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来到了人工湖面上的听雨亭,感受到四周凉爽的空气,她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微笑来:“这地方倒是蛮不错的。”

  她的笑容很美很美,薇薇安本来就是容貌天下无比的美人,哪怕是对她有恶意的女子,却也在第一时间看到她以后,连自惭形秽都没有,只能被她那恍若不是凡人的美丽所惊呆。因此,当她微笑的时候,那美丽更如一把张扬的锐剑,可以穿透人的内心。

  她身后的宫女暗暗心惊的看着薇薇安,心中生出了一种自然而然产生的敬佩:因为,她实在是太美了。听说,曾经在数百年前,有一个女子生得极其美艳,以至于哪怕当时她只是一个获罪的女奴,可身边的所有同样做苦役的女奴们都对她十分敬佩,就连管理女奴的嬷嬷们也不敢对她刻意刁难,就是因为觉得她美丽得不似凡人。后来,那个女奴被国王看中,从此成了那个国王最为宠爱的妃子。以前她和很多别的人听到这个故事以后,还嗤之以鼻:就算一个女人再怎么漂亮,如果是在女人堆里,哪会被别人敬服?一般情况下,女人——尤其是年轻的女子,大都是看不得别人漂亮的,如果一群人中真的有一个特别美丽的人,那一般情况下只会被大家仇视或厌恶才对,哪会发自内心的敬佩?

  然而,当薇薇安这种超凡脱俗的美丽,真的展现在她们面前的时候,她们才终于明白,也许数百年前的故事,也的确不是编造出来的。这个宫女叫黛西,她和另一个宫女米希尔都是约西斯安排的人,对于薇薇安来说,她们除了负责照顾薇薇安的饮食起居之外,其实更多的时候起到的是监视她的作用,并不是严格意义上以薇薇安为首的下人。可是,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们已经渐渐的在内心里偏向了薇薇安,在约西斯面前的时候,她们也会不自主的为薇薇安说好话。这对于她们这样子,专门被安排来作为密探的宫女来说,其实是很难得的事情,这也证明了,薇薇安的美丽,有一种折服人的能力,当然了,薇薇安不仅相貌绝美,她的性格有些不沾人世,所以也令她们讨厌不起来。

  黛西含笑看着薇薇安,心中甚至感觉:只要薇薇安夫人开心,我也会很开心。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窸窣的脚步声传来,薇薇安和黛西两人侧目望去,只见不远处,几个宫女簇拥着一个穿戴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

  “夫人,那是陛下的妃子之一,叫莎朗,据说性格很傲慢。”

  黛西轻声在薇薇安的耳畔提醒道。

  莎朗出自于斯通家,斯通家曾经只是做生意的商人,后来其某一代家主在罗西亚财政发生困难的时候,主动慷慨的拿出了一大半的家产,帮助当时的罗西亚国王缓解了政务危机,从而获得了重用,也因此成为了贵族。不过,毕竟是靠着钱财进入名门阶级的,所以斯通家在贵族间很受歧视,但这也养成了莎朗从小到大,就极其不服输。因为经常因为家庭,在名门圈里受到一些别的孩子不会遇到的歧视,使得莎朗的自尊心十分强。嫁给约西斯以后,她的个性也比较张扬,除了王后贝利尔和宠妃安洁丽雅之外,别的妃嫔几乎都被莎朗恶整过,但是莎朗也比较受宠,约西斯挺喜欢她那张扬的个性,使得她惹下了几次祸,约西斯非但没有责备她,还替她撑腰,所以莎朗就更加不可一世了,她的强烈自尊心使得她通常在与别的妃嫔交际的时候,都抱着一种浑身是刺的态度。

  此时,莎朗已经看到了薇薇安,可她还是带着身边的宫女朝着亭子走了过来。

  “那个人不好相处吗?”

