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毕,约西斯仰头喝了一口果酒,然后冲着尤里斯一笑:“算了,今天是值得高兴的日子,别提那些没意思的事情,坏了兴致可就不好了。”

  尤里斯微微一笑,然后他对薇薇安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退到了一边去。

  这之后,不断地有人朝约西斯恭维的敬酒,倒是他们面对薇薇安有些尴尬,因为约西斯并没有公布薇薇安与他是什么样的关系,照例说,约西斯应该带着他的王妃,也就是现在的王后来参加这样的宴席,可是,在他身边的人却是薇薇安这个女子。而薇薇安的身份,只是尤格曾经在宴会上提到过,要将她娶为妃子,但并没有经过标准的订婚习俗,所以,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而现在的约西斯,连口头上都没有说要不要迎娶薇薇安为妃,这就让很多臣子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薇薇安。

  好在,薇薇安本身也兴致不高,几乎不理会所有来敬酒的人,反倒是缓和了别人对于称谓上的尴尬。

  “王后殿下驾到了。”

  有人如此说了以后,约西斯眉头轻轻一皱,心下暗暗不悦:那个女人来干嘛?

  只见大厅门口缓缓步入了一个身穿大红色席地长裙的年轻女子,她的步伐沉稳而优雅,虽然五官并不十分美艳,却显得高贵不凡,单单是行走间就能给人带来一种脱俗的贵气。这样的气度不凡,真不愧是罗西亚王国新任的王后——贝利尔王后。她出身于罗西亚王国历史悠久的名门梅达利家族,这个家族不仅拥有广袤的人脉,同时其同族子弟也有不少人在军事领域和经济领域都有涉足,因此,梅达利家族具有强大的威望。当初,这个家族曾经希望与大王子尤格订婚,但尤格拒绝了这项政治婚姻,结果贝利尔嫁给了约西斯,这一次约西斯的宫变能够成功,除了丹忒琳发挥了极大的特殊作用之外,最关键的一部分军力的控制以及要臣们的默许,都是梅达利家族的暗中协助所致。

  正是因为梅达利家族太过于显赫,约西斯在敬重贝利尔王后的同时,也并不真心喜欢她。毕竟,贝利尔虽然容貌也还不错,气质很是吸引人,但她的家世条件太优秀了,这样的女人也往往更具备主见,非常的聪慧,有主见。所以,在政务等各方面能力上并不很优秀的约西斯,无法驾驭这样的妻子,每次在面对贝利尔的时候,约西斯都会有一种强烈的自卑感,让他几乎无法在自己的妻子面前抬起头来,这样子,约西斯也就越发的从内心上讨厌这个王后,只是他还必须对外营造一种自己与王后感情和睦,彼此友爱的假象。

  只不过,这段日子来,约西斯因为有了丹忒琳的协助,在军事方面获得了如赛格哈特这样的强有力人才,再加上第一新军的一系列将领成为了他的忠实部下,约西斯的腰板也越发挺直,所以,这次的宴会,他最初没有让王后贝利尔与自己共同进入宴会厅,其实是有意想要敲打梅达利家族。再加上,他本来对贝利尔也没那么深厚的夫妻感情。

  看到贝利尔优雅的走近自己,约西斯脸上的不悦越发的明显:“王后怎么突然就来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并不想让贝利尔来参加这次的宴会。

  “怎么,陛下在这宴会厅里大宴群臣,难道臣妾不该以陛下正妻的身份参加吗?臣妾还以为,陛下只是忙于政务,因此忘了让臣妾一同参加了,毕竟目前国内还有许多财政和建设方面的问题亟待处理,同时军队的重建等管理方面也需要陛下参与,的确是很繁忙呢。”

  贝利尔优雅的笑着,她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可看在约西斯的眼里,却显得十分的讨厌,这个女人总是表现得如此高雅,可恶至极。但是,贝利尔这番话,倒也是让约西斯醒悟了过来:就算他拥有了丹忒琳等人的协助,在国家经济建设和部队重组等方面,还需要梅达利家族的人介入,这些是细致繁琐的工作,仅仅拥有结果逆天的人物,并不能很好的完成。

  “呵呵,这倒的确是朕的疏忽了,不过咱们夫妻多年,很多事情也是心照不宣的。”约西斯笑着说道。

  贝利尔脸上始终挂着完美得体的微笑,并一一的同向她问候致礼的人打招呼。

  然后,她看向了约西斯身边的薇薇安,眼眸中闪过一丝冷寒:“这位便是尤格殿下曾经的未婚妻薇薇安小姐?”

  她有意指出薇薇安是曾经尤格公开宣布的未婚妻,就是要向约西斯说明,哪怕尤格如今被列为叛国之人,可他依然是这个国家的大王子,是王室的血统,与约西斯更是一脉相承的兄弟,而薇薇安是尤格的未婚妻,那么约西斯就不该染指自己兄弟的女人,那样的事情实在太过于荒悖,令世人所不齿。

  约西斯眼神中的不悦更深了一层:“朕亲爱的王后哟,你说错了,薇薇安与叛贼尤格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婚约关系,现在,她是朕的贵客,今后,也将成为宫中的一位成员,希望你要像对待亲人一般善待她。”

  。酷`匠qY网{唯~@一正"版p,#其他都W是盗`)版C

  “臣妾自然会待她如同亲人,只不过,陛下真的打算纳她为妃?”贝利尔巧笑嫣然,可轻轻瞥向一边薇薇安的眸光中,却带着丝丝冷意。

  “那是自然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约西斯得意的笑道。

  感受到国王与王后之间的火花,很多人一时间都不敢前去敬酒了,只有薇薇安一个人表情冷淡的看着这一切。她甚至连出言反对约西斯也没有做,只是静静的立于原地,这段时间以来,薇薇安思考了太多,几乎超越了她以前几十年来的全部。可是,她依然感到十分的迷惘和绝望,自己的性命无虞,却失去了所有的剑术,这样的打击,从某种程度上,其痛苦远远大于直接让她死掉。

  曾经的维维安,也失败过无数次,毕竟剑术是个精进的过程,在维维安还很小的时候,就不断的经受失败和挫折,然后他总结教训,吸取经验,再努力提升……就这样不断的从困境中走出来,使自己的实力迈上更新的台阶。

  可是现在,她跌倒了却无法再站起来,也没有就这样死掉,只能任由自己瘫倒在原地不前,这种感觉,实在是匪夷所思。

  尽管薇薇安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悲哀,可是,无力感却让她心中很是难受。

  而且,失去了尤格,她也很不舒服,每每一想起尤格来,她也感觉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轻轻的扯着发痛。

  总而言之,她实在是很不喜欢如今的状态。

  因此,她也没有心情去在意别的人和事情。

  宴会结束以后,约西斯并没有再把薇薇安押入地牢中关起来,虽然薇薇安依然果断拒绝了他再一次的求爱,可看得出来,薇薇安已经放弃了抵抗和逃跑,只不过约西斯不会对薇薇安采取强制的方式来霸占她罢了,但这令约西斯很是欣喜:薇薇安已经没有了逃跑的打算,这就证明她已经“认命”了,就算她还不同意嫁给自己当妃子,可她已经逐渐开窍了。再等等吧,越好的女人,也如同越好的酒,越是等待,越是美味。

  于是,约西斯让宫女为薇薇安收拾好了王宫东北侧的一个院落,让薇薇安去居住,同时给她配置了几个宫女作为日常照顾服侍她——同时也是监视她的人。而那个院落,约西斯给其取名为“神女苑”,以表示在他心目中,薇薇安等同于创世女神的美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