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之后过了好些天,由于约西斯国王严惩了意图辱没薇薇安的莎朗,导致宫中别的女子根本不敢招惹薇薇安,而王后贝利尔和宠姬安洁丽雅两人也是没有任何动作,仿佛她们根本没在意过这件事,所以薇薇安在宫中的生活过得也很自在,特别是她外出散步的时候,好些宫中的妃子看到她,要不就是礼貌而又略带畏惧的问候一下,要么就是干脆远远的就绕开走,这样对于天性淡泊的薇薇安来讲,没人去烦她也是件好事。

  不过,光是散步,其实也很容易让人感到无聊,事实上罗西亚的王宫并不很大,毕竟托尔国王可不是一个横征暴敛,然后用来肆意挥霍,修筑宫殿楼宇的昏君,而现在约西斯继位,国内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又面临着国外的形势,自然还没有足够的空闲来大兴土木。所以,看着还算繁华的罗西亚王宫,实际走起来,只花几天的时间就让人逛遍了。

  于是,薇薇安在黛西的提议下,看起了宫中的书籍。一般的小说、故事集这些她并不喜欢看,反而在接触了一本魔法书以后,对魔法相关的书本爱不释手。当然了,黛西会如此为薇薇安考虑,就是因为在她被莎朗的人打了一番以后,薇薇安表现出了很自然、毫不作假的关心,让她在心中不知不觉的被薇薇安给感动了。

  薇薇安对魔法书感兴趣这件事被约西斯知道以后,他表现得很大度,不仅给薇薇安从藏书阁、首都中心资料库中找到了各种各样的魔法书,而且还给薇薇安送来了一条银光闪闪的项链,这条项链属于魔法介质,叫做「银水晶项链」,用的是一种材质较好的银水晶打造而成,在增幅使用者魔力的同时,还可以加快构造魔法公式、释放魔法能量的速度,要是放到市面去卖的话,足够在利西亚帝国首都买下三四套别墅了。

  尽管薇薇安并不知道这条项链有多么贵重,但因为是约西斯送的,所以她拒不接受,但约西斯赏赐的东西,岂会有驳回的道理?于是,黛西就悄悄将这条项链替薇薇安收好了。

  另一方面,见到莎朗受挫,王后贝利尔逐渐有一些坐不住了,她现在还没有诞下子嗣,本来就对很多事情疑神疑鬼,看到约西斯因为薇薇安,就连莎朗都一反常态的对其进行了严惩,所以她必须在暗地里做一些事情,确保自己的地位。

  于是,贝利尔作为后宫之主,在详细了解了薇薇安的饮食情况之后,得知薇薇安平均两三天才进一次食,她便采取了行动,令一个原本就是她心腹的宫女,在为薇薇安送去饮食的同时,在里面暗中加上一点导致女子不孕的药物。

  这种药物对于作为王后的贝利尔来讲,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就连约西斯知道了也不会干涉,因为王后作为统率宫中的女主人,是有资格管理国王众多姬妾的,只要不是谋害皇族,或者把药下到约西斯本人身上,别的时候约西斯大都会听之任之。

  然而,如贝利尔这样的睿智之人,不管怎么想也不可能把事情做得太过于明显化,所以,她才暗中让人给薇薇安的食物里下药。

  可惜,这个事情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状况。

  当宫女为薇薇安送去已经被她暗中下了不孕药的食物时,被安娜给喊住了。

  “这是什么啊?”安娜指着宫女手中端着的食盒问道。

  “安娜姐姐,这是为薇薇安夫人送去的餐点。”宫女平淡而温顺的回答道,王后曾经暗中给好几个人下过药,甚至包括目前最得宠的安洁丽雅,所以她对于在食物中下药之事,可以说是毫无担忧,一丁点的心理阻碍和不安也没有。

