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衣之家’又有些特别,里面是中档品牌的衣服,还是旧款。那名男服务员看了江皓然的穿着后,觉得这里的衣服挺适合,就推荐了。

  蓝姐对这里的衣服当然是看不上了,不过看江皓然热情还挺好的。他很快就挑好了两套,这出手是不是很大方,两套换洗的衣服是要的,而且女服务员一直说买得多,有优惠。

  蓝姐瞟了眼他手里提着的包装袋:“这里多少钱?”

  “总共2000块不到点。”江皓然告诉蓝姐。

  蓝姐摇了摇头,“你是守财奴呀,手里100万不省得花,就买200、300一件的衣服。”蓝姐估摸着包装袋里至少赛了5、6件衣服。

  “勤劳致富,勤俭持家。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你不造啊?”江皓然理直气壮地反问,又开始扯到:“买件衣服上万块,那100万也就只能当零花钱花花。不怕笑的告诉你,这100万,我是打算花一辈子的。不像你们有家底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

  “你别这么看我,我连屌丝级别都够不上,我就是守财奴,还挺骄傲的。”反正江皓然和蓝姐也不是一个世界的,干脆把话说明了。

  蓝姐瞪大眼看着江皓然,“我没看轻你,就没想到你这么有想法。”

  “其实吧,哥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那可不是,想当年也是堂堂偏将军,还差点当了司马懿的女婿。那也算呼风唤雨,享尽荣华富贵了吧,这也只是假象,司马懿的女婿没当成。

  蓝姐把眼瞪得圆圆的。

  S酷匠网。唯√?一|:正Am版●☆,yE其)他都是盗I版$¤

  “这个大世面就不和你说了。反正花钱这块,我有我的原则,决不攀比,决不同流合污。你是有钱人,我要是跟着你一块消费,立马变成穷光蛋了,然后靠你救济吗?我是大男人,自尊心在这,自己的这口饭不会问人要。再说,钱财乃身外之物,我们那穷地方的老人还能活到上百岁。所以,我的原则是我的消费能和我自身的情况相符,不为钱求人,再有点剩余,多好”江皓然自顾自地说。

  “那你没希望过某天手里有上千万,甚至过亿的财产吗?”蓝姐看着他问,如果江皓然就停留在这个阶段,不寻求上位,就算倒插门,她们家也不要。当然这只是假设。

  江皓然也想到了这层,虽然对蓝姐有好感,但蓝姐还不足以撼动自己的人生观。经历那些沾满鲜血,横尸遍野的战乱年代,江皓然最想的就是在和平年代过上安稳的日子,做一个勤劳,快乐的小老百姓。

  身为男人,一生寻求的莫过于两件事:江山和美人。就江山这块,江皓然早就放弃了。再说,现在这个社会,也不是你想要江山就有江山的。普通人,手里能有点钱,出去走走看看就不错了。听说四川那边的松果,有板栗那么大颗,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我真没想过。”江皓然老师回答。

  蓝姐就觉得凉了几分,“反正,我是建议你到原地方去买一套。”

  第二天,江皓然就知道蓝姐为什么会这么说了。

  蓝姐在‘水榭山’门口接江皓然,时间是昨天定的,早上7点。江皓然穿了新衣准时赶到,当他走进兰博基尼时,路人不免都多看了两眼。

  “这个给你。”蓝姐递过来一个精致的盒子。

  “什么东西?”

  “自己拆开,当我送你的礼物。”蓝姐看也不看这边一眼。

  江皓然把盒子打开,一层又一层,一个盒子都能整出这么多花样来,费不费事?

  “是个手机。”江皓然最后说,他也觉得没手机挺不方便的,比如蓝姐来接他吧,快到的时候打个电话就行,不用干等。

  “嗯,电话卡也在里面,你把卡装好,我把我的电话报你。”蓝姐淡淡地说。买手机这事,她昨天就想到了,最后没说出来,知道带着守财奴去挑手机,肯定会买个1000块不到了,还振振有词,把自己当个哲学家。

  开了1个多小时就到了,时间比较早,并不堵。蓝姐开得快,路程应该是远的,已经出了市区。这里远离高楼大厦,环境清幽,是一个沟壑。这个沟壑都被围了起来,两名穿军服的警卫像雕像一般站在大门口,眼睛都不眨一下。看到蓝姐来了,一名警卫很正规地小跑过来,对蓝姐行军礼,蓝姐拿出证件给那人看,那人开了自动铁门。

  江皓然有观察,期间蓝姐一直保持严肃。而且她已经把白色的头发染过来了,穿着一点都不性感,耳环也摘了。一点女人味都没,却很威严。

  她将车子在里面的停车场停好,就去换了身衣服。当蓝姐再次走到江皓然面前,江皓然觉得她肯定当过兵,是教官打扮。

  这时,停车场连续来了5、6辆车,这群人应该是约好的。那些车一看就是和兰博基尼一个级别的豪车,是不是豪车,还真一眼就看得出来。豪车讲的是个性,大众车讲究的是实用。

  “蓝姐。”车里的人很热情地同蓝姐打招呼,一个个笑容灿烂,一看就是在讨好蓝姐。

  蓝姐只是点点头,仍然保持严肃。

  这群富家公子哥从车里出来,很快就注意到了江皓然。

  “蓝姐,这是你们家新来的佣人吗?怎么这么不懂规矩,挡在路中间。”一个男子说道。这几车装来的全是男的。

  “好狗不挡路,去去去。”见江皓然没有离开的意思,另一人说。

  江皓然转过身,面对那帮人郑重地说:“我是蓝姐的朋友,还是她请我来的,不是佣人!”

  好几个人都笑了,不带善意。

  “也太逗了。”一个人来到江皓然面前,很轻蔑地说道:“这衣服是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吧,还自称是蓝姐的朋友。”

  江皓然也不怒,“蓝姐,都说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你的这些个朋友,我只看一眼,就配不上做我的朋友。”

  “你……”那个离江皓然最近的人,当时就怒了,举起手想打江皓然。

  “够了。”关键时候蓝姐喝道,“都是来练枪的,都安分点。”

  如果不是看在蓝姐的面子上,江皓然是肯定动手了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枯木木说:

  求土豪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