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拐过一个弯,大家又一次呆住了。脚下雾气横生,只没过马蹄,前面一座小石桥,6匹马,再往后是一座绛红色的小建筑,宛如仙境。小石桥上写着三个大字:回头桥。

  楠叔看得出神,脸色凝重,说:“就是这里呀,怎么变得这么怪。”

  他指着小石桥的方向说,“本来从这个地方起,是一:条很浅的小河,小河上专门放置了几块稍微大点的石头,可以踩着石头过去。”他又指着另一侧被脚下雾气盖住的地方解说道:“小河本来从那里拐个弯绕出去,最后汇到我们在外面经过的那条大河。”

  看来楠叔对地形地貌记得十分清楚。

  “那个红色的小矮屋就是洞的入口吗?”江皓然问。

  “是的。”楠叔应道,“不过这个颜色看起来很不吉利。”

  的确,这个颜色跟鲜血流出来后,与空气发生反应,最后变成的死血的颜色非常接近。

  “楠叔,你们先等会,让我看看。”江皓然和大家说,咬出一点舌尖血往自己眼睛上一抹。

  “你看到了什么?”水牛第一个关心地问,眼中有几分诧异。蓝姐他们都知道水牛是上次水库见到幽魂的陈道士的弟子之一,也见他使用过这法子,不过使用的是黑狗血或者是牛眼泪,不是自己的舌尖血。

  江皓然摇了摇头,这次明知道眼前的景色和真实存在的景色不符。涂了舌尖血后却啥也没变,是怎么回事呢?真是没法按常理推理。脸上有些失望,说道:“什么也没看出来。”

  “狼哥,你这办法谁教你的,管用过吗?”水牛心里存在疑虑和好奇。

  江皓然轻松笑道:“没人教我,我瞎试的,不过在铁索桥的时候我看出龙肉,龙鳞都是假的。只看到了一架很高的龙骨架子,这个太诡异了,当时就没和你们说。”

  “难怪你会大脚地踩着龙鳞上,那时你都没看到楠叔那张心疼的脸。”大龙欢乐地说道。

  “哦~”水牛若有所思,“让我也试试。”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的硬壳铁箱,跟某种高级打火机差不多。

  “水牛,这是什么?”江皓然不由好奇地问。

  “牛眼泪。”

  水牛倒出一点,往自己眼睛上一抹,向四周仔细看了个遍,说道:“我也什么都看不出来。”

  “不管这么多,现在是遇鬼杀鬼,遇魔杀魔的时候。”楠叔嘴一闭紧,黑浓而笔直的胡子直指前方,他的眼睛发出一种很少见的犀利目光来,看样子是一也点都不怕的。

  他也不等别人回应,直接就走上了小石桥。

  这座小石桥非常精美,一看就是慢工出细活的成品。脚下已经旁边的栏杆全是上层大理石,光泽,无杂质。上面雕刻着江南水乡的风光。江皓然往栏杆上一摸,还是冰凉冰凉的。

  “好骏的良驹!”黑猫赞叹。6匹都是纯白的马,毛色雪白发亮,威武高大。现在很少能遇到一匹,像是从童话插图里跳出来的。

  “一切都是虚象。”江皓然提醒大家,希望大家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别被假象骗了去。

  “过桥的时候,大家千万别往回看,也别碰桥上的东西。”楠叔低沉地说道。

  不过,江皓然手快,一上来就碰了,但他不好说出来,只能等着看过了桥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竟是如此他干脆回头看一下,到底能看到什么东西。不过他回头看了几秒,啥也没有,难道是大白天的缘故。

  6人刚从小石桥上下来,旁边的6匹纯白骏马突然就不见了,变成了6口黑色的棺材。

  “楠叔,我刚摸桥上的栏杆了。在你没说不能摸之前。”江皓然主动交代,坟都挖了好几次,所以看到棺材也不怕。

  6口棺材,6个人,意思是这棺材是为他们准备的吗?

  突然,6口棺材中同时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急速,轻快,兴奋。

  黑猫吓得过来抓住江皓然的手臂,问道:“里面会是僵尸吗?”

  @{更on新最快z{上)7酷匠HK网

  如果江皓然一个人看到,他会有点怕,会小心,但现在这么多人,况且都是汉子,蓝姐也不输给汉子。加上水牛似乎很懂的样子,他才不怕呢,玩笑地说道:“要不我们打开看看?”

  “哼!”楠叔沉沉地用鼻子发出,告诫道,“狼哥,不要乱说话。”

  棺材里刚发出一两声渗人的笑声,被楠叔一声‘哼!’压了回去。江皓然不敢再说话。

  “楠叔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蓝姐问。

  “虽然不知道马是干什么用的,但是马变成了棺材就肯定不能走,我们还是慢慢撤回去的好。”

  怕再出现什么情况,他紧接着说道:“撤回去的时候用退的方式,千万不能往后看,也不能再摸桥上的东西了,否则再出什么情况,我也说不好,我也无能为力。”楠叔确实早就预料到不按正确的方法走,桥边的马会边。

  这时,脚下的雾气竟然莫名其妙地散开了,地面由一块一块的青砖平铺而成。

  “不能往前走。”楠叔立马提醒道,他对这里小心翼翼,眉头一直走得很紧。

  一群人开始往后退,突然从青砖路上溜出一大群蛇出来,全是尖角黑乎乎的蛇,嘴里吐着红色的信子。它们前进的速度很快。照这个速度,肯定能被赶上。

  “后面的人快点。”黑猫急着说。大龙和水牛额头上也都冒了汗。

  水牛虽然有对付的法子,但东西都在背包里,拿出来就要好几秒,时间上不允许。

  但是退着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石桥是拱形的,而且是6个人,一不小心踩到别的脚,摔倒了怎么办。

  “不要急,不要急。”楠叔说,其实心里已经急得不行。他大声往前喝了几句,一开始那群蛇还是会稍微停顿一下,到后来就不顶事了。

  眼看着蛇马上就到脚底下,楠叔说了句,“狼哥,要不你喝它们一句试试?”

  “哦。”江皓然露出凶相对着蛇喝了一句,那群蛇愣了半秒,之后集体落荒而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