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正,但江皓然也只是抱着纯欣赏的态度,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在江皓然心里,灵欣就是个小丫头,觉得可爱。她虽然17岁,江皓然几天前也满了17岁,但他们绝对不对同龄人,绝对的。江皓然自认为自己的年龄应该算30多。所以,大他7、8岁的蓝姐,他是很接受的。

  “灵妹,灵妹!”才一会会时间,水牛他们已经过来。

  “咦?狼哥,你愣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进去。”水牛发现江皓然挡了前面的路,于是说道。他当然不知道江皓然站得这么远,眼睛却把灵欣的一举一动,甚至是神情都看得清清楚楚。

  江皓然当然不能说实话,不然会引起误会,于是淡淡地说道:“就在这里等你们呢”,然后给水牛让了路。

  ‘灵妹’水牛是特意说给灵欣听的,很自然每个人都听到了。

  江皓然特意看了一眼远远的灵欣,只见她眉头微微皱起,不怎么高兴。

  “快来集合。”楠叔喊道。

  在小河边玩水的蓝姐、绛红色小屋边的灵欣,以及江皓然这一伙人,从各个方向向楠叔聚拢。

  “我一天没吃到东西了。”楠叔瞅着黑猫手里那块牛肉片,咽着口水,“填饱了肚子,我们就进那小屋。”

  水牛特别高兴,吃的恰巧在他背上的包里。他把包置在地上,打开口子,首先就问:“灵妹,你要吃什么?”

  灵欣不理。

  “水牛,你动作倒是快点呀,叔我都要饿死了。”大龙在一边瞎jiba喊道。

  水牛也不好只顾着灵欣一个人,很麻溜地拿出了好几大包。

  江皓然拆出其中一包,每人分了。水牛也拆出一包,按位置每人分了一份。分到灵欣的时候还特意看了她一眼。见灵欣接了,水牛又拿出一份来,说道:“灵妹,这个我再给你一份,刚才狼哥发你的是粗粮,不好消化。你把那份给我。”

  /'酷h匠/网唯y一@.正r版4,其他都6是盗◎版\

  这回灵欣终于不忍了,板着脸说道:“我不喜欢妹字,请叫我灵欣。”脸上有些生气,说话却仍然客客气气的。

  水牛哑口无言,眼神很受伤的样子。

  楠叔终于咳了一声,“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期间不允许撩妹。你们都注意自己的行为。”

  大家都不啃声了。

  蓝姐走到江皓然身边,突然挽起他的手臂,“狼哥,我们那边吃去。”

  江皓然觉得不大好,楠叔才说了……,于是就没有动。

  蓝姐见状,连忙向大家解释道:“我们早就在谈恋爱了。楠叔,谈恋爱不算撩妹吧?”

  楠叔能说什么,无奈地点了点头。灵欣则安安静静地原地把食物吃完,只是偶尔会向蓝姐和江皓然的方向望上一眼。她很好奇,江皓然会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居然会让高高在上,孤冷美艳的蓝姐这么自动,热情。

  她知道一些消息,比如蓝姐找来一个毛小子,拒绝和豪门公子联婚。难道那个毛小子就是这个狼哥吗?居然还动了真心,确实让人想不到。

  “狼哥,你觉得我和刚才的灵欣比,谁漂亮?”蓝姐表面随意地问。

  “灵欣就是个小丫头,小娃子。”江皓然轻松地说,他还真没想到蓝姐和所有的女人都一样,会在意这种无聊的问题。

  蓝姐露出喜悦之色,害羞着问,“那我在你眼里是什么?”

  这个江皓然还需要略微思索一下,半刻后回答:“凭良心说,我觉得你像一朵盛开的红玫瑰,红得很滴出血来。又像开得最热闹的紫薇,总是能把人感染。不过呢……”

  “不过什么?”蓝姐急着问。

  “不过你在别人面前像一块寒冰。”

  蓝姐沉默一会:“我不管我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子,我只希望在你眼里,我是最美好的,无可替代的女人。曾经有一个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在这个世界,我只有两件东西永远看不够,一个是星空,一个是白云。而我想把它改一下:在这个世界,我只有两件东西永远看不够,一个是你,一个还是你。”

  只见河水轻柔的的流过,清晰的倒影中,两个人,几朵白云。

  江皓然没想到自己在蓝姐心中占了这么多分量,差不多是她的全世界了。虽然自己很荣幸,但这并不理智,于是认真劝慰道,“蓝姐,我希望在你心里,永远都有一半的位置是你自己。”

  蓝姐勉强笑笑,“人是该如此,但做不做得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楠叔再次宣布集合,两人缓缓走了过去。背好行李,他们7人走进了写着‘白马寺’的绛红色小屋。

  黑猫很兴奋,说里面很可能竖立着18罗汉的雕像。江皓然可不这么认为,他知道这绛红色的墙是什么做出来的。不过碍于灵欣也知道了就藏在心里没说。不然,别人可能会想,为什么偏偏只有他们两人发现了,他更不想引起灵欣的注意。因为他俩表面上是同龄人,而且江皓然深知自己实在太招女生喜欢了。如果这个小妹妹陷进去了,蓝姐肯定会受到伤害。

  白马寺的大门是一个拱门,并不高。站在门口,完全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样子,就连拥有夜间视力的江皓然和蓝姐也只看到糊糊一片。

  楠叔拿出一盏亮光很强的探照灯,往里射去,看到的是和外墙一样的墙壁。

  “进去。”楠叔说,率先走到前头。

  到了里面,感觉很压抑,空间很小,还听见滴答滴答的声音。

  谁也没注意,门就关上了,因为背后感觉有一阵风吹来。

  这么多人一盏灯明显不够用,大龙也开了一把。等把里面看清,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屋子本来还有棱有角的,门一关就变了样。墙角消失了,成了标准的圆形,墙上全都一样,那里还分得清东南西北。

  楠叔说:“我这手表不走了。”

  两束光照在绛红色的墙壁上,折来折去的,跟KTV的转灯效果差不多。只是这光全是淡淡的血红色,照在人衣服上,脸上,当真恐怖至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