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三人的一番交代,尤格知晓了这三人隶属罗西亚王国军第七兵团第二联队第一骑兵大队分管第二骑兵中队,第七兵团的兵团长叫古莱顿,本来是亲三王子琉特的将领。王都发生了政变,托尔国王下诏书,由约西斯王子统摄大权,虽然没有明文称尤格为叛逆,但实际上二王子这只是暂时稳住一大批支持尤格王子的臣民之心,刚刚控制了首都区域,接下来约西斯还需要腾出手来把全国各地的官员进行一番筛选,尤其是重要地区、重要位置的管理人员,但凡是与尤格相关的人员肯定都会遭到一番清洗,约西斯不敢明目张胆的发布讨伐尤格的文件,就是因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哪怕他已经控制住了整个京畿地区和相邻部队,但罗西亚王国好歹有二十个郡城,其中至少还有半数以上的地方官员更偏向于尤格,如果贸然行事,很可能遭到联合讨伐,到时候,尤格打出“清君侧”的口号,事情就麻烦了。

  所以,约西斯先是在表面上按兵不动,暂时开始由首都往四周扩散的提高其控制力,然后命令其直属的心腹部队前往东部边境,意图在半道上截杀尤格等人。

  H@更|新最)快{J上酷s匠#网,

  至于约西斯到底还有什么详细的部署,这三人就不清楚了,毕竟他们只是地位较低的骑士,在军中仅比一般的步兵地位高,不可能了解别的情报,所以,尤格在他们老老实实的将所知晓的都供出来以后,就下令释放了这三人。

  艾尔丁提议道:“这么看来,也许还有好几支部队在东部边境附近巡查,他们的目的自然是要殿下你的性命,放了他们的话,万一他们招来新的袭击者就麻烦了,不如杀了他们。”

  尤格摇了摇头:“没有必要,接下来我们立刻就行动,他们也不会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好吧……”艾尔丁点了点头,尤格王子的话一向他都遵从。

  此时尤格的心中感慨万千:第七兵团是三王弟琉特的部队,由此可见,虽然一直以来根据他得到的消息,可以确定三王子琉特从未与二王子约西斯连为一心,但实际上对自己也是潜藏着恶意的,如今约西斯得势,他就直接亮出了獠牙。还是令他有些寒心,多少年的兄弟情义,终究还是敌不过王位的诱惑力。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尤妮卡探出马车外,忧心忡忡的看着尤格。

  尤格脸上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笑容:“不必担心,就算形势对我再恶劣,我也有办法应对。”

  “嗯,不愧是我的王兄!”尤妮卡看到尤格脸上那自信的笑容,也不由得嘴唇一弯,不过,她的神色很快又变得沉重起来:“约西斯和琉特王兄他们……尽管小的时候他们经常会因为大家的夸赞而感到不服气,但我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尤格叹了口气:“好了,其实这些事情跟你也没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这么说啊?”尤妮卡瞪大了眼睛,颇有些难过。

  “这场政治风波,我必然处于核心之中,逃也逃不掉。可是,尤妮卡你不同,你是已经出嫁的公主,费雷家族几代以来都是纯臣,从没参与到王位之争中,这次应该也是一样的,利利格是我国东部很重要的商业都市,只要费雷家族依然掌握着这座都市的基本控制权,不管是谁做国王,都依然会善待和重用费雷家族。所以说,尤妮卡,你现在就回到利利格去,有布里亚在你身边保护你,我也放心了。”说完,尤格暗想,其实当时追求尤妮卡的名贵公子中,有好几个人论才貌、论家世都比布里亚还要出众,但托尔国王却只选择了布里亚为尤尼卡的夫婿,那个时候自己没留意太多,现在想来,原来父王早就有了比较万全的安排。

  “不要!我要跟王兄在一起!”

  尤妮卡固执的摇了摇头:“王兄你并不想做国王,只是表现得十分优秀就遭到他们的嫉妒,如今更是使用了这么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你,真难以想象二王兄和三王兄跟我们还是一母同胞!反正我这个王妹对谁继承王位都没有什么影响,干脆就由我去一趟王都,我去说服两位王兄好了!”

