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然饶有兴致地跟在身后。

  天气晴朗,繁星点点。土狗和江皓然走到学校的足球场。足球场在学校一个很偏的角落,距离教室和寝室都远。晚上来这些的人不多,基本都是偷偷摸摸早恋的人。这里的路灯坏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弄坏的,也没人来修。这里的光都是靠着较远的几处路灯扩散点光亮过来。

  这也是正是江皓然和鲁小美一起呆过的那片草地。此时,江皓然再次来到这里,记忆尤新。

  “土狗,你这么神神叨叨地干嘛?”江皓然好笑地问。

  “我是有事要说,而且这事非常要紧的。”土狗一脸认真的样子。

  江皓然收起玩心,特意走到足球场边上的一个水泥台阶上坐下来,说实在,他觉得两个大男人坐在草地上怪怪的。

  “土狗,到底啥事?快说!说了好睡觉去。”江皓然问,他反正没啥心思,最近爽啊,各种事都顺。

  土狗苦着脸,四处看了看,确定十米之内没人,开口说道:“狼哥,我也想去县重点高中上学。”

  蹬!江皓然没想到土狗喘着的是这事,这事,江皓然真没想到。不是说他自己被录取就不顾兄弟。而是,他没想到土狗会有这想法,江皓然一直以为土狗上学就是玩玩,混混日子,对学习也和自己一样,一点兴趣都没。

  于是问道:“你怎么突然有这想法,我一直没听你说过。”

  “我一直都想上重点高中,然后上重点大学。但是我能力有限,知道上重点的事没可能,就一直都没说。”土狗看了看江皓然,“而且,我看你的成绩也不好,上课就知道睡觉。”

  这被土狗一说,江皓然脸上有点不好意思,但也不能反驳,确实是这么个事。现在一想,难道是自己把土狗带坏了么?也许土狗成绩差多少也受自己影响。江皓然的成绩倒数第二,土狗倒数第三。

  “我没想到你这么好学的,抱歉了!”江皓然郑重说道。

  酷D匠^网¤正|,版首9发S$

  “没什么。”土狗很快回,他一点都没怨江皓然,“以我的智商,反正学不学都是一样的。”

  在江皓然心里,土狗是笨了一点,反应慢一些,但也没他自己说的那么差,于是江皓然鼓励道:“土狗,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勤能补拙,更何况你不笨的,只要你好好努力,你也差不到哪去,更何况你还有我呢?我会帮你。”

  听到江皓然这么说,土狗当然是感激的。“狼哥,你真这么想的吗?”

  “是的。”江皓然笑道,“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只是你还没发现而已,或者还没在那个环境中。比如,有的人受不了干累活,扯大话很在行,在农村,就会说他好吃懒做,大话聊天。但这种人,如果到城市里做销售,只要他认识到自己的这一点,又肯拼的话,可能是个好销售。”

  “毕竟,每个人只是想混日子到死,都想证明自己的存在。就算懒人吧,肯定大家都觉得懒人不靠谱,但很多方法都是懒人想出来的,他们不愿循规蹈矩,就想办法。要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但是都是要拼的,就算懒人,也得用脑子想到可以偷懒的办法。任何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行动!”

  对江皓然这么富哲理而深层的话,土狗听不进多少,反正狼哥是在鼓励自己,他就点点头。仍旧泄气地说道:“考进县重点还是不可能的。”

  “你真的很想进县重点吗?”江皓然再次问道。老实说,以现在的情况让土狗进县重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嗯。”土狗猛的点点头。

  “为什么?”江皓然想知道一个确切的理由,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想象中了解兄弟。他应该和土狗有更多交流。

  “上了县重点,那些的学习氛围会更好,我就会变成有文化的人,以后我可以找一份工作好好干。如果不上学了,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土狗看着天空的繁星说道,目光也变得深邃起来,“我怕自己一无是处,我不想学老爸做生意,我脑子没那么灵光,如果我做生意,我怕钱都被人骗光。”

  土狗说这话,也不是没可能的。江皓然也觉得土狗不适合做生意,就问,“土狗,那你以后想做什么。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上高中,我决定去学厨师,学出来开饭店,你会跟着我干吗?”

  “干啊!狼哥,跟着你干什么,我都干。要是我们一起开饭店也不错,我每天都能吃到好吃的。”土狗遐想着,“我可以帮你买菜,当服务员,而且还可以给你的菜打分,帮你改进。”

  “好吧~但现在我们不一样了”江皓然想了想说,“我帮你进县重点高中。”

  土狗听到江皓然这么回答,激动地用手抹了一把眼泪,狼哥果然是好兄弟。他站起身,“那我们走吧?”

  “去哪?”江皓然倒是懵了。

  土狗把江皓然拉起来,“去哪?当然是去老保安那里。”

  江皓然想到了,问道,“你的意思是去找老保安?”

  “嗯。”土狗就是知道老保安有那层关系才和江皓然说的,但这走后门的事怕江皓然一开始会不答应,所以才找江皓然来足球场说。

  江皓然明白土狗的意思,把土狗拉了下来,“我们不去找老保安。”

  老保安已经帮了自己很多,江皓然不想再麻烦老保安,而且他本来就痛恨搞关系的。老保安为人正直,已经数落了羊老师,肯定不会答应,还会落个不好的印象。

  “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之交淡若水”,越是朋友,更应该只是谈心,在精神上的交流,困难的时候帮一把。利益上能没有交集就没有交集,一旦也利益挂钩了,这个朋友就失去了原来的意义,很难深交下去。

  土狗不悦,狼哥其实还是不想帮自己,脸色差了下来,早知道还是不说的说。

  “我的意思是我还有别的方法能让你上县重点。”江皓然耐心说。

  “什么办法?”土狗并不当回事,不认识还有好办法。

  “我们是好兄弟。说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说了帮你,就一定会帮你,如果你进不了县重点,那我也不会去!”江皓然说的都是心里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枯木木说:

  不管写得好不好,先写了再说,觉得自己手速实在太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