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格与薇薇安等人一路快马加鞭,仅动用了三天时间就穿过里格尔王国,进入了罗西亚王国东部边境,然而,迎接他们的不是鲜花与美酒,而是一支严阵以待的骑兵部队。

  酷‘N匠9m网首p'发

  “尤格殿下,托尔国王目前已经掌握了您勾结首都官员,收买部队军官,以及此前的各种罪行的证据,现在属下遵从国王的命令押解您回首都,还请您见谅。”

  带队的骑兵军官虽然言语上很恭敬,但其意图明显是要擒拿尤格,他手下的百余名骑士都手持武器,有数十人手中拿着弓弩,对准了尤格等人的车驾。

  “哼,想捉拿我回去?没这么容易。”

  尤格在马上冷笑了一声,抽出了王室之剑,薇薇安从马车中站了出来,她刚一露面,对面的骑兵就不禁纷纷露出了惊艳的神色。

  “可以……随便动手了吗?”薇薇安侧目问向尤格。

  “嗯。”尤格点了点头,心中闪过一丝愧疚:本来,他此前故意在薇薇安面前把局势说得很严峻,其实是想让薇薇安留在自己身边才那么说,因为她是个很渴望战斗的人。然而,那个时候尤格还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控制之中,计划内,此时托尔国王应该已经从王宫中顺利撤离,然后指挥第一新军杀回王都,轻而易举的平定叛乱……或者说,如果战事不利,以第一新军的战斗能力,也是可以保护托尔国王顺利逃离,然后来到边境与自己回合,再向各地发布勤王的命令,向国外寻求助力。所以,他也愿意让薇薇安跟在自己身边,因为基本上是不需要冒任何风险的。可是,眼下似乎计划出了问题,原本早该顺利逃离的托尔国王,居然被人控制在了首都,如此一来,就变成了自己成了“叛逆”。而现在,刚进入边境就遭遇了一支骑兵部队,可见二王子约西斯已经掌握了大局的动向,自己处于最不利的状态。这样的话,薇薇安跟随自己,也会遇到危机的,尤格心想,也许该找个适当的机会,让薇薇安离开自己,没有百分百的胜算,他不打算让自己心爱的女子跟随着自己冒险。

  薇薇安笑了笑,她也拔出了魔剑塔耳塔洛斯。

  “还请诸位不要顽抗。”

  这个骑兵队长带着的是罗西亚东方骑兵部队的一支中队,总数有一百五十余骑,虽然只是支中队,但人人都是精锐骑士,铠甲和武器也都是最精良的,还携带着三十把弓弩和十五把魔枪,以这支部队的精锐程度,就算对手是十倍以上的杂牌军,也丝毫不畏惧。

  而王子尤格手下的人虽然应该都是高手,可人数太少,只有不到二十人,如果两方开战的话,结果自然不用说。

  骑兵队长说话的口气里自然带着一丝骄横的态度,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他只需要下达攻击指令,就可以立刻消灭尤格王子身边的那点护卫,然后擒拿王子。大剑师又如何?只要数十名正规骑士一拥而上,还不是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然而,他还在得意的时候,薇薇安已经从马车上一跃而起,纤细玲珑的身姿在半空中宛若一只翩飞的蝴蝶,墨色的黑发随着她的掠动而飞舞,肌肤洁白如雪,远远望去实在是美得不像话。可是,却也是最致命的美丽蝴蝶——在薇薇安跃起的一瞬间,她的长剑快速挥动着,数十道漆黑色的强劲剑气朝着这支部队施展了出去。

  “啊——!”“呜哇!”

  随着一片惨叫声传来,数十名骑士被剑气波及,有的身体被切开,有的则是马匹被砍伤,总之,那黑色的剑气快速的袭来,令他们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当地面也被切开,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时,已经有好几十个骑士倒下。

  那名骑兵队长还在惊愕的时候,尤格策马冲刺,手中的长剑轻轻的一挑,便刺其下马,其速度之快,简直宛若闪电。

  薇薇安则是轻巧的落回到了马车之上,她甩了甩魔剑——因为砍伤别人的都是剑气,其实她的魔剑根本没有沾染上丝毫的血迹。

  “啊,中队长阵亡了!”

  眼看到这名骑兵队长被尤格刺下马,这些早就被薇薇安吓得不轻的骑士们顿时变成了一堆散沙,哄闹着便各自朝着后方撤退了。

  尤格对手下吩咐道:“给我捉几个活的!”

  于是,肯恩与赛特两人各自带了几人冲了出去,由于对方早已溃散,所以他们没有花多少工夫就捉拿了三个因为混乱而被撞下马背的骑士。

  看到这场战斗这么快就结束,只有薇薇安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没意思。”她就又回到了马车里。

  一直躲在马车里的尤妮卡到现在还有些瑟瑟发抖:“你真的好厉害呀,薇薇安。”

  薇薇安没有理会尤妮卡的称赞,只是坐下来盘膝冥想。

  尤格命令众人暂且离开官道,马车退往了附近稍微比较隐蔽的小道上,然后布下了简单的防御结界,他和艾尔丁等人亲自审问三名被俘虏的骑士。

  “我们就是死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三个骑士倒是有些硬气,一开始就展现了不怕死的精神。

  尤格冷声说道:“捉拿我回王都的旨意是不是陛下亲自下达的,你们心中明白。谁是叛逆,你们也未必不懂真相,如今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打算如实的招来?”

  其中一个骑士道:“我们不过是军人,上头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至于谁是谋逆谁不是,我们不懂这些,也不需要明白!”

  “你倒是挺硬气的。”

  尤格笑了笑,“听你的口音,应该是来自我国西北部地区的人吧?我记得西北的利古里亚城以前有个官员叫蒙特非,是个平行非常恶劣的贵族,他残忍好杀,又纵使自己的下属随意残害百姓,还有不少的人就因为他一时的心情而惨遭杀害……蒙特非的案子还是我亲自审理的,不知道现在利古里亚城的官员如何,应该比蒙特非要好吧?”

  那名骑士一下子紧皱起了眉头,他看向尤格的眼神中有一丝感激:“蒙特非那家伙,仗着自己是贵族,在首都又有关系,所以为非作歹,我的父亲就是被他的手下杀死的!是尤格殿下,拯救了我们利古里亚城的所有人!”

  尤格淡笑:“可是,我也的确是因为此事得罪了不少的人,当然,除了蒙特非一人,还有各地的官员,这几年来,我惩治的地方官不少,想必也得罪了更多的势力……这不,王都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你们不就被派来捉拿我了吗?”

  三名骑士都是来自民间的军人,他们顿时朝着尤格低头:“尤格殿下为罗西亚的百姓们做过不少的好事,我们却……我们实在是该死!”

  “那么,”艾尔丁问道,“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殿下,你们所知晓的一切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