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西斯殿下,现在可没有时间在这里愁眉苦脸的哟。”

  又是那个柔媚婉约,让人听了以后似乎内心可以瞬间腾起一股焦灼火焰的声音,约西斯猛地抬起头来,却见银发紫裙的丹忒琳已经出现在了执政厅的正中位置。

  “你……现在父王逃脱了,你要我怎么办?只要他和王兄以叛逆的罪名号召全国讨伐我,我就必死无疑了!哼,到那个时候,你作为怂恿我的人,也难以幸免!”约西斯几乎是气急败坏的朝丹忒琳发泄道。

  丹忒琳美艳无比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诡谲的笑容:“殿下也实在是太胆小了,要做大事的话,谨慎小心固然重要,但执着无畏的勇气也是不可或缺的哟。”她的语意中颇有一番讥讽约西斯胆小的戏谑之意。

  约西斯眉头紧锁,但语气倒是渐渐地变得冷静了下来:“那么接下来怎么做?以王兄和父王为首的第一新军主力就在首都附近,其兵团长是王兄的心腹,我根本收买不了他,恐怕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注意到王都内的异动,到时候若朝我们发起攻击,我们该如何抵挡?”

  丹忒琳笑着拍了拍手,两个宫女将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中年男子架着带到了执政厅上。

  “啊……父王?”

  约西斯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被两个柔弱的宫女架起,已经昏迷过去的男人,没有想到他会是已经逃离王宫的托尔国王。不仅是惊讶于父王会落入丹忒琳手中,同时也有一丝奇怪的意味:那两个宫女他以前见到过几次,相貌还算清秀,一直侍奉在国王与王后的身边,其中一个叫安娜,另一个名字他就记不起来了,反正没什么特别的,但眼下看来,她们似乎与丹忒琳有某种默契。

  “你是怎么把父王抓到的?”约西斯不假思索的问道,以王兄的谨慎,除了为父王留下了传送法阵和护卫法师之外,必然还有底牌,可丹忒琳却能把活人抓回来,这种本事,远远超出了他的预估。

  “嘿嘿,这算什么?”丹忒琳轻松的摆了摆手,“我说过了,我之所以存在于这里,就是为了帮助你登上王位,难道你还信不过我的能力?”

  光看外表,丹忒琳不过是个娇柔美丽的少女,虽然无论是语言还是动作,都显得无比妖娆,但始终不过是个未满二十的年轻女子,实在很难相信她具备超群的能力。可是,她说出来的话,就是带着一种莫名的魔力,能够让人从心底里感觉她说的,都是正确的!

  “……总而言之,你能把父王带回来,那就是最好的!”约西斯心情有些激动:之前还在担心会失败,但一下子局面就被丹忒琳给挽回了过来,这场赌博,他赢的几率大了很多啊。

  “殿下!”

  执政厅外,一名隶属二王子的青年军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什么事?”王宫内已经完全被压制住了,控制了首都,他的这场政变就意味着成功了一大半,现在这个军官如此紧张,莫非发生了什么变化?

  “第一新军的大批武装部队已经聚集在了首都西门,我们的守卫虽然朝他们发出了警告,可他们根本就不听,已经做好了攻城准备,还说……除非让国王出城,否则就以武力夺取罗西亚城,还要联系旁边的部队共同攻击首都!”

  “第一新军!”约西斯也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那可是王兄手下的王牌军,他们出动,就意味着大家彼此彻底撕破了脸……只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集结不对来到了西门,这还真是令我意料不到。”原本计划里,只要控制住了国王托尔,再以托尔的名义号令全国各地,就可以在尤格回到王都之前对他发难。可是,没想到第一新军的据点距离首都太近,而且他们的嗅觉实在是过于灵敏,几乎是在自己发动叛变,秘密攻入王城的半日以内,就聚集了武装力量,甚至到了可以攻城的地步。可想而知,其凝聚力与集结能力,还有对局势的判断,都是非常优秀的。

  丹忒琳笑了笑:她的确略施了“小小的手段”,令盘踞在城外山洞内的大批新军昏迷了过去,可是,这并不包括分散在别的山头秘密设防的新军分队,这么看起来,尤格王子倒也谨慎,深谙军队驻防不可过于集中的道理,把主力分布在了数个区域,这样一来,就算其中一部分遇到意外,其他的主力部队仍然可以集结起来。也许是此前被自己弄晕的那些人已经被发现了,所以新军才敢公然围城,打算以武力要挟。

  根据约西斯提供的情报,罗西亚王城的守备军约有一千数百人,王宫内驻扎着五百余人的近卫战士,此外,距离王城约半日路程的几个据点,各有一支三千人的兵团,不包含第一新军,罗西亚王城位于罗西亚王国的腹地,虽然附近是平地和森林,少有高耸的山脉,但外部连接着终结山脉,拥有得天独厚的防御条件,要从外部攻入首都,必须攻破近百座关卡和要塞,这些地区层层设防,可以说把王城保护得如同铁桶一般。而那几支驻扎在王城附近的军队,与其说是防备外敌入侵,倒不如说是防止内部发生叛变。

  因此,其任命的将领都是直接归属国王管理,而且必须是国王的亲口传令,否则,其他任何人的命令都可以不管。其将领的忠诚度也是不必质疑的,就算是约西斯暗中行事,也根本没考虑过要收买他们,那样只会暴露自己的野心。

  “那该怎么办呢……”约西斯低着头陷入了沉思:是把父王架出去,直接作为人质威胁他们呢?还是传达父王的命令?可是,那几个硬骨头,如果没有父王本人的亲口传令,他们是不会听命的,但父王现在昏迷了,就算醒过来,恐怕也只会对自己破口大骂,根本不会被任何手段威逼利诱,更不可能命令他们退兵。

  “约西斯殿下,不必担心,一切就交给我吧。”

  》更#新最68快上@酷$i匠}…网F

  所以,丹忒琳此时站了出来。

  “你有什么办法?”约西斯仿佛摸到了救命稻草,朝着丹忒琳投去了希冀的眼神。

  “就让我去说服他们,让他们转向投入约西斯殿下的阵营好了。”

  丹忒琳轻松地说道。

  约西斯眼中的希望一闪而逝,他用力的摇头:“他们可不是能够被利益收买的人,你要说服他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丹忒琳脸上带着得意的微笑:“这可不是殿下你该担心的事情,我这就去啦。”

  仿佛是小孩子出门玩一样的悠闲态度,丹忒琳轻松的说着,随即她的身影骤然消失在了王宫之中。

  约西斯脸上的表情渐渐的由凝重缓和了下来:那是个不可以常理推断的女子,就看她能做什么了,交给她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