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奴婢以为,那个薇薇安目前还不是陛下的妃子,不如趁现在……”那站在安洁丽雅面前的宫女眼神中透露出一股狠厉的眸光。

  “趁现在,该做什么?”安洁丽雅把玩着手中的玉石,慢条斯理的问道。

  “以殿下的身份和殿下在陛下面前所受到的宠爱来说,要收拾一个并非陛下妃子的女人,那还不是小事一桩吗?既然她那张脸人人看了都说美,那不如直接想办法毁掉她的那张脸,这样子,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陛下会惦记她了。”那宫女建议道。

  “哼哼,女人嘛,的确容貌是很重要的,这一点我认可。毁了那个薇薇安的美丽,倒也是简单粗暴的处置方式。”安洁丽雅浅笑着,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可是,你是不是误会了一些情况呀?”

  “……奴婢不知。”那宫女茫然的看向安洁丽雅。

  安洁丽雅的手指轻轻勾了勾,她身边的一个贴身宫女心领神会,往前跨了一步,逼近那个提议毁掉薇薇安容貌的宫女,然后猛然一挥手,一巴掌打在了那个宫女脸上,虽然她的动作轻巧,看似没有用什么力气,可实际上力道却是极重,把那宫女径直打得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殿下饶命啊!”

  挨打的宫女虽然满脸惊愕和不明所以,但她被打了以后,第一时间就知道向安洁丽雅求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她知道,一定是不经意间已经触怒了安洁丽雅,故而她连忙向其求饶。

  安洁丽雅脸上带着冷笑:“你还好意思向我求饶?”

  “奴婢、奴婢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求殿下开恩啊!”那宫女浑身颤抖道。

  “我这个人呢,很讨厌别人总把我当白痴看。”安洁丽雅伸出一只手,由贴身宫女搀扶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跪倒在地上的宫女。

  “奴婢不敢!”

  “你还不敢?”安洁丽雅嘲讽道:“你刚才在我面前说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自己不清楚,还好意思说没把我当做白痴看?”

  “奴婢不明白……”那宫女还是嘴硬道。

  安洁丽雅脸上的冷意又深了几分:“呵呵,既然你执意要这样继续视我为白痴,那我也不跟你说什么废话了,来人!”

  她拍了拍手:“把她给我拖下去,直接打死好了,就说她触怒了我。”

  在罗西亚王宫,如果有宫女触怒了宫妃或者贵人,那么的确是可以直接打死的,虽然会给外人落下一个“苛责下人”的名声,但这很多时候并不影响什么。毕竟,宫女只是微不足道的下人,若是没有人为其出头,被打死了也无所谓。

  “殿下,殿下饶命!”

  那宫女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从寝宫外走进来两个身材较为粗壮的宫嬷,不由分说的就要拖她下去用刑。

  “奴婢说了,奴婢说了!”

  宫女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喊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安洁丽雅嘴角噙着一抹冷酷的笑意:“不需要你说,我都知道的,包括这番话到底是谁在背后支持你的,所以说……呵呵,我不会留下你的性命,背主的人,就该直接打死,你们两个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把她拖下去!”

  l!酷匠网L永dm久免g1费+看V小:说f

  “殿下、殿下!”

  任凭那个宫女如何呼叫,安洁丽雅都没有劝阻两个宫嬷的动作,两个宫嬷将那宫女拖到寝宫外的时候,又由外面的一个宫女给她嘴里塞上了防止其继续发出喊叫声的器具,就这样,那宫女无奈而绝望的挣扎着,被拖了下去。

  安洁丽雅冷声道:“她自己不想脏了手,却要我去做那个下手的人,还真的是恶心,可惜啊,我就是要刻意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打死这个早就被她买通的宫女,哼,让她也知道,哪些事情是我的底限!”

  安洁丽雅自然不喜欢薇薇安,可是,她绝不会傻到仗着自己目前受宠,就想办法去除掉国王陛下想追求却又不得的女子,那样子,只会让约西斯认为她狠毒小气,继而投入别的女子怀抱,从此也就永远失去了再受宠的机会。

  安洁丽雅与贝利尔王后相比,没有那么显赫尊贵的家世,可在这个宫里,她的地位仅次于贝利尔,能够在众多的女人之中脱颖而出的,也说明她有过人之处。安洁丽雅很善于揣摩男性的心态,故而总是能够让约西斯感觉很愉悦。

  所以说,安洁丽雅更明白,对于任何人——其实并不仅仅是男人,得不到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现在她绝不能对薇薇安出手,哪怕是任何一个小动作,因为那样一来,薇薇安会在约西斯的心目中成为永远无法得到的遗憾,他一定会恨透了那个害薇薇安的人,同时,也将再也无法接受别的美女,因为,他会把薇薇安视为最美的看待。

  要弄死薇薇安,对于安洁丽雅来说并非难事,但时机不到,最起码要在薇薇安真正被约西斯占有了以后。而如果现在弄死了薇薇安,或是害得她毁容,整个王宫里,几乎没有女人会得益,只有王后,因为身份地位的问题,反而是她得到了最大的便宜。

  故而,安洁丽雅根本就知道,这个宫女的所有说辞,一定是王后在背后撺掇,意图让她出手,去迫害薇薇安,一下子除掉两个敌人,王后也实在是……太小看她了。

  安洁丽雅没有上钩,这自然令王后贝利尔心中很是不悦。

  “想不到那个女人也并非没有头脑的。”

  她不甘心的恨恨道,然后,王后的脸上再次露出了阴笑:“不过,可以出手的人其实还有不少,就算她不动手,我也自然还有下一个人选。”

  “殿下英明。”王后身边的宫嬷恭维道。

  ————这一天,薇薇安照常出去散步,由于她现在已经失去了剑术,也无法再次拿起剑,只有散散步是她唯一的运动。而且因为薇薇安变得乖巧了许多,约西斯也就没有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她现在可以离开神女苑,在整个王宫里闲逛,这样活动范围就大了不少。

  “那边是什么地方?”

  薇薇安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亭子,那亭子是由白玉石堆砌雕刻的,坐落在王宫内的一个人工湖之上,洁白的亭子与碧蓝的湖水相互映衬,远远的看起来宛若一副名贵的风景画。以前的薇薇安虽然也在这个王宫里待了一段时间,但那个时候她成天只知道在比武台上与尤格练剑,即使尤格不在,她也可以一个人练剑,除了住所和比武台,别的任何地方她都不感兴趣。如今正是因为没有了剑术,她才懂得去了解此前没注意到的地方。

  “夫人,那是听雨亭,是前代国王为王后特意修筑的。”宫女回答道。

  前代的国王,自然是指尤格、约西斯、尤里斯等人的生父托尔国王,托尔国王与蜜拉蓓尔王后关系非常恩爱,自然可以为了她花费巨资打造美景。

  “哦……那我可以去看看吗?”

  薇薇安问道,她现在懂得东西越来越多了,知道就算在王宫里,有些地方也是不可以随意前往的。

  “当然可以了。”

  “那我们过去看看吧。”薇薇安提议道。

  “是,夫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