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啊……没有想到约西斯那蠢货,居然真的称了帝。”

  从扎古斯的口中,尤格知道了这一年半以来,发生在阿尔雷斯特大陆上的主要事情,对于约西斯手下的赛格哈特以及达雷斯两人如此厉害,他倒不觉得很奇怪。因为,这两个人是来自于玛达拉组织的,会拥有特殊的能力一点都不意外,只是这么看起来,约西斯在短期内灭掉了奎恩坦和里格尔王国,一口气让罗西亚帝国成为了大陆第二强国,怎么看这种迅速发展,都不是什么好事。

  “殿下,可以放了鄙人吗?”

  扎古斯紧张的看着尤格,越是生活优越的人,越是惜命,他才舍不得现在死掉呢。好不容易过回了以前那种享乐的日子,虽然现在财政方面被中央政府压榨得很厉害,但好歹还可以搜刮老百姓的家产,以此来充实自己的领主府金库,扎古斯只希望现在先稳住尤格,最好哄骗他放了自己,等到自己脱险了以后,一定要调集莫里塞郡内全部的军事力量来对付尤格,要是能切实的铲除尤格,就等于为约西斯陛下立了大功。

  尤格斜睨了扎古斯一眼,这个猥琐的胖子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只需要从对方那既存在恐惧,又暗藏怨恨的目光中就能猜出来。接下来尤格又问了一些此前他在莫里塞郡提拔出来的人员近况,果然都遭到了报复打击,被处死的处死,流放的流放,那些一个个真心为百姓办事,又有能力的人才,就这样全部遭到了约西斯和扎古斯等人的“惩罚”。

  “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尤格说道,“我的手下,还有人在莫里塞郡附近与你的治安队交手吗?”他必须知道艾尔丁和赛特等人的情况。

  “这个……殿下,前一年来在莫里塞郡内的确还存在一些零星的抵抗,不过已经全部被肃清了,有几个首脑逃跑了,余下的都被抓回了罗西亚城,尤里斯殿下是在彻底消除了国内的抵抗势力以后,才带兵前往了里格尔地区。”扎古斯不敢隐瞒,把他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只要这个时候能够让尤格放了自己,他是绝对不会隐瞒的。

  尤格鄙夷的看着扎古斯,现在,他可以做的选择是,以扎古斯作为人质,然后彻底控制莫里塞郡,重新形成自己的力量,与约西斯等人抗衡。或者,离开此地,先到各地去找寻失散的艾尔丁和赛特等人,暗中集结自己以前最忠心的部属,等到时机成熟以后,再杀到辉煌城去,跟约西斯算总账。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虽然控制了莫里塞郡,可以组织自己的军队和势力,但是……那样的话太暴露自己了,也许立刻就会遭到玛达拉组织的算计。而且,就算自己训练出一支十分强力的部队,可以对付约西斯的军队,但那对于玛达拉组织来讲,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尤格只能选择第二条路,先离开此地,然后暗中找寻艾尔丁等人,总之,不能公然暴露自己的所在,惹来大麻烦。

  “好了,我要问你的问题,基本就这些。”

  尤格这么一说,扎古斯似乎听到了生机,他连忙跪伏在地,朝尤格乞怜道:“殿下,鄙人什么都不知道,对于您和约西斯陛下之间的事情,鄙人只是听命行事,绝不敢做出任何逾越身份的行为,所以……还请您饶了鄙人一命!您是贵人,鄙人身份低下,杀了鄙人,也有辱殿下的身份。”

  为了乞生,扎古斯真的是什么脸面都不要了。

  尤格看着扎古斯,他轻声的问道:“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且再问你一句,约格尔和狄步罗,这些人现在在哪里,他们的家人是否平安?”

