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拼命的把脑袋向后抵,却被身后的木桩死死的挡住。眼前的那根泛着银光的“针”,迎着我的脑袋一点点的靠近。

  “这是最后一根了!”裴乾长长舒了一口气,中指和拇指将那根细长的“针”小心翼翼捏在手里,对着我的“神庭”穴穿了过去。

  浑身已经被插上了八根与这支差不多大小的“针”,我的身体早已被痛苦支配,面对这“最后一根”,我“平静”的接受了。

  双手的“劳宫”、双臂的“曲泽”、双脚的“内庭”、锁骨处的“气舍”还有这钉在“神庭”的九根“针”,禁锢了我的一切行动,倒不如说成是“气息的流通”。

  现在的我就像是《行尸走肉》中的那些walkers,只不过我还有思维和痛觉。

  “终于准备完成了!”裴乾那老头颤抖着右手拿着手帕擦拭着大汗淋漓的额头,一边把那个“僵尸女人”拉到我身边。

  “快吃吧!”他给那“女人”不知下了什么命令,那个本来没有任何生命体征的身体,变得十分异样。

  “她”的脑袋突然抬起,眼睛瞪得无比巨大,仿佛要“夺眶而出”的瞪着我。

  那张涂抹着艳丽红色的嘴唇忽的一下张开,迅速的撑开,露出里面整齐划一的牙齿。“她”的嘴角都被扯破了,流出了暗红色的血液。

  “去!”一声令下,那“女人”疯狗般的冲到我身上,撕扯起我的皮肉,而我却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她“大快朵颐”。

  右手被钉上第一根“针”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叶火和裴乾可能想做这种事,没想到还真被我猜中。

  他们所做的就是“窃魂”。

  “窃魂”,如同字面意思。最早的记载是“掌司”的鼻祖“六铃铛”为了救自己的女人,将自己的魂魄移植到她的体内。

  此后相当长的时间大家都只当那是奇闻异事,并没有多加在意。

  直到二百多年前,出现了一个“魔王”,他是个不择手段的人类,为了自己能够续命,诱捕、控制了几千个人。

  他不断的研究,得到这个能够将人的魂魄完全取出的方法,利用那千人的魂魄,为自己续了二十年的命。

  本来他能活的更久,据说他是被当时的“掌司”除掉了,至于用了什么方法,并没有遗留下来。

  现如今,我的魂魄也将作为别人活命的消耗品,可我却无能为力阻止。

  我身上的皮肉被“她”啃咬的支离破碎,由于那几根“针”彼此之间结下的“咒”的作用,我的皮肉异常松脆,起码在我看来是这样,因为“她”毫不费力就能咬下我的肉。

  好痛苦,仿佛能看见自己的样子,我身上的白色海军领裙子,此时此刻,早已经被撕扯的不成样子,露出的大片裸露的皮肤,在“她”毫不客气的啃咬下支离破碎。

  各种皮肤组织翻卷在白森森骨头上,还能看得见一跟跟联系着它们的经络。

  此时的我失去了任何反抗的力气,连叫喊也变得吃力,再后来,痛觉细胞都“懒”得反应了。

  站在现场的裴乾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不断的催促。背对着我的叶火,手里自始至终的都在忙乱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女人”终于被老头拉了回去,但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而我的身体四处都是森森白骨暴露在外,只有几根“针”控制的地方勉强还能看的出原样,内脏也被破坏殆尽。

  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活”着,还能亲眼看到一切的发声。

  我像一个“旁观者”,既感得到疼痛,又不是那么痛彻心扉。

  裴乾兴奋的看了一眼钉在木桩上的我,粗暴的从我的身体上取下九根“针”。

  这些“针”已经没了刚才插入身体的那么光鲜亮丽,现在的它们“灰头土脸”,体表上都布满了暗红的锈迹,如同干涸的血液。

  “终于完事了!大人您就带着‘试验品’回去吧,这个‘载体’我还有用!”裴乾搓着手掌心,期待的看着我残缺的身体。

  我不知道什么原理,露出白骨的地方居然渐渐长起了皮肉!不一会,一个完整的我就出现了。

  虽然还是被绑在木桩上,我能感到自己的身体缥缈不定,仿佛空气般具有“游离感”,意识也不再清晰。

  恍惚间感到一只粗糙的手在我的体表摸索,我的眼睛朦朦胧胧的看不清那人,只不过,依据身形,确定他是裴乾。

  我的呐喊只在内心深处能够放出声音,还有后悔。

  半个月前,我拜托了“老师”的控制,一个人逃到这种地方,妄图一个人“自由”的生存,没想到,才短短十二天,就遇到了这种事。

  不过,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o☆最(新!章RA节$上√@酷匠Nc网$

  毕竟,对于林家来说,我只是个不足一提的“养女”。最初询问自己的身份,他们只会告诉我,我是随妈妈的姓氏。

  后来,“父亲”临死之前才告诉我真相。

  “父亲”一死,林家便再也没了我的容身之处,不如说为了避免自己被赶出来我才一声不吭的离开,早知如此,我就该继续待在“老师”身边。

  “你……别太……过分了……”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裴乾一脸惊讶,片刻放声大笑:“居然还有力气叫板!算了,这样才更好玩嘛!”

  裴乾用他肮脏的手穿过衣服,在我的身体上不停的扭捏。我身上的皮肉回复了,衣服也与之前一样。

  叶火背对着站在我面前,一直看着那个“女人”。

  我多么希望他能来救救我,可惜,只是我痴人说梦。

  我的意识更加模糊,即便有诸多的不甘,也只能沉睡……

  再次醒来,体验着被疼痛叫醒的滋味,我挣扎着从床上起身。

  不知不觉,我已经到了一个敞亮的房间里。这里很干净,大概是哪家宾馆吧。

  穿好四处散落在地面上的衣服,我神情恍惚的寻着门的方向,面对那多已经枯黄的绽放在白床单上的红牡丹,我的内心说不出的痛苦。

  我把脑袋深深地埋在胸口,在门口的镜子里看到自己全身遍布着的红肿,我好想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但是我还有自己必须完成的事情。

  看着自己若隐若现的身体,我淡淡的抚了下头发:“不就是个身体么!”

  带着失重感的身体,我现在的脑子里充斥着的只有一种情绪,我只有两个念想,我必须杀掉那两个人!还要完成我必须要做的!

  我带着这具忽轻忽重的身体,在盛夏的阳光下无目的的漫游,脑子里思考着如何利用现有的一切达到目的。

  不知走了多久,天色渐晚,天空又浮起了一团团黑压压的乌云,没多久,下起了倾盆大雨。

  思考了这么久,只能去找一直以来算得上熟悉的“老师”

  了,我抬头看了看方向,选了一个记忆中不会出错的方向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