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小美得意地看着几眼土狗,男神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你能咋滴。

  她鼓了几口气,“带我去买冰激凌,让他别跟着。”

  “狼哥~”土狗有些动容,为了我的前途,这牺牲也太大了吧?

  江皓然摆了摆手,“土狗,要么,你先回?”

  土狗无奈地走了。

  江皓然将冰激凌递给鲁小美,问道:“你想去哪?”

  “篮球场。”鲁小美早就想好了。

  江皓然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路上,同学们看到江皓然和这个鲁小美走在一块都纷纷议论起来。当然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矮挫丑也叫鲁小美。

  “你不觉得我长得丑?”鲁小美突然问道。

  江皓然当然不能打击她了,还得指着她给办事呢。“一般吧,我看所有女同学都一样的。”心里附上一句,反正都看不上。

  “是吗?”鲁小美笑笑,“没想到你和我一样,我也看所有男生都一样。”

  “那你还说我是你的男神?”江皓然反问。

  “因为我确实喜欢你,你很帅,除了长得帅。行为做事也很帅,听说你上课老是睡觉?”

  “是的。”江皓然不好意思地回答,没想到睡觉在她眼里成了优点,看来这个矮冬瓜很有思想嘛。“你为什么说所有男生都一样,我就不一样,长得帅,做事也帅。”

  “但是,你只是一种理想状态,和梦中情人差不多。所以当你说‘只要你能做得的,都满足我’时,我想了想,最好的事还是陪我学校里走走。虽然,之前我是控制不住的激动。但你对我来说,就是虚无的,就是精神上的。我喜欢那种距离感。”

  “嗯?听说你喜欢鲁小美,不是我这个鲁小美。这事是真的吗?”鲁小美开始八卦。

  江皓然耸了耸肩,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又不是你,我不知道。我不会去猜测,我只想问一下。如果你不想回答,就算了。”她说得很干脆。

  “这个嘛,看在我要请你帮忙的份上,是肯定要说的。”江皓然抿嘴一笑,继续道:“这个问题我想了很多遍,答案是否定的。就把她当妹妹看而已,如果我真喜欢一个人,我一定会争取,而且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哈哈~”她也是一笑,“虽然我也叫鲁小美,但我和她不一样。我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减肥,虽然她现在变漂亮了,但我一点也不羡慕。”

  “哦?”江皓然希望她继续说下去。

  “我从没想过用自己的容貌去获取一个男人的芳心。我对异性一直没有感觉,我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会爱得死去活来,有人还会殉情。我无法理解这些事。我只知道对我最好的人是我父母,然后就是我自己。男人都靠不住的,你看杜十娘又漂亮又聪明,后来昏了头了,想找男人做依靠。后来呢,带着她的积蓄跳河了。”

  “也不是所有男人都这样。”江皓然觉得这个鲁小美有点极端。

  “反正,不管怎样,男人都和我无关,可以做朋友,不能做恋人。”她确实对自己的容貌一点都不自卑。在江皓然看来,没有男生会愿意和她做恋人吧?

  “那你以后不结婚啦?”江皓然顺着问。

  “不结婚也是可以的。”她说,毫不犹豫,看来这个问题她想得很清楚,“如果某一天我结婚了,肯定是为了传宗接代,肯定是相亲来的。不过说是我父母相的亲,更准确。只要他们看得上,我没意见。我就喜欢包办婚姻,谈恋爱又麻烦,又没兴趣。反正男人找过来,除了贡献个精zi,其他方面我也不想靠向他。都说靠山山会倒,什么时候分了,他花你身上的钱,包括他自己吃掉的那部分钱还得算你头上,你说亏不亏。”

  “我不会这样。”江皓然说。

  “我没说你呢。”鲁小美很随意地看了江皓然一眼,迫不及待地说出自己另一个高见,“如果我的父母看得开,买一个精zi回来,不结婚那是更好的。”

  看着鲁小美越说越兴奋,越说越起劲,江皓然的心却越来越冰,都叫鲁小美,差距咋这么大呢?

  江皓然一时觉得和鲁小美没法沟通了,还是聊正事好了,就说:“这个忙,你帮不帮的?”

  “放心好了,当然帮的。”鲁小美豪气地说道:“吃人嘴软,要不不答应。东西都吃了,就表示答应了。更何况你是我的男神。”

  中考进行得很顺利。在监考老师检查了姓名和准考证号之后,鲁小美帮忙把土狗和江皓然试卷互换。等题都做好了,再把试卷换回来。

  江皓然全力以赴,除了英语,其他的都花时间细看了。主要就是防着英语,怕英语考不好。因为英语这东西把握不了,得抄别人的。但不知道周围的同学英语怎么样。

  他左看右看,最后决定抄侧前方一马尾扎得很高的妹子的。原因是看她写得很起劲,字也漂亮。至于作文,还是照考。这可是全省统一阅卷,谁能发现他是抄的。

  考好后,就是放假,每天在家里混日子。

  有一天,发生了大事,叫天灾。穷山沟镇也属南方,但天气和书里描写的小江南的气候是完全不一样的。

  江南有一句很出名的诗句叫:润物细无声。

  在穷山沟镇,下雨从来都是有声音,不是那细如牛毛的绵绵细雨。雨继下得干脆,也下得响亮。特别是夏天,更是敲锣打鼓般的雷阵雨。也就几十分钟,过了又会出太阳。

  这一天,江皓然在床上午睡,院子里晒着豇豆,这豇豆是用来做酸豆角用。夏天吃酸味的东西开胃口。

  突然,江皓然被惊醒。声音很响,外面是在放炮啊?但这炮怪得很,声音很密,听着到处都是,不会打战了吧?

  胡乱猜测着,一个冰冷的小白球掉到了自己脖子里。

  X酷L/匠fg网/正◇版首“发5

  江皓然被冷得痛了,把东西找出来一个,是个小冰块。啥情况?大热天的,哪来的冰块。

  这时,就听到外面在喊:“下冰炮了,下冰炮了!!!”

  江皓然赶紧赶到门口看,都不敢出门。出门肯定会被打得头破血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