  “这……”扎古斯一下子噎住了。

  约格尔和狄步罗,都是尤格在莫里塞郡时候任命的管理人员,这两个人原先在扎古斯手下的时候,是很不受重用的,一方面他们不是扎古斯的亲信,也不善于讨好扎古斯,而且这两人以前就暗中帮助领地内的百姓,是难得有良心的地方下级官员,尤格就是看到这两人是真正的爱民如子,才把他们提拔了起来,一个成为了地方管理局的局长,另一个则担任了民务局的局长,在尤格接手治理莫里塞郡的那一个月里,正是因为有了这两人的悉心帮助,才可以稳住地方大局,而且让百姓们也接受了尤格的管理。

  然而,当尤格失踪了以后,约西斯的部队打入了莫里塞郡,使得扎古斯又重新成为了此地的领主,约西斯并没有下令处置像约格尔和狄步罗这样的人,因为他们在中央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标准的地方官员,也并非尤格长久以来的亲随,所以约西斯本意是要网开一面,放过了他们。

  不过,扎古斯这人虽然体胖,但心可不宽,被尤格囚禁的那段时间对他而言,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所以,他恨透了尤格,也恨透了被尤格重用的人,这之中他最恨的当然就是约格尔和狄步罗两人。于是,扎古斯当即就逮捕了他们,用了十分残酷的刑罚杀死了这两个人,并将他们的尸体展示在莫里塞郡的各地公众场所,除此之外,又把他们的亲人全部逮捕了起来,男子全部贱卖给了一些极其危险的矿山做奴隶,女子则被贱卖至了地下黑市,成为了女奴。更过分的是,狄步罗有个不满十岁的女儿,扎古斯竟然为了一时的泄愤和他那变态的欲望,竟然在莫里塞主城的中央市场内,让十多个护卫当着围观的众多百姓面上,把那小女孩钉在木板上,先是让护卫轮番侵犯,接着又活生生的肢解了她,当时就有很多百姓气愤得要出面反抗,结果却遭到了扎古斯的镇压,击毙了十多人,扎古斯还对上级表示:这是镇压了尤格遗留在莫里塞郡内的残党,把这些被杀死的百姓当成了叛乱者,变成了他的功劳。

  这些事情尤格一开始是不知道的,后来在塔耳塔洛斯,诺亚给他观看的片段里,就挑选了这样的场景,看得尤格心中燃起了愤怒的火焰。

  因此,打从一开始,尤格就没有打算饶过扎古斯。

  一听到尤格提到约格尔和狄步罗的名字,扎古斯就愣住了,他当时出于泄愤,对这两人极其亲属做了十分残忍的事情,莫非已经被尤格知道了?

  再一抬头,扎古斯顿时浑身发抖,因为他看到的,是尤格那双充满了怒意的眼睛。

  “我从来都无意要做什么正义使者,但是……你所做的事情,起码让我无法原谅你,不杀了你,如何对得起那些无辜惨死的人?”

  尤格一闭上眼,仿佛看到了当时惨遭公开侮辱,又被活生生肢解的少女,那绝望而无助的眼神……他绝不会原谅扎古斯这样的人!

  “殿下,饶命、饶命啊!”

  》更+)新◎最¤快G上酷!。匠t3网

  扎古斯慌张了起来,尤格那阴森的眼光,令他感觉到自己似乎正面对着一只随时可能冲自己张开獠牙的嗜血野兽。

  一阵臭味飘来,原来扎古斯已经被吓得大小便失禁了,他跌坐在自己的污秽物之中,全身不停的颤抖着。

  尤格冷冷的挥开了王室之剑,扎古斯的头颅顿时从他那肥胖肮脏的身躯上飞了出去。

  就这么死了,还真的是太便宜了他!尤格打从心底里唾弃着这个对待别人可以无限残忍,实则胆小懦弱的败类。

  看了看远处昏迷的少女,尤格蹙了蹙眉:尽管一年半的各种恶战,已经让他逐渐变得有些漠然于杀戮和战斗了,但是,这个少女终究是无辜的,那么,也就没必要杀了她。就算被这少女说出去是自己杀了扎古斯,只要自己的所在不被人查出来,就算是玛达拉组织的人,应该也暂时找不到自己,所以,他不打算多舔杀孽。

  接下来,去找艾尔丁和赛特吧。

  尤格这么想着,他的身影如同离线的利箭,瞬时消失在了原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