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冰坐下后就实在站不起来。他体质本来就差,这会又受了打击。江皓然扶着他走了几步,他的身体一直往下沉。

  江皓然又看他脸色十分不好,双目无神,连手臂都软塌塌的。当即觉得这样走下去不行。于是把陈冰放在地上,陈冰随江皓然怎么弄,也不说话。江皓然心里怕得很,这种情况从没见过,于是赶紧叫住蓝姐,“蓝姐,你来看下陈哥,怎么了。”

  蓝姐蹲下,摸了摸陈冰的额头,又翻了翻眼皮,说道:“没多大事,就是生病了,发高烧,得赶紧给他降温。”

  “狼哥,蓝姐。”陈冰的声音很轻,说起了胡话,“这关我怕是过不去了。我早该死了好几回,从接到任务,我就知道这任务我完成不了。那天早上,我更是觉得死神离我很近了,就好像它给我下了死亡预告书似的。”

  “我的心里一直慌得很,跳伞的时候本该我被烧死的。后来,掉到水库里,我也是逃不掉的。是你们努力留住我,衷心地谢谢你们!死倒没什么,与其一直担心着什么时候死,不如直接死去算了,我就是一直放不下缘缘和阿毛,我没尽好做丈夫和爸爸的责任。”

  “啪”江皓然一个巴掌甩在陈冰脸上,把蓝姐都惊吓到了,“陈哥,就发个烧而已,至于说这么丧气的话吗?再说,你的命既然是我们留住的,就是我们的。你没资格说‘死死死’”。

  陈冰就不说话了,眼角渗出一颗泪花,流到了他头发里。

  江皓然背起陈冰,“蓝姐,我看我们顺便弄点肉回去烤来吃。兔肉,老鼠肉,蛇肉都行的。”

  “我也想的,上午就找一圈了,这些小动物全都没影。”蓝姐泄气地回道。

  “这不吃肉不行啊,早晚得饿死。”江皓然边走边想,“我看得去弄几条鱼来。”

  “狼哥,不是吧?”蓝姐担心地说道:“这时候,你还敢去弄鱼?”

  “这也是最后的办法不是?”江皓然苦笑了一下,“再不行,我们三都得病死,我现在就觉得身体很虚,必须补充能量,不然马上就要生病。”

  “那好吧。”蓝姐笑道,“反正我陪着你。”

  两人不敢走到老水怪死的那面捉鱼,特意避开,到离得有点远的地方捉鱼。

  来到水边,把陈冰放在地上,“蓝姐,消声枪给我。”

  蓝姐把消声枪丢过来,里面的子弹不多,只剩8颗。江皓然对准了,“砰砰砰”发了三颗子弹,每一发都打中了斤来重的鱼,“蓝姐,你把鱼用树枝叉过来”

  蓝姐不由地看了江皓然一眼,还以为他会下水抓呢?

  “这样做比较保险,再说没必要冒险。”江皓然不以为然地说,人不能啥时候都逞能耍帅,不是?

  “我没别的意思,我很赞成的。”蓝姐耸了耸,就找来树枝叉鱼。

  “我看这水很浅。”蓝姐边叉边说。

  “嗯,这个我也看到了。”江皓然继续说道:“你说我们走不出去,会不会是下雨,水位涨上来,把走出去的路给淹了?”老水怪就算真懂法术,也不可能把有的东西变没了。它要是真有这本事,也不可能被干掉。所以,它极有可能使用的是障眼法。

  “有这个可能。”蓝姐同意。叉了三条鱼之后,她赶紧说道:“我们快回到小木屋去。”

  看着浓烟的方向直走,走了半小时到达小木屋。一入夜,雨又开始起来,只能把火搬回木屋里。陈冰,终于被烤鱼的香味熏醒,吃了半条鱼后,精神好多了,不过仍然在发烧,很快又睡着了。

  “狼哥,你说我爸和楠叔他们为什么不来找我呢?”蓝姐心里为此不高兴,现在才说出来。

  看$正版章#{节*上酷w匠=网|l

  江皓然想了想,把他的推测告诉了蓝姐,“也许他们来找过的,只是没找到我们而已。”

  “怎么会找不到,就这么大个地方,况且我们还点了烟。”蓝姐反驳。

  江皓然贴到蓝姐耳朵边,“可能是老水怪不想让他们找到我们,它连呼风唤雨都会,这个估计也会。”

  蓝姐大惊失色,又轻松问道:“老水怪不是已经死了吗?死了怎么还能搞鬼?”

  江皓然再回:“死了,不代表就不存在了。你应该和明器打交道,应该懂这个道理吗?”

  “那它为什么不直接对我们动手,这两天过得挺平安的。”

  “这个问题,我也想不明白。”然后,江皓然又悄悄地说:“桃木能辟邪吗?”

  “能的,最好做成桃木剑。”

  “那我懂了。”

  接下来的几天都过得很平安。最讨厌的就是雨一直没停过,而且晚上的雨都特别大。所以,水位一直下不去,走出去的路也一直显不出来。江皓然推测,路肯定是有的,不然不可能有野猪脚印,这些小点地方野猪是没法生活的,再说,它总得求偶,交配什么的吧。

  陈冰的病一直不能全好,江皓然他们干脆就不浪费力气了。就等着天晴,等着水位下去。白天,他并闲着,在小木屋后面找到一把柴刀,虽然锈迹斑斑,但用水一洗,找块磨石一磨,瞬间又锋利无比了。

  他拿着这把刀,砍了一棵桃树,做了一把桃木剑,又在剑上刻写了四个字‘斩妖除魔’,就跟他梦里的一样。

  一连过了几个日夜,都没事发生。

  突然一天傍晚就不对了,风声乍起,雨倾盆而下,伴随着电闪雷鸣,很少吓人。前几天开始有虫子叫了,此时全都噤如寒蝉,就听到不知哪里来的乌鸦‘哇’了两声。

  蓝姐走到木屋外面一看,连忙缩了回来。

  “狼哥,你看这雨……”她还算镇定的,把手里的雨水给江皓然看。江皓然轻易一撇,那雨水是鲜红色。

  蓝姐想到什么,立马说道:“今天是老水怪的头七!”

  “看来决一死战的时候到了!”江皓然拿起了桃木剑,“蓝姐,陈哥,莫慌。”说着咬破舌尖血,往两人额头上一涂。又用血把桃木剑上的‘斩妖除魔’四个字照着划了一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枯木木说:

  求支持,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