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无事,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一直没放在心上的那个戒指。

  可是现在我又不想去找良山问个清楚。

  坐在松软的床上,不再想这些事情,但却正是时候回到林家别墅。

  几位“守墓人”终于在前些日子重新聚首,时下也应该确认一些事情了。

  正打算“离开”,门口却传来了一阵阵异样的敲门声。

  $酷/,匠*h网i8首9发b

  每敲击一次,响动就会越大。

  而且,每次的时间间隔都是那么精确的一致。

  但从猫眼向外视探,什么都看不见。

  我退回客厅,挑了一颗嵌在画轴人物身上的豌豆大小的“虎瞳”,背过身子含进嘴里。

  “虎瞳”是一种宝石,得名于形体状貌类似于兽类眼球,与“猫眼”大致相当,具有辟邪功用。

  我的这颗与市面上的不大一样,它只是一半,像是被人故意打掉了一样,断面处还有打磨的痕迹。

  门口的敲门声越来越大,正是下午三点一刻,闷热的空气滞留在我的身体周围。展开的窗户,丝毫感受不到清凉的滋味。

  时间仿佛停止在这一刻,门口的声音终于停止,变成一股阴冷的寒风在我身后横冲直撞。

  “这么炙热的天气,毫无防备的行走,受了不少伤吧?”我回头直面那股寒流的源头,扑面而来的“清爽”,令我全身焦躁的细胞顿时安静了下来。

  “呵呵,原来你都算到了!”说话的是眼前“贴”在地面上的唯一的脑袋。这头的主人来自那个系列杀人案的第九位受害人。

  这位受害者也是女性。

  她的头发不太长,属于披肩发,还染了淡淡的黄色。

  这头已经结缕的黄头发胡乱的贴在这女人的头皮上,像极了头油之后的状态。早已腐败的皮肤,还有些不甘就这样被细菌吞噬的青紫色的“抗争者”死死的盘踞在已经氧化变黑的白骨上。

  脑袋上方的两个光滑的“黑洞”在黑暗中索取着自己想要的光明,失去了眼仁,仍然利用“信念”窥探着世界。

  她的牙齿还没有氧化的多么厉害,应该是时常“活动”的原因吧。还有些没能消失的肌肉组织牵扯着泛黄的牙齿,她说话时,还能看得见那些遗留下的组织。

  “那么,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肯停手?”

  “你这么想知道,不如亲自去跟我看看啊?你不是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颗脑袋慢慢靠近我,甚至丝毫不惧怕从阳台钻进来阳光。

  一般来讲,鬼都会怕阳光。她这样的,肯定是鬼没错了。至于她没什么还没被收到阎王爷那里去,大概是牛头马面开小差了吧。

  这颗脑袋虽然腐败的那么严重,但是没有浓浓的臭味道,这是我含着的“虎瞳”起了作用。

  吸进死人的气息可是会对活人的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的,就像尸体的尸毒会毒死人一样。虽然我不是一般的活人,但还是小心为上。

  这颗头也没有胳膊支撑,就这么一点点的“爬”到了我的脚下,速度不快。

  她“抬起头”,隐藏在黑洞里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

  “你的眼睛真漂亮,以前我的眼睛也是这样的,好怀念啊……”那颗头突然飞了起来,与我面对面的听在空中!

  她的头发“挺立”起来,一缕缕黄头发结成的发绳,勾连起我的头发,打成了死结。

  我的头发大概比她的长,完全把她的头发包围起来。

  这么近的距离,“虎瞳”的作用终于不那么明显了,一股股恶臭顺着我的鼻道直达脑干,我能感觉到我的脑袋突然“怔”了一下,头皮紧绷,异常难受。

  我只好向后退拉开我们的距离,不想身体却被她紧紧拉扯,控制在原地。

  我好像能看到她那张“脸”上的表情,此时的那张脸一定是十分的得意。

  “哈哈,果然没错,你比之前弱了很多呢!”

  “什么意思?你认识我?”

  “哈哈……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呢?你若是化成灰,我都能闻出你的味道!”说着这女人的身音变得不那么妖娆了。

  可我看过她的照片,我很确定我并不认识她。

  “怎么?你不会想说你不记得我了吧?”那女人的脑袋更进一步,直接与我的皮肤接触,触碰到的我皮肤的那一刻,我用手切断了她的头发。

  “你居然敢弄伤我心爱的头发……我要你不得好死!”看着地上属于自己的碎头发,那颗头突然无比愤怒的对着我咆哮,对着我的身体极速冲过来……

  我是不会想到一颗脑袋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插入她眼眶的指甲,在接触到骨头时,居然直接碎成了几节。

  倒可能是前几天跟“九头蛇”受损,指甲没那么好用了。但是,她的脑袋是不是有些太坚固了?

  “又是这个破指甲,你就没有其他的手段吗!哈哈”那颗脑袋再次朝着我冲了过来,一个躲闪不及,她的牙齿咬碎了我的锁骨……

  我捂着伤口向后退,不知不觉已经碰到了阳台上的多肉植物,那盆花掉在地上,泥沙撒了一地。

  “好痛”被她咬破的皮肤迅速传来真实的刺痛感,连带着左臂都开始发痛,整条胳膊迅速变得无力,衣衫外裸露的皮肤下随即出现了蠕动着的“条状物”。

  与此同时,那女人的脑袋上居然“长”出了肉!右眼框里出现了一个肉球!

  她又冲了过来,我只好四处躲闪,避免再让她得“口”,慌乱之间,不小心用那枚戒指划到了她的“脸”。

  “啊!”这才是真正的“鬼哭”,声音尖利刺耳,语调“余音绕梁”。

  被戒指划过的“脸”上,直接裂了口子,还流出青绿色的液体。

  再看戒指,与女鬼脑袋接触的那处,留下了一道划痕,不规则的宝石,变得更加难看。

  “你……我要杀了你!”女鬼毫不客气的冲上来,顾不得心疼戒指,我只好用它来防身。

  几次三番,女鬼好不容易长出的“眼睛”也没了,“脸”上布满了断纹。

  终于,我们停手了。

  那颗脑袋早已伤痕累累,我的戒指也几乎磨平了。

  “是我贸然出来,不过你可别想着还有下次能逃!”

  听她语无伦次,我也得到了另外一些信息,很明显她不是“孤独”一人,而且,听她这么说,她还会来找我。

  “你想走?”

  那颗脑袋想要越过我的身子飞到窗外,却被我扯住了她的头发。

  她的头发十分干涩,像枯草一样扎手。可我不能放开,她这个样子跑到外面一定会利用活人恢复。

  她有些不耐烦,还有些着急的感觉,奋力的挣扎。

  而这个时候,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