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忒琳消失之后,薇薇安无力的瘫倒在了床上,她脸上的表情变得苍白起来,比起以前那云淡风轻的模样,的确如同丹忒琳所说的,多了几分人情味。可是,这样的现实,对薇薇安而言,又太过于残忍了一些。

  过了一会儿,有宫女模样的人为她送来了饭菜和更换的衣裙,尽管饿了好几天,可薇薇安没有任何食欲,所以那些饭菜她一口未动。但是,看着自己身上破烂不堪的衣衫,她只能捧起裙子,更换了起来。

  这是一套薄荷绿的长裙宫装,对于长时间身穿普通女子那种素朴衣裙的薇薇安来说,这种轻飘飘、又十分漂亮的裙装,是十分排斥的。可是,眼下身上的衣裙已经不可能继续穿下去了,她只能选择更换,但,这样类似宫妃的裙装,自己若是穿上了,岂不是向那些人表示自己已经任命了吗?

  薇薇安的心中十分悲哀和无奈,只是她的脸上习惯了没有表情而已,可这并不代表她什么都可以逆来顺受。

  看了看四周坚固的墙壁,薇薇安甚至有一种冲动:没有别的武器供她自杀,倒不如直接用头撞到墙壁上去,那样的话,应该必死无疑了吧?

  ——不,她不可以选择自杀!

  从小接受洛巴赫伯爵教育的薇薇安,是从根本上就否定了自杀这样的行为,哪怕自己的一切都被人摧毁了,被打败,被折磨得体无完肤,都不可以摧残自己的生命。这是洛巴赫伯爵教导她的基础。

  因此,薇薇安那种想要撞墙的冲动只是迅速从脑海中闪过,然后立刻便消失了,她不可以否定自己的人生,尽管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剑术,可这并不代表她就可以摧残自己的生命。

  最后,薇薇安终于颤抖着换上了那套裙装。

  房间里是有落地镜的,薇薇安背对着镜子,十分麻烦的穿上了这套裙装,看着镜子里那容貌绝美、衣着不俗的少女,薇薇安轻轻的蹙了蹙眉:这就是美丽的女人吗?她以前,几乎从未在意过,但还是知道自己的相貌应该算是姣好,否则不会惹来很多以前还是男人的时候,不会遇到的麻烦事。今后,没有了剑术的自己,该如何面对那些事情呢?

  想到那些事,薇薇安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丹忒琳就没有出现了,倒是约西斯来了好几次,几乎每次都是用威逼利诱等方式,要求薇薇安成为他的妃子,当然,薇薇安自然全都拒绝了。不知道为什么,本来约西斯还是可以使用强求的手段来占有薇薇安,可是每次他心头一有那个冲动,脑海中就闪过丹忒琳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他立刻就打消了那样的冲动……因此,约西斯虽然对薇薇安表现得还是志在必得,但并没有敢强要了薇薇安。

  而采取别的方式,成效就更低了,因为薇薇安在罗西亚国内并没有任何亲人好友,尤格也失踪了,没有别的任何方法来胁迫她。所以,约西斯只能每次愤怒的离开,然后第二天又找过来继续对薇薇安软磨硬泡。既然不能强要了薇薇安,又没有别的方式诱惑她向自己妥协,那么约西斯暂时也没辙。

  这些天下来,薇薇安又确定了另一个事情:她这具身体,也许真的很特别,哪怕已经好些日子没吃饭了,肚子里感觉十分饥饿,但她出于心情,并没有吃饭。可却没有饿死,不,每次到了饿得快要受不了的时候,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饥饿的原点,变得不是那么饿了,所以,她可以一直支撑下去。

  于是,薇薇安知道了,就算持续不吃饭,除了自己难受之外,身体却不会因此而死。那么,这种绝食就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其实绝食也属于慢性自杀的手段之一。所以,薇薇安开始了进食。

  就这样过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一天,薇薇安刚刚睡醒,就被几个高大壮实的侍女从床上硬是拖了起来。

  ——要对自己做什么呢?

  薇薇安蹙眉不展,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而且,现在的她,如今连反抗这几个女人的力气都没有,既然如此,只能选择听之任之了。

  几个宫女并没有折腾薇薇安,而是十分细致的给她画了一个淡妆,其中一个宫女还面含欣羡的称赞道:“夫人您真是太美丽了,肌肤也完美得挑不出丝毫的瑕疵,所以根本不需要为您画上那些浓厚的妆容,只需要稍稍点缀一下就好。”

  这种淡妆不需要在脸上扑上厚厚的一层粉,只是为薇薇安的两颊点缀上一些微微的腮红,然后再给她的嘴唇涂上殷红的唇彩,使得薇薇安看起来比起平常的素雅美丽更显得妖艳震撼,可以说让人看了一眼就难以移开眼睛的程度。

  其余的几个宫女则有条不紊的给薇薇安换上了一套比起平常的宫装看起来还要华贵典雅的红色连衣裙,裙摆很长,而且是那种薇薇安自己一个人绝对穿不好的复杂衣裙。

  最后,再把她那漆黑的长发稍微进行梳理,用两根丝质的红色发带分出了两条马尾辫。

  穿上了这样一套华贵的衣衫,又化了妆,令薇薇安美丽得几乎像是女神降临一般,把几个为她打扮的宫女都看得快要出神了。

  “您太美了!”“天哪,奴婢竟然能看到如此美丽的人!”“就算是传说中的最美丽的女神,恐怕也莫过如此了吧……”

  几个宫女叽叽喳喳的赞美着薇薇安的容貌,可薇薇安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今天要法师这些事情,被几个女子给制住手脚,像是傀儡一样的任由她们妆点和打扮,很悲哀吗……也许,这真的是挺悲哀的。不过,薇薇安又想不出自己哪里悲哀了,最起码,她的四肢俱全,尊严并没有遭到男人们的践踏,比之以前在那个邪教据点看到的那些可悲女子而言,她实在是没资格谈悲哀吧。

  “为什么要这样打扮?”

  薇薇安想了一会儿,还是直接问向这些宫女。

  酷。匠网首发*

  “您还不知道吧。”其中一个宫女恭敬的回答:“里格尔王国和奎恩坦王国已经与我国达成了和平协议,莫里塞郡的叛乱也被平定了,托尔陛下正式向全国传达了诏令,已经传位给了摄政王殿下,从今日起,约西斯陛下就正式登基了!晚上要在宴会厅里大宴群臣呢。”

  莫里塞郡的叛乱被平定了?

  别的事情薇薇安毫不关心,可是莫里塞郡应该还有赛特和艾尔丁这些人在,难道说他们也被杀了?

  薇薇安忍不住问道:“那艾尔丁他们呢?”

  一个宫女回答道:“听说还有少数的残党逃到了国外,这次被押解回来受审的人里并没有艾尔丁,想必他们都逃了吧。”

  这些宫女大部分都是以前就在王宫里当差的,所以她们都认识艾尔丁,甚至她们心底里还是对尤格王子十分尊重,所以薇薇安提问到了以后,便如实告诉了她。

  “……”薇薇安于是不再问了,她想,没死就好,虽然不知道尤格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可至少还有艾尔丁这些人活着,也许这样对尤格来说也是好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