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西亚王城外,第一新军的部队集结在距离城门不过数百米以外的距离,抗魔法盾牌、抗魔枪的巨盾等防御工事已经构筑成型,其兵团长赛纳斯是尤格亲自从部队中挑选出来的人才,原本只是一个中队长,尤格将他提升至兵团长的时候,还引发了不小的轰动,但是,赛纳斯在兵团长的岗位上的确展现了惊人的才华,在半年以后的军事实演中,第一新军利用尤格提供、赛纳斯执行的新式战术,表现出了超强的战斗力,被人评价为“不逊色于利西亚军的勇悍”,因此,尤格知人善任,赛纳斯善于练兵的名号也就此打响。

  “长官,城门口出来了一个女人。”

  传令兵朝着赛纳斯报告道。

  “一个女人?”赛纳斯微微皱眉:莫非是政变派的使者?目前来看,城内应该是二王子约西斯发起了叛变,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顺利逃出的国王陛下遭到对方控制,而原本屯驻在坑洞内的一批部队也全都晕厥了过去,至今还没醒过来。现在,对方又派出了一个女人过来,赛纳斯敏锐的感觉到,有些事情似乎正在超出他们的预计。

  “她要见您,说是有要事商谈。”

  传令兵如实汇报道:“那女人大概十几岁的模样,长相也很漂亮,看她的模样应该是某位贵族小姐,所以我们并没有把她挡在防御工事外面。”

  一个贵族女人?又不是勇猛的战士,当然不需要严加防范,赛纳斯微微点了点头,但他还是谨慎的说道:“以防万一,把她带过来之前要进行彻底的搜身,防止她携带什么暗器。”

  “是。”传令兵退了下去。

  丹忒琳站在第一新军的防御工事内,由于兵团长还没有发话,所以她还不能进去,只能站在这个位置等待,周围的很多年轻男士兵纷纷朝她投去了惊艳和打量的目光,不过这些毕竟是正规士兵,虽然会多看她几眼,但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各自的工作。

  “有命令了,先对她进行彻底搜身,然后再带过去见长官。”

  传令的士兵跑了回来,于是在场的几个女兵围了过来。

  “这位小姐,要委屈您一下了。”她们对丹忒琳的态度还算很好,没有丝毫的敌意和厌恶,哪怕丹忒琳目前很有可能代表的是城内的叛军势力。

  丹忒琳装作乖巧的点了点头:“麻烦你们了。”

  几个女兵十分仔细的对她进行了一番搜身,最后确定她没有携带任何武器或魔法道具,于是由传令兵带着丹忒琳进入了部队防区,来到了临时搭建的军官营帐内。赛纳斯穿戴着第一新军长官专属的纯黑铠甲,一脸严肃的看着缓步进入的丹忒琳。

  以男人的角度来看,这个女子的确非常年轻漂亮,十五六岁的模样,五官秀丽出众,身材纤细苗条,挑不出任何纰漏,而且行为举止优雅端庄,必然是贵族家的小姐。更令人惊讶的是,明明这里是充满了紧张气氛的部队,虽然也有女兵,但绝大多数的人员还是年轻男性,很多人看向她的目光是隐含着一些男人对女人的恶意,可她仿佛没事一样,脸上还带着一种轻松的笑容,根本看不出丝毫的怯懦,说明这女子相当自信。

  “这位小姐,你是代表着二王子殿下,来到我这里做说客的吗?”

  赛纳斯的语气不善,眼神中透露着一股军人特有的浓烈杀意:“若二王子殿下真的意图扣押国王,发动政变的话,我想,我这边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又或者,我可以当场就把你交给我的手下们,让他们来随意处置你,你要明白,像你这样娇生惯养的贵小姐,我手下的弟兄们都是很喜欢的。”

  对方什么话还没说,赛纳斯就明确的展现了其强硬的姿态,甚至是带着威胁口气的话语,表现了第一新军坚决拥护尤格和托尔国王的立场。

  丹忒琳丝毫没有被这番话吓倒,她脸上反而洋溢出了一丝媚媚的笑容:“这里的士兵们看起来都很强壮,我很喜欢呢。”

  “……”赛纳斯冷冷的看着丹忒琳,心中倒是有一丝佩服:居然没有被自己的那番话恐吓住,这还真不是一般的贵族小姐能有的魄力。

  “不过,我这里还是开门见山的说吧。”

  丹忒琳往前站了一步,由于知道她没有携带任何武器,赛纳斯并不防备她。

  “我来这里,是希望赛纳斯长官能够弃暗投明,投奔二王子殿下,若事成的话,你的官职还可以进一步提升哦,到那个时候,就不仅仅是第一新军了,第二、第三新军、甚至卫戍的第14兵团也可以交给你统管。”

  “哼,混账,弃暗投明?简直是荒谬之言!”赛纳斯破口大骂道。

  丹忒琳仰起头来,朝着赛纳斯露出了一个无比魅惑,却又无比诡异的微笑:“看着我,赛纳斯将军,你认为我说的话都是荒谬的吗?不,我对你说的,不是一个提议,而是一个命令,你必须得遵从!听从我的话,帮助约西斯殿下掌权,对付尤格殿下……呵呵,你今年才四十岁,还很强壮呢,作为一个男人,难道你不希望得到更多的军权吗?想想看以前那些鄙夷你,瞧不起你的大臣?当你真正拥有更大的实权以后,他们都不得不匍匐在你的脚边,像奴仆看待主子一样的朝你献媚……那样的场景,你不渴望吗?你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利益分析,我想你是明白的,不对吗?托尔国王没能逃出王宫,尤格殿下已经不可能挽回局势了,你难道要执迷不悟?”

  说到这里的时候,丹忒琳脸上的表情蓦然一冷:“若是看不清形势的话,你的下场会是如何?死,我相信你根本不怕……可是,你的亲人呢?尊父尊母还健在呢,你不在意他们的安危吗?你府邸内两个可爱的女儿,还有你那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帅气儿子,以及你最疼爱的侍妾,他们的生命呢?你可以完全不顾吗?”

  这番话若是别人说起来,无异于恐吓与威胁,一般对于赛纳斯这种硬气又勇猛的军官来讲,说出这些话只会激怒他,使他奋起反抗,坚决不从。可是,丹忒琳的声音轻柔婉约,那语调也很缓慢,就像是在对小孩子讲故事一样,却带着一种令人不可抗拒的魔力。

  “我……”

  酷S匠m网(B永久》K免费看{T小3说e

  赛纳斯的眼神渐渐的黯淡下去,原本闪着精光的眼眸变得浑浊。

  “明白了吗?好孩子,乖~~”

  “是。”

  赛纳斯僵硬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解除部队的武装,然后向约西斯殿下表示臣服,嘿嘿,不需要你流血流汗,这不是皆大欢喜的吗?”

  “是。”

  丹忒琳轻浮的在赛纳斯呆板的脸上亲了一口,媚笑连连:“真是个聪明听话的男人~~”

  随后,第一新军正式向约西斯王子投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