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江皓然手里捏着的又黑又滑的东西上,是一条超大水彘蜂,俗称蚂蟥。蚂蟥虽然屁股差点被江皓然掐断。但它的前端还在努力扭动试图寻找下一个可以吸血的对象,这东西太嗜血了。

  江皓然虽然心理上并不害怕蚂蟥这种生物,但也得放着点,因为这蚂蟥太他妈大了。江皓然在水田里干农活的时候,每年少说要碰到十来根吧?心里鄙视得很,就让它吸点血没事,然后再把它放到大太阳下晒,弄死。

  这蚂蟥让江皓然惊住了,他没想到蚂蟥可以长这么大,大龙小腿上的洞口有蚕豆那么大,而这条蚂蟥的体型有洞口的两倍粗。蚂蟥的腰是可以变细变粗的,拉长的时候能变细很多,要不然蚂蟥在里面吸了血,江皓然就要拉不出来了。他甩了甩手,不让蚂蟥的吸盘碰到自己的肉。

  “好大的山蚂蝗!”水牛不禁叹道。

  蓝姐沉着脸,眉头微微皱起,“山蚂蟥本来就难对付,这只还这么大。大家赶紧起身检查一下,别让山蚂蟥黏在衣服上,或者在吸你们的血”。

  “蓝姐,那条蚂蟥怎么办?”江皓然问。

  “扔了,扔得越远越好。”蓝姐又开始对所有人说道:“我们得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大家都开始检查身上、衣服上、行李上有没有附着山蚂蟥,检查好后就继续赶路。大龙一下失血过多,头有点发晕,不适合再背行李,于是江皓然把他的行李都接了过来。

  ll更6◇新C最u%快J#上:酷e匠…c网

  “大龙,要不要我扶你一下?”见大龙走得有点吃力,江皓然问。

  “不用。”大龙回,他看着江皓然,“狼哥,刚才真是谢谢你了,没想到你年纪轻轻,手脚这么快!”

  他接着告诉江皓然,“如果没你和水牛,我这条腿估计就得费了。这山蚂蟥整个钻进我肉里了,我都一点感觉也没有。而且我才脱高筒胶鞋一下下功夫,可见这条山蚂蝗有多恐怖。我以前有个朋友和我们一起进山,他也是被山蚂蝗吸了,更这条相比,就是它儿子。当时他没多大注意,被吸进去了。后来感觉不对,腿上有隐隐痛感传上来。我们一看,就发现他是被山蚂蟥吸了。当时还留了点屁股在外面。”

  大龙吸了口气,继续和江皓然说道:“山蚂蟥这东西我比较熟,自告奋勇去帮他把山蚂蟥拉出来。山蚂蟥滑得很,我大意了,一把没抓住。它往里一缩全游进去了。”

  听着大龙叹息的语气,江皓然问“后来呢?”

  “后来……”大龙有点卡住了,“我们用了各种办法,十几分钟后才把山蚂蟥弄出来。我的那个朋友肌肉损坏严重,神经也弄断了一根。治疗了一年多那条腿才能站稳走路。而且现在,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有点怪。”

  “这么严重啊?”江皓然没想到区区一条山蚂蟥能搞出这么多事来。而且这条比那条还可怕,是要多加小心了,江皓然又赶紧往地上仔细看了一遍。

  “是的。”大龙的话还没完,“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对山蚂蝗特别留心,这几套雨衣都是我在雄黄酒里泡过的。”

  “雄黄能防山蚂蟥?”江皓然问,这点他不知道。

  “雄黄的用途很多,除了山蚂蟥,蛇蚁和不少昆虫都是怕的。”大龙想了一下,“可能大雨把雄黄酒的味道冲淡了,所以山蚂蟥又敢近身。”

  他再略微思考了一下,仍发现有不对,又说道:“我一直由留心山蚂蟥,警惕性很高,不可能它都整个钻进去了,我都没发现。”,“难道刚才的那条山蚂蟥还有麻醉作用?这太恐怖了吧?”

  大龙没有特意只和江皓然一个人说话,所以他说的内容其他人也能听到。

  这一听,心里就有些慌了。都左看右看,生怕从哪里突然冒出一条又大又会麻醉的山蚂蟥出来。

  山路是楠叔走在最前头的,因为他对这里最熟悉。他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对大家说:“你们别慌,心里有鬼鬼就会来。心里不怕鬼,鬼还要怕我们呢。别东望西望的,山蚂蟥来了再说,别影响赶路的速度。这里越危险,我们越要走快些。”

  楠叔话音刚落,江皓然的耳朵动了动。他听到了不对的声音。虽然下着雨,虽然伴随有雨点从树上跌落的时候,虽然还有脚步声。但是这里面再夹一点别的节奏的声音,江皓然立马就能听得出来。

  声音虽然很小,但它的节奏非常快,非常乱。应该是很小的生物,不会是山蚂蟥吧?

  想到这里,江皓然赶紧停下,想后看去,眼睛里射出一道锋利的光来。

  “狼哥,怎么了?”大龙问,江皓然是垫后的,大龙在他前面,大龙没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就回头看了。

  大龙的话让前面的人都停了下来。

  蓝姐赶过来问,“狼哥,怎么回事?”

  “我听到不对路的声音。”江皓然认真报告,蓝姐就是领导询问的口气,江皓然也只把她当领导。有时候,简单关系真好。

  蓝姐白天的视力比江皓然还好,她认真看了看后方,说道:“我没看见什么东西。”

  “一定有。”江皓然很肯定地説,“这是雾太大,我们看到的范围很小。”

  “那我去看看。”蓝姐并没有要征求谁的意见。

  江皓然伸出一只手拦住了她,“蓝姐,还是我去看看。我可以根据声音找到它们。”作为一个男人,虽然不能明着对一个女人好,但也能暗中保护她,江皓然怎么会让蓝姐去面对危险呢。

  蓝姐点了点头,不是顺从,而是江皓然说的有道理。

  江皓然沿着声音走去。没错,这些东西在向他们靠近,肯定是要来攻击他们的。

  江皓然戴着雾灯,仔细察看,生怕给漏掉了,因为他能确定这些东西肯定是小的。

  他小心谨慎地走着,才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一副生动的千军万马的壮观景象。心都了嗓子里,当下都要跳起来了。

  尼玛,满满一地,全是山蚂蟥,都向这边涌来,劲头大得很。也许是大龙伤口上血的吸引,也许是刚才那条山蚂蟥的号令,不得而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枯木木说:

  求解封求打赏。贴吧来的朋友,别忘了点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