  薇薇安听到黛西的语气,就感觉黛西似乎在提醒她这个叫莎朗的妃子似乎风评不好。

  “是的,夫人,莎朗殿下的脾气不太好,经常折辱别人。”黛西回答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离远点吧。”

  薇薇安听了黛西的话,便要转头带着黛西离开。

  莎朗微微眯了眯眼,看出了薇薇安打算离开的意图,还未走近,她便尖声的说道:“那边的人,给我停下来,别说走就走的。”

  她的声音尖细,光是听声音就能感觉是个高傲难以相处的人,当然了,在约西斯的面前,莎朗可不会是这样的态度。

  薇薇安听到莎朗的话,还是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莎朗。因为,以宫中的礼节来说,既然对方先出声了,那么就算自己是王后,也不应该毫不理会就离开,那是有失礼节的行为。薇薇安既然打算根据环境来调节自己,必要的礼节还是需要遵守的,哪怕她对进入约西斯的后宫行列根本毫无兴趣。

  “哟,你就是……那位薇薇安?”

  莎朗早就见到过薇薇安,不过是前一次的舞会,而且当时约西斯一直都在薇薇安身边,她作为妃嫔没资格在那种正规的宴会中随便靠近国王,可是当时她就十分愤怒了:凭什么那个女人无名无份的,陛下还要把她带在身边?

  现在靠近了看着薇薇安,莎朗越发的感觉心中不忿:眼前的这个女人,太美丽了,那容貌、那身段、那肤质……简直令人眼羡和嫉妒。难怪,陛下要给她居住的院落取名叫神女苑,可是,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她没有家世的支撑,只不过纯粹凭着相貌才能进入王宫罢了。先是勾引尤格王子,如今尤格王子失败了,她又赖在约西斯陛下的身边不走,这种攀附权贵的贱人,就应该好好整治一下!

  莎朗早就听宫里的人传言了,据说贝利尔王后和安洁丽雅这些女人都很讨厌薇薇安,只不过她们胆子小,平日里不会去主动找薇薇安的麻烦。可她莎朗是什么人?她在这宫中,还惧怕过谁?哪怕是王后贝利尔,在自己面前通常都是会说好话的,那安洁丽雅再受宠,也很少在自己的面前摆谱,所以,莎朗对于一个还不是妃嫔的薇薇安,更是看不上眼。哪怕你长得再貌若神女,也不过是个无品阶的平民而已。

  “怎么,见到本妃你居然连行礼都不会,难道说,宫中的规矩你还不懂吗?”

  酷√匠!网,永~久X免F^费◎看¤Z小;`说;^

  莎朗尖酸的问道。

  薇薇安楞了一下,继而想到她的确是知道有这个规矩的,毕竟她现在只能算是暂居王宫的普通百姓,大概和宫女差不多的地位,遇到了妃子,是应该行屈膝礼问候的。只是平日里几乎都遇不到约西斯的妃嫔,所以她几乎快忘了这个。

  于是,薇薇安轻轻的弯下膝盖,朝着莎朗低声问候道:“给殿下问好。”

  莎朗傲慢的抬着下巴,脸上带着一抹鄙夷的微笑,却始终不回复薇薇安,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薇薇安一直保持着低头弯腰和屈膝的姿态,刻意要折腾一下薇薇安,以发泄她心中对薇薇安的嫉恨。

  薇薇安轻轻的蹙眉:奇怪了,一直没有反应和回话,难道说这个妃子的耳朵不好,没听到自己的问候?

  于是,她正要再次问候的时候,莎朗却慢悠悠的说道:“你的行礼姿态似乎不太准确呢,这是王宫,规矩是不可触犯的,这样吧,我让我的宫女好好教导你一下。”

  一旁的黛西冷冷的注视着莎朗,心中暗自唾骂:这个愚蠢又自傲的女人,真的以为以往约西斯殿下经常支持你耍性子,你就可以在宫中专横了吗?你眼前的薇薇安,要论容貌,跟你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分别,若论品性,她那淡泊的态度也不是你这种嚣张的人能比的。陛下真的很喜欢薇薇安夫人,所以才能对她的拒绝一忍再忍,就连陛下都不会对薇薇安夫人的礼节方面有所挑剔,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刁难薇薇安夫人?

  可是,骂归骂,眼下的情况对薇薇安不利,而黛西只是个宫女,哪怕她出言反对,起码现在也无法令莎朗放弃她的意图。只能期待米希尔找到约西斯陛下了,然而,米希尔现在也许还在神女苑里的,并不知道她们在听雨亭。

  怎么办呢?

  黛西心中有一丝不安:毕竟她也要负责薇薇安夫人的安危,若眼前这个愚蠢的莎朗殿下真的要对薇薇安做出些什么来,那可就麻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