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醒来,已经下午5点了,他就是白天比晚上能睡。虽然烦心事一大堆,但能怎么着。现在得留下来找组织,让组织保护自己。穷山沟镇是肯定不能回的。这帮人什么查不到,宁可死在外面,也不能拖累家里的父老乡亲。

  去他个蛋蛋!江皓然又一想,想抓到老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他就暂时宅在车里好了,反正好几天的食物和水都买了。今晚他就决定直接去找蓝姐。

  8点过后,他从车里钻出来,路上的行人已是不多。他拦了一辆出租车,在距离那家私人医院有点路的地方下车。他走了一段,随随便便就进了医院,完全没人察觉。他看到一间黑着灯的房间里挂着一间白大褂,就从窗户爬进去,把白大褂穿在身上,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坐进电梯,直奔蓝姐的病房,一副高冷的样子,并不愿和别人说话。

  马上到蓝姐病房,见一女人冲病房走出,面色憔悴,愁容满面,这人正是蓝姐母亲。他侧了个身,索性走进另一间病房。这间是普通病房,里面住了两人,还都是女的。

  江皓然一看,抱歉地说道:“对不起,走错房间了。”

  “哇!这医生好帅,是新来的吗?”两女人悄悄议论起来,“怎么不是我的主治医生呢?”

  |酷,N匠y网永f久B免费看`D小y6说,

  走廊上是蓝夫人的声音,她正在打电话,“承诺,心儿还没醒。医生查过了,一切正常,就是醒不过来”,蓝夫人心急如焚,哽咽地说。

  “你先别急着哭。”电话那头安慰道,“我已经找到了一个萧医生,他说今晚会过去,你让老刘先送你回家休息。”

  “嗯。”蓝夫人柔软地说道,从走廊走了过去,当然不会注意到江皓然的存在。

  十分钟后,江皓然拍了拍白大褂,出现在蓝姐病房门口。他故意看了看门牌号,正要进去,被门口站着的两保安拦住:对不起,这间病房不是随便医生都能进的。

  “知道我是谁吗?”江皓然底气十足地质问,全不把两保安放在眼里。

  “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你是谁。”一人平淡地说。

  江皓然生气地瞪了一眼,随即说道:“给你们上头打个电话,就说我是萧医生。”

  这两人看江皓然说得这么有把握,赶紧拨通了电话,极谄媚地说道:“王秘书,这里来个了萧医生,您知道吗?”

  “萧医生?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快请进去,是老爷专门找来给小姐看病的。”电话那头说。

  “好,好……”

  “萧医生,对不住了,快请进。我们这也是为了小姐的安排”说着,给开了门。

  江皓然走进去,病房里又空又安静。蓝姐躺在病床上均衡地呼吸着,就跟睡着了一样。不过脸上一点红润也没有。不再光彩照人,而是一脸憔悴。

  怎么回事?睡了这么久还没醒过?这是他从蓝夫人那听来的。

  江皓然沉了一口气,他是来找组织的,组织沉睡不醒。以蓝姐的体质不至于啊?她就是当时精神太兴奋了而已。亲吻后就昏迷,到现在还不醒,江皓然不能理解。他在病床旁边坐下,一摸,蓝姐的手很凉,掐她手也没反应。

  江皓然有些怕了,不会要英年早逝?真的没怎样,太奇怪了!想想突然有点难受起来。

  坐了一会,就出去了。从电梯下来,正看到一个人,穿得很奇怪,一身长袍,身上还背了个箱子,看起来很文气,30多岁的样子。

  江皓然估计这人是中医。那就怪了,这家医院怎么会出现这种样子的中医呢?

  长袍男一进电梯,江皓然也赶紧跟了进去。

  长袍男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江皓然,心想,这医生怎么回事,刚下来又上去。

  “请问你是萧医生吗?”江皓然开门见山问。

  那人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江皓然伸出一只手,“这样的,我是蓝小姐的主治医生。听说你已经在路上了,我下楼接一下。一看,看到你的与众不同,我想你应该就是那位萧医生”

  这萧医生,江皓然伸手这么长时间,也不握一下,自命清高呢?就不知道他有没有本事了?

  “嗯。”然后萧医生就不说话了。

  出了电梯,江皓然领着萧医生来到蓝姐病房门口。两保安又拦住了。

  “我说,你们怎么回事?”江皓然叫嚣道,“这位是我的朋友,专门请来的。我们俩一个中医,一个西医,中西合并懂不懂?还给不给你家小姐看病了?”

  长袍袖本来就自命清高,话少。一句也没啃,一副很随便的样子。大有给进就看,不给进就走的意思。

  “这个,我还是打电话问一下。”一人说,手机都摸出来了。

  “打个毛线!”江皓然火了,“等会,我直接给蓝老爷打去。”

  这时,另一人给要打电话的人使了个眼色,“两位请进。”

  萧医生正要把箱子拿下,江皓然就去帮了把手,“看不出这箱子挺沉的。放这,放这。”

  “萧医生,要不要给你倒杯水?”江皓然又问。

  萧医生正眼看了江皓然一下,仍然不吭声。

  “萧医生,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从小特别崇拜中医。但我的父母说中医没前途的,得世袭的才出高手,我们家没这个条件,就学了西医。”江皓然这马屁拍得,连自己都服了。

  “不用,要喝水我自己会倒。”看来这马屁还是有点用,萧医生脸上缓和了许多,对着江皓然说,“你跟我说说病人的情况。”

  不知道医生的专业术语是怎样的,江皓然有点慌,别一说就露陷了。想了想避开专业术语,无力地叹道:“这病怪得很,我前所未见。病人送进医院有35个小时了,一切正常,就是醒不过来。病人的家属都请了好几拨人来,全不行。现在我看到你就觉得有戏,说不定,中医能瞧出什么道道。”

  “那我看看。”萧医生稳稳地说,挺自信。他把手指放在蓝姐手腕上把脉,越来越入神,然后摇了摇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枯木木说:

  求土豪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