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睡得不是很安稳,总感觉耳边有些细细碎碎的声音,“花雀”也不知道跑到哪里了,从昨天就没在我身边。

  “啪”的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掉到地上,我终于清醒了。

  夜里没有灯,用来做替代的煤油灯里也早就没了油。借助外界的月光,勉强还能分的出房间里一星半点的家具。

  “原来是窗户发出的响声啊……”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源头。我来到窗户那里,背靠着墙,在月影下发呆。

  “既然来了,就别躲躲藏藏了!”良山居然没睡!而且还对着我的方向说了这么一句,我只觉得身后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身体死死贴在木板墙上。

  “吱”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良山也坐了起来。来的人居然是那个村长!

  “唉”随着一声长长的感叹,村长终于说出了一些什么,但还是有所隐藏。

  良山笑而不语,翘起的嘴角在月光的照映下完完全全变成一张恶魔的神情。

  滔滔不绝的村长终于结束了言谈,良山却摆了摆手,跳到了地面上,慢吞吞的走到村长面前,一只手搭着他的肩膀,一边耳语。

  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村长的脸色渐渐变得狰狞起来。月光被云彩遮挡了,光线暗了下去……

  “你……难道你都知道了?”村长还在说些什么,却被不耐烦的良山推出了房门。

  “你怎么能对个老人家这样……”冲到良山面前的瞬间,门外居然什么都没有……

  “那个老头早就死了,那只不过是他的魂魄。”

  “什么!”

  “看来……我们是着了人家的道了”

  “那怎么办!”

  “等着呗”良山漫不经心的说了这么一句,直接又倒在了床上。月光再次照耀的那一刻,我发现他居然盯着我,一脸疑惑的神情。

  “怎……怎么了”

  “‘曹操’到了!”

  良山快步起身,从兜里拽出几张空白的符纸,将那些东西朝着我飞过来,自己也跑了过来,手里握着一柄骨刃,直直的向着我的身体插入,不可避免的刺中我的身体,另一只手将我拥入怀里。

  看到我胸口倾泻出的血液沾染到了骨刃上,他随即把我丢到墙角,对着“空气”挥舞着染着斑斓血液的骨刃。

  伤口倒不是很痛,但是骨刃实在太锋利了,仅仅刺破了皮肉,血液就流个不停。

  虽然需要我的血,但也不必这么……

  骨刃不停的飞舞,在我们面前终于显露出一个“人形”。

  我的血可以让那些遁瘾的形体显形,一直以来,林家人都有这个能力。

  只不过这一次,无论怎么样,这血就是不停止,还渐渐聚集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园片。

  “切,居然让他跑了!你干什么不帮忙!”恼羞成怒的良山拽着我的头发咆哮。

  “别碰我的头发!”我拍来他的手,跪坐在地上,右手恰恰碰到了那团血。

  _s酷0L匠_网1E唯%'一正(版S,其@(他\|都是盗%B版`

  “我就碰!你能怎么样!”良山又拽起了我的头发,不停的撕扯,我居然伸手打了他!

  一声响亮的皮肤接触,之后一片死亡般的沉静,我们彼此都不说话,只有伤口里的血液断了线般的流个不停。

  “你……你没事吧?”

  居然已经天亮了,被良山拍打着脸,我从梦里醒了过来,头脑一片空白。

  “你怎么了?”看着自己的上衣全是窸窸窣窣的血迹,我已经无力再做惊奇,好累啊,自从被他接回家里,这已经是第三次出现这种情况了。

  我很虚弱,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只想睡觉。

  那是一个女人的背影,长长乌黑的头发,在葱郁的青草里,只能看到她穿着的白裙子随风飘舞……

  “你是谁?”

  “我是天边的雪花哦……”

  和那个人牵手在绿野里漫步,她的手,好温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