  “此事绝对不行!”尤格断然反对,“尤妮卡你现在立刻返回利利格的领地,然后再也不过问此事,唯有如此,以后你才可以平安无事,懂吗?”

  “王兄你要是有个什么万一的话,我……我也不要独自苟活!”尤妮卡说完这话,脸色一红,这话感觉不像是兄妹之间,反而像是情侣,她甚至还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车内的薇薇安,见到薇薇安依旧闭目养神,她稍微有些没那么尴尬了。

  尤格走近尤妮卡,伸出手摸了摸她从马车里探出来的头:“王妹,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我有什么本事,你难道还不知道吗?这次,我会让约西斯和琉特他们后悔的,我也会救出我们的父王和母后,你应该相信我的实力吧?”

  “……嗯,王兄你一直都是最厉害的。”尤妮卡红着脸说道。

  “既然如此,你应该一直相信我。”尤格铁了心,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尤妮卡介入此事。作为穿越者,他曾经在那边世界看过很多历史资料,知道,但凡是沾染上了王位纷争,任何亲情都没有用。尤妮卡若是意图去劝服两个王弟,极有可能反被他们劫持为质。目前,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让尤妮卡回到利利格去,如今约西斯还不敢完全与各地的重要官员撕破脸,所以只要尤妮卡及时撇清干系,有布里亚的费雷家族保护,约西斯等人就算有利用她来对付尤格的心思,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采取任何行动。

  尤妮卡虽然一向比尤格鲁莽了很多倍,但到了关键的时刻,她也明白很多道理。静下心来,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如果继续留在王兄的身边,非但不能帮到王兄任何忙,反而只会碍事。而且,若是自己有任何意外,可能二王兄、三王兄会把污水泼到尤格王兄的身上,挑唆费雷家族对抗尤格。自己也并没有薇薇安的高超剑术,如果真的再遇到危险状况,以自己的实力,顶多对付得了几个普通士兵,可如果真的卷入战事,自己就没用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给王兄带来的种种麻烦,尤妮卡蹙紧了眉头,她很想伴随着王兄一起去对付那些可恶的叛军,只是,自己决不能给王兄添麻烦!

  “……王兄,我明白了。”

  尤妮卡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她嗫嚅着说道:“我会回去利利格的,而且,还会说服布里亚尽量在必要的时候协助你。”

  “你既然想明白了,那便最好,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王兄没白疼你。”尤格叹了口气,自己从小的时候就拥有在那边世界的记忆,对尤妮卡虽然是兄长,实际上更像是长辈对孩子的关爱,也许这份关爱反而令尤妮卡对自己产生了多余的感情,还是希望以后尤妮卡能不要跟政治问题扯上关系比较好。

  “我这就安排人手送你返回利利格。”

  “嗯。”尤妮卡这次乖巧的点了点头。

  然后,她转回马车内,对闭目凝神的薇薇安柔声说道:“……王兄,还是要拜托你了,我、我虽然并不放心,可是,却也能感觉到,至少你不会背叛王兄。”作为女孩子,尤妮卡的直觉非常敏感,她早就感觉出来薇薇安并不喜欢自己的王兄。

  薇薇安轻轻睁开了双眼,平静的注视着尤妮卡。

  “接下来的情况,肯定比以前要危险许多,你能一直帮助我的王兄吗?”尤妮卡诚恳的问道。

  薇薇安隔了一阵子,才微微点头:“嗯,可以。”

  “那样,我就稍微放心了。”

  尤妮卡站起身来,走出了马车。

  自己留在尤格王兄身边,对王兄没任何好处,回到利利格,反而可以说服费雷家尽可能的帮助尤格王兄,这才是自己应该为王兄做的!

  “王兄,我走了……”

  她不舍的看着尤格,终究还是与艾尔丁安排的几名护卫一起骑上了快马,离开了尤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