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活命的代价

  夜幕降临,这村里反而静悄悄的,连一丝鸟兽啼鸣的声响都听不到。

  跟着良山站到村民们的身后,在村长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那个大屋子面前。

  这里没人说话,不过那些人的眼神却十分冷漠,当然是对于我们这两个“外来人”。

  “喂……”

  “嘘”

  我有点不舒服,伸手扯了扯良山的风衣衣角,他只是回过脑袋低头对着我比了一个手势,顺便移动到我身后,为我拽了拽披在身上的大衣。

  随着村长缓缓上前,人群中央的那团用木材搭建的台子,突然燃起了火焰。

  不由得想起梦里的场景,几乎也是这样高大的火堆,也是这样熊熊燃烧的火焰,将我身体包围……

  “别怕”良山把双手随意的搭在我肩膀上,在我耳边低语了一声,却被面前投来的恶狠狠的目光“斥退”。

  我几乎能听到良山牙齿间的响动,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什么都没说。不过,他却用另一种方式提醒着我。

  终于,蹒跚上前的村长站定,抬起了手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缓缓把右手放了下去。

  但台下的村民却领会的十分到位,他们居然全部都跪下了!

  这下,看的更加清楚了,刚才我就在奇怪怎么回事,现在终于看清了,眼前下跪的只有男人。

  良山拽了我一下,我们站立的远离了人群。

  只见村长走向右侧早已摆放完好的箱子面前,那个箱子不是特别大,箱子上面的洞大概只能勉强让一个人的手穿过。

  他抬起双手,做了一个合十的姿势,接着把舒展开来的右手深入了那个盒子。

  看这样子,应该是在要抽签之类的。

  果然,他的右手再次出现时,手里多了一张纸条。

  这个整体涂满了红色颜料的箱子,身什么装饰都没有。

  他拿着这张纸,在身旁人的指导下,将这张两指宽的纸条在火焰上烘烤一下,随即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那张纸条打开,拧着眉头读了几个字:“万”、“西”、“三”

  村民们都起身了,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走去,只有村长仍然站立在原地,将那张纸条丢进了熊熊烈火之中。

  没一会,纷纷散去的村民们又回来了,唯一的不同就是这次在他们的身后跟着一个女人。

  女人的面容有些倦怠,看起来疲惫不堪,低垂的眼角上还保留着泪痕。

  穿着的衣服也是破破旧旧,虽然打这各式各样的补丁,但却没沾染泥土。

  走进细看,才发现这女人是被绑着的,被一根绳子拉扯着行走。

  女人走近我的身旁,居然抬起了脑袋,她枯槁的面容上那张嘴的颜色却浓艳的吓人,她蠕动了下嘴唇,却什么都没让我听见。

  她被身前身后的男人们“送”到了村长身边。村长只是摆了摆手,那女人就被送进了那间大屋子,居然还从外面上了锁。

  做完这些,人群一哄而散,这个村子里怎么也有一百多户人家,但是整个村子没有一家人点灯。

  跟着村长从那里回到他家里,吃了些简单的饭菜后,村长就讲起了这些天的“不太平”。

  “那刚刚做的是什么?”

  “是祭祀!”

  “祭祀?祭祀什么?”

  “只有把年轻女人放进那个‘贞操门’,她才不会伤害村里的其他人。”村长浑浊的眼神里隐隐透露着害怕,右手拿着的杯子晃动不停。

  “这么说……她真的在?”

  “……”听到这话的村长惊恐的抬起脑袋,喋喋不休的讲述起“那天”。

  我们这时候才了解到,出嫁的梨花去世的第二天,村里就发生了异样的事情。

  头一天夜里,所有人家的鸡鸭都失血而死,血迹一直四处延伸,一直到“贞操门”,就是村里那间装饰不同的房子,原来那是用来祭祀的。

  第二天,人们检查好牢笼的牛羊,也纷纷死去,死相与头一天死掉的鸡鸭无异。血迹,还是一直延伸到“贞操门”。

  第三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因为胆大的人们提议这次要守在“贞操门”附近,一探究竟。

  正当人们以为是外村人挑事,准备兴师问罪时。两个结伴到山林上找草药,想要医治奄奄一息的牲畜的中年妇女失踪了。她们当夜没回来,第二天却发现一个死在家里的女人。

  这女人的脖子上留着清晰可见的牙齿印,全身的皮肤都溃烂了,只有脖子以上部分仍然完好。

  她脸上凝固的表情,仍然可以让人读出她的经历。

  村里的人开始恐慌,甚至有这样的传闻出现,他们纷纷把矛头指向出嫁的梨花。再加上,出去寻找梨花的万老爷子的横祸,终于有的人无法继续遵守组训,准备搬离村子。

  那是一户姓候的人家,举家17人,不由分说踏上了出村的路。

  从早上就出发了,没到中午,就有一个跌跌撞撞从村外跑回来了,只见他的身上的到处都是伤口,每一处都是细长的伤,不停的向外渗血。

  听他讲述完,村里的人更加惶恐了,因为那出行的17人,只有一个活着回来,还说他见到了梨花。

  没多久,这个人也死了,死相和第一个被发张死在家里的女人别无二致。

  后来,一次例行的祭拜中,人们进到了“贞操门”,在里面发现了那个失踪的女人。

  与其说是人,不如说只剩下一副完整的骨架,倒不全是森森白骨,个别地方还有剩下的肉!

  当天夜里,梨花居然出现了!

  有人亲眼看到,梨花模样的女人口里含着一个成年男人的脑袋走进了“贞操门”。

  果然,又被发现了一具尸体。

  后来,村里人终于协商出了一个办法,就是用人去祭祀。

  他们每天都会有“抽签”,每天夜里,都会有有个人死去。

  先从村里“没用的”开始。

  老人们、孩子们、女人们,在这片完全看不到生机的闭塞的村子里,全部成为了牺牲品。

  之所以后来会求助与我们,只是因为,梨花的胃口越来越大。

  酷匠e网S正(版首O发=。

  这样下去,村里的青壮年最终也会死去。

  听到这种“杀鸡取卵”的事实,让我真的不寒而栗。

  一起生活多年的妻子,自己的骨肉、至亲,居然会变成活命“合理”的交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