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畜生躲了那么长时间,终于出现了!”良山目光炯炯,丝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兴奋。

  “半月呤”是一种巨型的犬类,曾经也是一个大种族,数量十分众多。

  但由于它们身上具有特殊能力,被人类、鬼众争相猎杀,陷入几近灭绝境地,最后一次大规模猎杀后,人们估计它的数量还有不到百头。

  祸不单行,这仅存的百头,居然还遇上了瘟疫,死伤过半,更加濒危。

  为此,还出现了围绕是否保护“半月呤”而斗争的两派。

  但在发现“半月呤”数量与能力之间存在微弱的反比联系之后,“半月呤”再次成为人、鬼的垂涎之物。

  而且听良山的口气,他对“半月呤”蓄谋已久。

  “那这样吧,‘银狐’留下,‘花雀’跟我走!”良山说完便掐着“花雀”要出门,情急之下,外套都没带。

  “我也要去!”良山跨门的瞬间,我冲到他的身前,抱着“银狐”先他一步上了车。

  酷匠网…,永久免'1费看c小)说t*

  “目前知道这只‘半月呤’出现的还有谁?”被“银狐”占了后大座,良山只好坐到副驾驶去,盘问着来传话的男人。

  我扭头靠着车窗,偶然间瞥到了车窗外一只低飞麻雀。

  令我奇怪的是,这只鸟几乎都不煽动翅膀,一直若有若无的透过车窗“看”我们。

  而且貌似只有我发现了这个异常。

  “我得到消息之前,顾家人就到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继续散布出去。”

  “这倒不用担心,顾家人没那么愚不可及。”

  良山说完就闭上了眼睛靠着椅子“休息”,那人的注意力也完全放在开车上,刚才他从后视镜瞄我时,良山就已经告诉了他我的身份。

  现在那只鸟仍然“扒”在窗户边,灰溜溜的脑袋歪在一边,它的眼睛藏在它被风吹的羽毛下,又“看”了一会,它终于飞走了。

  本来想着可能是其他想要争夺“半月呤”的人,现在看来,放心了不少。

  如果真的只有顾家,那这只“半月呤”非良山莫属。

  但是,我又错了。

  跟着那个男人来到他所谓的“半月呤”的现身之地:一处浑然天成的盆地,我的心就凉了半截。

  坦白说,“半月呤”可不喜欢这种空旷的地势。而且,这里光秃秃的,植物稀少,根本不利于动物生存。

  我站在良山身后,自顾自的分析,完全没注意到四周悄然变化的空气。

  “‘半月呤’呢?”看见周遭的地形,良山有些嗔怒。

  “难道是顾家已经收走了那只?不应该呀……”来报信的男人急的满头大汗,语无伦次道。

  “会不会……跑到其他地方了?”

  良山瞪了我一眼,跑到两只猫面前蹲下:“喂,你们没闻到什么?”

  “花雀”、“银狐”蹲在地面上,看着面前“谦卑”的良山,有点不知所措的挠挠鼻子,表示什么也没闻到。

  “真是的……”良山一脸失望的起身,转头看了看一脸茫然的“线人”,朝着我们进来的方向走去。

  “啊!”那个“线人”大叫一声,我寻声回头,那一幕让我胆战心惊:那个男人的肚子居然不见了,脑袋和两条腿零落在地面上,断口处还不断喷涌出新鲜的血液……

  血腥味迅速窜到我的鼻子里,看着他脸上凝固了的惊恐的表情,我的眼前浮现的是半月前自己的痛苦经历。

  “哈哈,你这头不要脸的畜生,偏偏还是出现了哈!”良山无比兴奋的对着面前的空白咆哮,看着他“手舞足蹈”的异样,我和身边的两只猫更加不知所措。

  我的两只“灵猫”,现在还没有多少特殊的能力,再加上前些日子没有好好照顾,灵力极大受损。

  而我本身虽然恢复了不少,但法力已经消耗殆尽。

  “良山……”

  “你不用怕,乖乖等着就是了!”良山安慰了我一句,对着前方的空白处直接冲了过去。

  “可是……明明什么都没有……”我站在良山的身后,看着他四处跳跃。

  “把东西给我!”良山气喘吁吁的跳到我身边,张口开始“胡言乱语”。

  “给我啊!”见我没反应,他又重复了一句。

  “你到底……在干嘛?”

  “……我在斗犬……难道你……看不到吗?”

  “看不到……”

  “算了,把你的手伸出来!”良山抓着我的手放到嘴里就咬。

  “好疼,你干嘛!”

  “把血涂到眼睛上,快点!”

  我只好照做,忍着疼痛把血挤到眼睛里。

  “怎么会……”再次睁开眼睛的我,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头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怪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