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叶火如约而至,带着我再次去了大师的居所,只不过这次敲门后,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回事,师傅出去了?”叶火一脸疑惑,站在门外,伸手又敲击了几次,可还是没有反应。

  “师傅,我带苏鸢来了,我们进来了啊!”叶火站在门口,朝着里面喊了几句,拽着我的手腕就往里面走。

  今天天气太热了,我不得不脱了长袖。被叶火抓着的手腕闷热闷热的,我能感到他手心强劲规律的脉搏。

  “就这么进来……不太好吧?”

  “没事,反正说好了嘛,不一定老头又睡了!”

  y更新Q最》快上(酷匠%网

  这次见到的“仙境”更加迷人,但是却透漏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怪,这里的颜色,好像有些太浓了……

  没多长时间,我们便来到了竹屋前,叶火继续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