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两人露出脑袋,往身后划水,距离岸边只有1、2米距离的时候,看到陈冰站在岸上,踮着脚,那个兴奋。他没敢叫出什么来,只带着灿烂的笑容,一个劲地挥手。

  也只有这会,才能长吐一口气,享受一下游泳的乐趣,看着这绿水青山,心里无比激动和欢乐。终于要回到陆地生活了。刚才呆在水里度日如年,那水里的世界太黑暗了,到处都潜藏着危险。

  说实话,经历这次的事,会在心里留下阴影,以后都不敢到水库洗澡了。

  江皓然和蓝姐终于能踩到地,都飞快向岸上跑去。这种深度算安全了,那些水怪想游也游不上来。

  “狼哥。”陈冰伸出手拉了一把江皓然。另一只手,伸出来又收了回来,毕竟蓝姐的身份太高,差距太大。不过,蓝姐也确实没有要陈冰拉一把的意思,直接无视了。

  “谢谢你,狼哥!还有蓝姐。”陈冰非常郑重地说道,“没有你们,我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江皓然直接躺睡在地上,他已经精疲力尽。望着非常纯净的蓝色天空,和悠哉悠哉漂浮的白云,实在想不到这宁静的地方还藏着这样的危险。此刻,老水怪和三只水怪还打得正欢呢?从涌动,不断向外的水波可以看出来。

  “我也没想到,我们能战胜4只这么强大的怪物,还是在它们的地盘。”江皓然也挺佩服自己。

  “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头皮发麻。让我再经历一次,我肯定做不到”蓝姐躺在江皓然旁边。“就是一场噩梦,这辈子我怕过什么,唯一怕的就是水怪。”

  “这是我一生中最不可思议的旅程。我一定要把它记在日记本里。”陈冰蹲在江皓然的另一边,“一个人从阎王那走过一次,就会想明白很多事。而我,一天走了好几趟。”

  “陈哥,你不是干6年了嘛,九死一生都没经历过?那看来之前的任务很轻松哦?”江皓然问道。

  “以前,险是险的。我还走过悬崖峭壁,不过那都是有很多的保护措施,不像,今天,竟遇到邪乎的事情。比如,这么大的水怪,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别人跟我说,我都觉得那人吹牛。”陈冰一边回,一边在泥沙上画水怪的样子。他只见到了一只,另外三只没叫他看,他当时也没那个胆。

  邪乎的事情?江皓然立刻回想到陈冰两次说的话:

  第一次,是机身和降落伞都着火的时候,他说“蓝姐,也许我们不该去那里。”,“邪乎事不止第一次发生,估计是不让人靠近那里。”

  第二次,他听到又来了三只水怪,非常绝望的时候,说:“我们不该来这里。”

  当时情况急,没空问。现在已高枕无忧了,就问:“我们这次到底去哪?为什么你俩说着奇怪的话?还有直升机和降落伞着火的事,真和你们说的有关?”

  “我们这次去贵州土家族的一个寨子,不过寨子里的人早就往山下搬了。这个寨子在高山上,离寨子不远,有一处瀑布,我们就要进到瀑布里面的洞里。”陈冰告诉江皓然,“至于邪乎的事,你就问蓝姐,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我是从资料上看来的。”

  蓝姐用手挡在眼睛上,“本来不打算告诉你们的,既然都经历了,我就和你说说。”

  “洗耳恭听。”江皓然嘴上虽风轻云淡地说,心里却不免想,太过分了,什么都不说,什么危险都不告之,就叫人来送命。别人的命如蝼蚁一般。

  一将功成万骨枯,就是小人物和大人物之间的区别,而自己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这次的任务和以前的任务很不同,而且任务能不能完成,就连楠叔也说不准。只能说尽力去完成。所以组织上专门抽出10人负责。上头的指示是把这项任务摆在最前头,不惜一切代价完成它。”说完,就连蓝姐都沉默了。

  “早知道就不敢贪钱了,蓝姐,我悔已。”江皓然感叹。

  “狼哥,你不能这么想。钱是小,你是在给国家出力,你在为全国人民服务。钱觉得不够花的话,我可以给你,这也是楠叔的意思。”蓝姐说,有些话她也只能说到这里。

  “给国家出力,你在为全国人民服务?别忽悠我了,蓝领导,我一个小小的草民如何能承受得起?”江皓然只想自己是个平凡的人,怎么又和国家扯上关系了。“陈哥,这事你知道吗?”

  “我们组织有时候间接给国家办事,我是个间接的公务员,拿着较高的工资,我是这么理解的”所以,陈冰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哦~”听陈冰这么一说,他也不大关心了,又绕回原来的话题,“蓝姐,那邪乎事究竟是什么?”

  “就是说人不能轻易靠近那个山洞。靠近那个山洞的人都得死!”蓝姐用恐怖的声音说道。

  “不对呀,陈哥不是说,有个什么土家族的寨子离那个山洞很近吗?怎么寨子里的人没事?”江皓然好奇地反驳。

  “这就叫不知者不罪,寨子里的人不知道山洞的秘密,也不想探知山洞的秘密,所以就没事了。”蓝姐接着说,“但想要探知山洞秘密的人,在很远的地方也能被感知到,并阻止他们前进。”

  ;更新最!快$q上q酷g匠J网U

  江皓然跟听故事一样听得投入,“怎么个阻止法?”

  “在我拿到的资料里记载,从建国开始,国家一共派了十几只队伍进入那个山洞。在路上就会遇到各种事故,比如飞机坠机,坐车自燃,还有坐船的被水里的水怪掀翻船只。”蓝姐突然站起来,指着水面说,“就比如过这样的水库。”

  很多书里说道河里有龙王,过河的时候,只要往河里扔祭品就没事。现在看来并没那么迷信,但水里应该真有东西,几千年的大河大江养着成精的水怪不足为奇。这些水怪发现船只就会去捣乱,混到了吃的也就算了。

  也许它们觉得人煮出来的东西特别好吃吧。但是如果得了好处不走,以后人就不敢从这过,就没人带吃的来。所以,必须守得规则,才能来日方长。

  “狼哥,架好像打完了。”陈冰提醒道。

  江皓然和蓝姐站起来看,他们也想知道结果。江皓然看到不远处浮着一颗篮球大的水晶玩意,又看到一节绳子,本来他还赌老水怪赢的,没想到还是死了,便哀声公布结果:“是那只老水怪死了。”

  如果不是他们的出现,如果不是他用绳子绑了老水怪,老水怪肯定不会输。但都是命,都是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枯木木说:

  求土豪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