能量有消耗,和之前帮别人从血军队的束缚中救出来不同,那时传出去的能量是可以收出来的。这次能量直接被消耗了,消耗掉的能量只能从江皓然身体重新补给。

  这是可以理解的,穿破死血块组成的墙壁哪是容易的事,当然需要消耗了。

  江皓然整个人都站在墙壁内,感觉还是比较奇妙的。因为他的脚下完全踩空,没有死血块能让江皓然直接踩在上面。当江皓然把脚放上去的时候,来不及逃出的死血块只能化为浑浊的烟雾。所以,支撑江皓然的其实是雾气。

  这些浑浊的雾气最后还分层了,形成一条彩虹,美轮美奂的。江皓然乘着雾气中的七彩云霞,却一点也不适应。他有点小摇晃,想大摇晃还摇不起来。他身体感受多方面的力,不是那么好驾驭的。

  再往前挪动一点,这堵墙就破了,看到熟悉的黑暗,他激动不已,“太小瞧人了,就不能把这墙设得再厚一点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