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半月呤(一)

  安置好我以后,良山就出去了。一片寂静的房屋,将我脑子里的痛苦无限的放大。

  头脑深处的记忆伴随着苦痛的肉体,震荡着我紧绷的神经。

  在镜子前的一瞥,使我的恐惧更加悠长:在我左胸上方,居然出现了九颗大小不一的“黑点”。

  它们无规则的“拥挤”在我的胸口,浓黑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想去扣点它。

  可良山说了,那东西扣了也还会再长起来。

  我无助的捏着胸口,不禁想起父亲死前躺在病床上那令人心疼的样子,虽然我只是个养女,但林家人对我真的很好。

  那时候的他身体极其虚弱,萎靡不振的躺在床上,全然没有了病倒之前的那份意气风发。

  看着从比赛场地匆匆赶到家的我,他的眼眶居然湿润了,露出他从不在人面前露过的神色:他居然哭了!

  “爸爸,你这是怎么了?昨天不还好好的么!”我扑在他的胸膛上放声大哭。

  他的胸膛都不再坚挺,只是因为挣扎着呼吸还勉强存在着上下波动的样子。

  “苏……”看着我流泪,他还吃力的抬起手掌摸着我的脑袋,嘴巴里喃喃:“你要好好的……”

  说着叫一直候在边上的二叔为我递过来一个盒子。

  “这个……如果以后有人拿着这个出现,不管他说什么,你都要听……咳咳……”

  父亲躺在病床上,因为情绪的波动,突然剧烈咳嗽起来,我捂着他的胸口,不停的叫喊着他。

  他的嘴角突然翘起,为来得及说完那句话,便安详的睡了……

  终于一切都发生了,父亲刚死,二叔就迫不及待的掌权。

  终于不会再有人反对他要“一统鬼界”的雄心了。

  可客观上说,二叔的能力实在没什么长处,连入选“掌司”的资格都没有。

  但他不知从哪学来了邪门歪道,居然“打败”了现任“掌司”。

  顺便一提,“掌司”在位期间,必须接受来自任何“人”的战斗请求,如果在位的“掌司”技不如人输掉了,那么他的位子将“禅让”给胜利者。

  但几乎没有这种情况发生,毕竟,每位“掌司”的选举都是比较公平公正的,而且,“掌司”之位,也是在四大家族里轮回交替的。

  可二叔却等不及下次的推选,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将现任“掌司”逼到连连求饶的地步。

  但对于他的上位,父亲十分反感,甚至爷爷也离家出走。

  匆匆葬了父亲,二叔就忙着去做他的“工作”,临行之前还不忘告诉管家隆子文我的真实身份。

  说实话,对于父亲怎么死的,我心里最大的疑惑就是二叔。

  于是,想知道真相的我只好在良山到这里之前悄悄离开,当然只是告诉他我要出去散散心,一面私底下调查。

  没想到,才短短十几天,不仅没能给父亲的死找到合理的解释,而且自己还变成这个样子。

  我躺在床上,盖着松软温暖的被子,感受着从窗外徐徐透过的清凉的微风。

  没过多久,良山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两个被深色布包裹着的笼子。

  “我的大小姐恢复的怎么样了?”静谧的屋子里传来良山贱兮兮的语气,我没理他,只是起身望着笼子。

  “这是……”

  “我帮你带过来了,一直留在林家你也不放心吧!”说着,良山把笼子上罩着的布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两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小东西。

  “‘银狐’、‘花雀’!”我兴奋的看着它们两个在笼子里懒洋洋的趴着,不禁叫出了声。

  “看来这几天没了主人的庇佑,气焰消沉不少嘛!”良山还是一如既往地“贱”。

  他总是很冷漠,故意戳人的心窝。

  “给你!”见我行动不便,他把两只猫从笼子里放出来,丢到我身上出去了。

  “你们怎么瘦成这个样子呢?”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虽然我听不懂,但是看着两个小家伙争先恐后“诉说”的样子,我能稍稍理解一点。

  大概是二叔又饿着它们了。他们一只是白色的,一只是狸猫的样子。一左一右,卧在我的枕头上。

  自从我霸占了这间卧室,良山就再没在这里睡过。他睡客厅了,另一间房里不知放着什么,他从来不进去,也不让人进去。

  又过了半个月,我的身体终于好些了,但是,还不能火力全开。

  本想着继续练习几天法术,却有人找上门来要求帮忙。

  酷匠《e网首发b☆

  “是什么事情?”

  “半月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