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陛下,这位薇薇安小姐她刚刚把臣妾的一只耳环给不小心丢到湖里去了,所以臣妾才希望由她找回来。”莎朗撒起谎来自然脸不红心不跳的,而且,她在面对约西斯的时候,说起话来的声音甜腻软糯,就连身体语言也显得妩媚了起来,跟刚刚在薇薇安和黛西面前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原来是这样子的吗?”约西斯脸色微寒,他侧目,看向薇薇安和黛西两人问道。

  “是这样子的,莎朗殿下说的没错!”莎朗身后的几个宫女异口同声的附和道。

  “朕可没有问你们。”约西斯低沉的说道,他的声音并不高,可这种低沉而隐隐带着寒意的语调,反而更令人头皮发麻。

  薇薇安说道:“不是我弄丢的,是她自己取下来然后丢到湖里去的。”

  “她在血口喷人呢,陛下……刚刚薇薇安小姐说臣妾的耳环挺好看的,想仔细看看,臣妾才取下来给她,没想到她不小心掉到湖里去,还不承认是自己弄丢的。”莎朗娇滴滴,可怜兮兮的望着约西斯。

  约西斯并没有在意莎朗的话,而是目光轻轻的瞥向脸颊红肿的黛西:这个宫女,是他亲自安排的人,被薇薇安买通的几率几乎没有,而且,从一开始,他就能猜想到,薇薇安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去取下别人的耳环来看?她可不会是那种庸俗到没品的女人。

  黛西轻轻的朝着约西斯摇了摇头,然后她便低下了脑袋,薇薇安的手轻轻的摸了摸她那被打得发肿的脸颊。

  “这个应该要立刻敷药才行,不然要很久才能消肿。”薇薇安对黛西说道。

  黛西心中有些感动,她对薇薇安说道:“夫人不必担心,奴婢皮糙肉厚的,不怕。”

  “哪里会皮糙肉厚了,你也是个皮肤细腻的女孩子,要注意的。”薇薇安对待女生的态度,有点像男生对女生的那种温柔态度,令黛西惊讶之中,又感觉很自然,在神女苑里,薇薇安也是这样,对待米希尔和她,平常都很和蔼,甚至……有点类似于绅士风度了。

  看到黛西点头以后,约西斯面色越发阴寒下来,他转过头凝视着依旧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娇媚可怜的莎朗,心中一阵厌恶感:平日里,莎朗也是在自己面前如此,然后在别的人面前则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莎朗的家族身份并不高,而且是商户出身,虽然有钱,可在贵族中算是很下等的,但是因为她的这种态度,所以约西斯可以利用她来打压别的姬妾,也算是打压她们背后的家族。然而,今天,她却把这种嚣张姿态用到了不该用的头上来,这无疑令约西斯对她感到了厌弃。

  “陛下,您应该是相信臣妾的,对吗?”莎朗小鸟依人的望着约西斯,眼眸中流动着闪闪的泪光,看起来很是魅惑。

  然而,对于约西斯而言,此时哪怕是薇薇安的冷淡面容,也比眼前这个故作可爱姿态的莎朗要更加迷人。这一方面是因为薇薇安的容貌太过于美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约西斯至今没能得到薇薇安,人就是这样,越是没能到手的东西,越显得珍贵。

  约西斯看了一眼还在心痛着黛西脸颊的薇薇安,心中的愤怒逐渐上升,薇薇安是他势在必得的女人,作为自己的姬妾们,应该要善待薇薇安才对,尤其是现在,她还不是自己的妃子,更需要这些女人多多为自己出力,不说去好好的开导、劝诱薇薇安,但最起码不能表现出对薇薇安的敌意。薇薇安可是一个不一般的女子,她可从来不会在乎地位、权势、金钱的,这样的女人,无论是此前的尤格王兄,还是现在的自己,都很难追求到,也因此更显得她的独特、不一般,和更激起他们的征服欲。

  然而,这个莎朗,却愚蠢得不行!

  约西斯怒不可遏,扬起手啪的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莎朗的脸颊上:“你这个混帐东西!真的以为朕是蠢材,会随你任意糊弄的吗?”

  “……陛下。”

  莎朗被约西斯恶狠狠的打了一耳光,她惊讶的捧着挨打的脸,双眸圆睁的看着约西斯,那个此前一直对自己都是体贴关怀,从来都会容忍自己对别人嚣张性格的温柔陛下,此时正用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厌恶和严厉表情,瞪视着自己。

  “陛下,臣妾没有撒谎!这是真的!”

  她激动的说道,眼里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从说哭就能哭这一点来说,莎朗还是很有专长的,说明此人善于做戏。

  “陛下,莎朗殿下所言属实!不敢欺骗陛下。”

  莎朗身后的宫女们也都跪了下来,朝约西斯说道,她们到底是莎朗身边的人,要是莎朗真的倒霉了,她们的下场会更加不好过。

  约西斯紧皱着眉头,厉声喝道:“好你个莎朗.斯通!”

  他愤怒的不仅仅是莎朗欺骗他,意图欺压薇薇安这件事,还愤怒于这人的不识时务,以及她身后的宫女们,为了她,居然敢集体欺骗约西斯这个国王。这仅仅是在宫中,就有这方面的事情,那天知道在别的地方,欺瞒他的事情岂不是更多了?

  约西斯于是气得脸色涨红,忍不住狠狠的一脚踢向了莎朗的腹部,把她整个人踢了出去。

  “事到如今,还敢继续欺骗朕!”他顺势对着所有跪在地上的宫女怒喝道:“你们一个个都是不想活了对吧?”

  “陛下饶命啊!”这些宫女们眼见自己的主子遭到国王的如此对待,一个个都面如土灰,这下子总算知道,这次她们的主子是踢到钢板上去了,于是纷纷改了口风:“那耳环的确是殿下自己丢到湖里去的!”

  约西斯早就知道真相了,眼见这些宫女说出来,心中丝毫不奇怪,他只是恼怒于莎朗的蠢笨和对薇薇安的态度而已。

  然而,被踢倒在地上趴着的莎朗,此刻脸色更加难看了。

  “陛下……陛下,臣妾知错了,求陛下开恩啊…”她颤抖着乞饶。

  “把你们的主子带回去,朕不想再看到她!”

  反正,约西斯要发泄欲望的话,也更喜欢找安洁丽雅来解决,比起安洁丽雅来说,莎朗除了平时在个性上更有趣,更鲁莽,也更晓得把握他的心态来说,别的方面又不重要。更关键的是,对于约西斯而言,再培养一个类似莎朗的角色,根本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他的宫中,还有很多这类型的女人。只可惜,莎朗自己没有想到这一层深意罢了。

  {I酷\匠网“{唯4一正Zu版●,%~其)他都6是#E盗P版;L

  只不过,在场的除了薇薇安之外的所有人,都明白:从今以后,莎朗就算是完了。

  约西斯随后柔和的看着薇薇安:“待会,朕会宣御医来你这里,为她治疗脸上的伤势。”

  “嗯。”薇薇安点了点头,在她心目中,可并不认为让御医给宫女看病有什么不妥。

  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大事,但也正如一颗石头丢入池塘之中,引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不久之后,整个王宫都知道了,莎朗因为意图冒犯薇薇安,而遭到了陛下的嫌弃,从此以后彻底失势……尽管莎朗的家世背景并不强大,可此前她在宫中,也算是可以横走着路的嚣张之人,就这么被彻底打倒,也可以看出薇薇安在约西斯心中的地位有多么重要。

  从此以后,敢于和薇薇安明着作对的人,几乎没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