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会……”顾青平盯着我露出满脸的诧异,手腕上抬起脑袋的小赤蛇吐着信子,米粒大小的青色眼睛时不时在我身上扫视。

  “看来,也不是你!”

  “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折腾了这么久,你也该说实话了吧?”

  四周的颜色慢慢淡了下去,没一会就变成了本来的状态,现在所处之地只是一片破败的柳林。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反正我不能说,但是,我提醒你一句,千万别轻易相信你身边的人。”说完,顾青平就要转身离开。

  “你总要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吧?”

  “你不用管,一会儿会有人来找你!”他连头都没回,三五下就从这片杂乱无章的柳林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很显然,有人来接应顾青平。

  只是在这片柳林中,偶然发现的刻在树体上的花纹,再次提醒我顾青平说的不假。

  一直以来,记忆中总是有一段难以触及的经历,总是记得痛苦,却不明白为什么。

  每次见到穆良山,总会被他的举动戳中心窝。

  三年前的再次相遇,并没有带来几分温暖,反而是冰冷刺骨的陌生。

  “苏鸢!”

  果然是叶火来了。

  跟着他回去,一路上都沉默不语。

  “这几天你暂时待在家里,尽量少出去……”叶火把我送回自己家里,望着一脸沉默的我,温柔的说。

  “我知道,什么时候有事,你再联系我吧。”匆匆告别,就与他相隔在门口。

  倒不是因为顾青平的话让我变成这样,我会这么冷淡只是因为我在自己的外套上发现了追踪器,而这件外套是前几天他亲自为我挑选的。

  即便是待在他眼皮子底下,他还是从心底不信任我。

  也罢,再也不能犯对任何人坦诚相见的错误了。

  刚坐在沙发上,手机上的一则简讯便引起了我的注意,空白的屏幕上显示的4个字符:“72/+”。

  三年前的五月九号,眼看着天气渐渐回温,却不想在这天气温骤降。

  “袒胸露乳”的人们立刻换上了厚衣服。

  一个刚与家里人闹矛盾的少女,身着一件单薄的背心碎花小白裙,在即将被夜幕吞没的夕阳下的天桥上缓缓漫步。

  凉风吹拂着她长长的秀发,急的她不停的用手梳理。

  最终,她还是败下阵来,任大风胡乱的吹摇她的“青丝”。

  天渐渐阴沉下来,月亮不知跑到哪里,偏偏这条路上的路灯还出了故障。

  少女一个人走在这条小道上,看起来是漫无目的。

  偶尔出现的行人才不会理会这样一个在风中独行的女孩,只不过有些人会说:“从来没见过这么晚还不回家的女生,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个夜一定过得相当漫长,不管是对于她,还是她的家人,都一样。

  九号以后,天气又变了回来,人们又开始“能穿多少穿多少”。

  炽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所有建筑物的外皮都是“炙手可热”。

  “这里怎么这么臭!”“臭死了!”奔波在道路上的人们,总是容易变得焦躁,大概这也是快节奏生活的一个弊端。

  每每有人从这个不起眼的居民楼经过,总会发出“这里很臭”的声音。

  也不知道这里的居委会忙着做什么,垃圾桶上的苍蝇们都开始聚会了。

  终于有人受不了了,闹了一番,总算有人打算清理这个垃圾桶了。

  这个垃圾桶位于小区外侧,靠近街道,平日里都是路过的行人们会丢垃圾,也有少数住在附近的居民会“光顾”这里。

  总之,这里的垃圾很少。

  环卫工人开始动工没多久,这里便被一大波警察团团围住。

  不为什么,只为从桶子里翻出来的半截人体组织。

  “这……是一具女性尸体的下半部分……”一个短小精悍的男性警察面带诧异对着一位战神凶恶的中年警察说道。

  酷匠网p^唯T@一正=版-,83其他!都是(盗版js

  “封锁现场,排查周围状况,你把东西带回去交给柯柟!”这个身穿褪色警服的中年警察雷厉风行的指挥。

  说话的警察忙着去叫队友疏散周围群众,另一个女警察带着经过处理的残枝匆匆上了回局的警车。

  这位中年警察是当地警局刑侦部门的队长,叫刘鸿卿,男警察叫杨光,女警察叫闫丽。

  这是自刘队长调任以来,发生的一起系列杀人案的第六位受害人。

  前五位受害者均为男性,之所以将其判定为系列案件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所有受害者身上都有一个特殊的印记:胸口上方深浅不一的月牙状伤口。这个伤口多则四五个,少则一两个。

  时间一拖再拖,根据这条讯息的内容来看,这个案子的受害人又增加了。而且,这次很可能受害者不止一个。

  当然这不是我这个“掌司”应该涉猎的东西,但是,这些受害者还有另一个可怕的地方。

  三年前发现的第六个受害人的上半部分尸体,在受害人自己家里被发现的。

  这部分身体,腰部以下全空,但却自己“走”回了家。

  从监控上来看,这位“少女”在当夜凌晨就回了家。

  虽然是老旧的城区,因为前几日小偷猖獗,刚刚换了夜视型监控,拍摄效果十分清晰。

  在保留下的视频里,人们可以毫不费力的看到这位“少女”的行迹。

  她用双手撑着身体一步步向前,虽然能看到腰部以下还有鲜血流淌,但她走过的地方却什么也没有。

  她的身体直挺挺的,如同一个机器那样僵硬。

  自始至终,在监控画面上,她的脑袋都深深埋在头发里。

  断成两截的衣服的上身部分还在随着身体的摇摆抖动。

  “少女”是在五月十号凌晨三点回家的,小区的监控是每周清理一次。若不是当天夜里又有住户被盗,恐怕这段视频很可能“不见天日”。

  不过为什么她的家人没有报警呢?

  因为她的家人在五月十日当天四点之前已经全部被害,死相异常凄惨。

  四口之家,在一天的时间里全部被害。

  从第六个受害人开始,这件连环杀人案的性质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绝不仅仅只是个疯狂的杀人案。背后,还有更大的阴谋。

  也正是为此,还有多年以来的人情,刘队长出现时,我才答应为他们出力。

  只不过由于我自身能力的限制,帮不了他们多少,这个案子仍然继续延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