  安娜,曾经是前国王托尔和王后蜜拉蓓尔身边服侍的宫女,任谁也没想到,当约西斯发起政变的时候,她才亮出了其真实身份:竟然是丹忒琳的手下。从那以后,虽然安娜依然留在宫中做宫女,可实际上宫里的人对她都有些敬畏,这当然是因为她的幕后主子丹忒琳身份特别,另外一点,现在约西斯把她留在身边,也有想要借此笼络好丹忒琳的意思。可实际上,她也是作为丹忒琳明面上的“眼线”,留在约西斯宫中,随时观察约西斯动向的人。

  这样一个身份复杂,又涉及到各个重要人物的宫女,在宫中自然已经超越了别的所有下人,成为了很特殊的存在。也因此,这些宫女平日里对她都表现得恭恭敬敬的,俨然已经把她当成了半个主子看待。

  “什么餐点啊,怎么一股子臭味?”安娜扬声问道。

  那宫女诧异的举起食盒,用鼻子去闻了一下:“……没有臭味啊?”应该只有餐点的香气才对,她还真搞不懂安娜为什么会说有臭味。

  安娜脸上浮现出了一个诡谲的笑容来:“嘿,饭菜本身的香味倒是蛮吸引人的,可是,我怎么闻到了一大股黑石莲和绯红花的臭味呢?啧啧,真是的,再好的胃口,一闻到这种臭味,都会吃不下去饭了。”

  那宫女顿时犹如被雷电劈中一般,差点两腿一软,浑身僵在原地。黑石莲和绯红花,这两种植物单独来说,都没有什么毒性,不过混合在一起,就是让女子可以绝育的毒药了,而且如果毒性太重的话,也许会令女性因为生育系统的紊乱而得病而死。

  “安娜姐姐,你……一定是搞错了吧,这就是、就是很普通的饭菜。”

  4j看Hx正%版章,节¤:上酷U匠4N网◇

  她有点结结巴巴的说道。

  安娜哈哈一笑:“妹妹啊,不是我说你哦……下药这种事情,真的被发现了以后,她们主子是没事,可是你我这样的下人,可就是死了也无所谓了……而且,你以为指使你下药的那位殿下真的会保住你的性命吗?恐怕到被发现的时候,她比谁都要急着杀你灭口呢。到时候,只要说你畏罪自杀,就可以堵死了调查的途径。你说,那样的下场,你是值还是不值呢?”

  那宫女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她是梅达利家族安排的人,但并不是死士,事实上,真的可以罔顾自己性命为他人服务的人,并不多。更何况,她一开始也只是因为见钱眼开,被人收买了而已,但没有想过会赔上自己的性命。她还年轻,在宫里存了不少的积蓄,就等着将来到了三十岁以后出宫去好好过日子,当个小富婆,找个帅气可靠的男人,还不想死呢。

  看到安娜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她就知道,安娜早就发觉自己下药的事情了。

  可是,安娜到底是哪一方的人呢?是薇薇安那边的,还是王后这边派来试探自己的,亦或是安洁丽雅、甚至别的姬妾的人?她搞不清楚,所以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安娜。

  “不必瞎猜那么多,我既然能这么坦率的说出此事,就不可能是你猜想到的任何人派来的,否则你还有命活着吗?”

  安娜打断了这个宫女的胡思乱想。

  “那、姐姐,我该怎么办?”

  宫女有些紧张,但不知为何,看到安娜的样子,她又觉得安娜比别的人可靠了许多。

  “下药这样的事,自然牵涉的人越少越好,所以……你那位尊贵的殿下是不会再安排多少人来监视你的……反正只不过是回头向她报告而已,该怎么办,你应该心中有头绪了,是吧?”

  安娜笑嘻嘻道,“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她踏着轻快的脚步,走开了。

  那个为薇薇安送餐的宫女若有所思的转了转眼眸,随即迅速的折返了回去……正如安娜提示的那样,她也有了应对的办法。

  只是可惜了贝利尔的算计,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一个突然冒出的安娜给搅黄了。

  而且,下药失败的事情,贝利尔本人还被蒙在鼓里。

  当然了,身为本来应该被谋算的薇薇安,却是从头到尾都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