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西斯阴沉着脸坐在王宫执政厅的王座之上——这个位置,是从他十五岁以来就梦寐以求的宝座,曾经他还很天真,王兄尤格从小就表现得比任何人都优秀,甚至连托尔父王都当着许多臣子的面说:“朕年幼的时候都比不上你!”

  可是,当时的尤格对约西斯说:“王位是你的,日后我可以尽心辅佐你,但是……罗西亚的国王,还是应该由你去继承。”

  “为什么?王兄你是我和弟弟妹妹们的兄长,又那么了不起,你当上国王的话,我们罗西亚王国一定会蒸蒸日上。”那年的约西斯,还非常天真,单纯。

  “那个位置并不适合我……我有别的理想,王位对我来说,太沉重了。相信以后父王也会理解我,只是,你别怪我这个兄长,把麻烦的事情都推给你来做。”

  “不,我不会怪兄长的!可是,我没有你那么优秀……”年幼的约西斯,对国王这个位置还是有一些憧憬的,当听说王兄并不想当国王,而有意把位置让给自己的时候,他是真心的以为,王兄是不愿意的,不过,他愿意!哪怕这个位置可能会很累很累。

  因此,为了符合那个位置,约西斯拼命的学习,各种政治方面的知识要点非常枯燥,学习起来也十分沉闷无趣,政务处理方面的事情更是无聊至极,约西斯克制住无数次想要放弃的念头,一心一意的提升自己的知识水平,只是为了——实现当年他与王兄之间的约定,一定要代替王兄,成为这个国家的国王!

  然而,等到他渐渐的成年懂事,他明白了许多,也看清楚了很多以前并不了解的真相。王兄不想做罗西亚国王?呵呵,简直是开玩笑!他十五岁就成为了史上最年幼的大剑师,十八岁的时候带领罗西亚王国的剑士队获得了剑技大赛的优胜——这还仅仅只是武技方面的造诣,在政治方面,尤格王兄发明了不少的管理方式,从根本上改变了罗西亚王国的政局,使得罗西亚王国在短短的不到十年时间里,从一个落后偏远的西方小国逐渐的发展成为了阿尔雷斯特大陆西部的繁荣地区,他还惩办了一大批地方官员,使得罗西亚王国国内的政治环境变得井然有序,国家政策法规上传下达的执行效率大幅度提升。十年前的罗西亚王国,一旦到了冬季的时候,由于地处西北方,受恶劣的环境影响,资源短缺,很多人都必须忍受着饥饿与寒冬的折磨,每年至少有超过三位数的人在冬季饿死冻死。而经过王兄过问政事的这十年时间,罗西亚无论是经济还是农业方面,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提高,罗西亚王国再也不会出现饿死人的情况了,哪怕乞丐什么的是无法杜绝的,可也得到了地区相关管理机构的接济,至少不会被饿死冻死。仅仅从这一方面来说,就可以知道,尤格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最z新\●章}》节%;上酷“匠;网\s

  同样从十五岁开始过问政事,约西斯就无法做到这样的程度,甚至于……他还会犯错,曾经因为在某个国策指定的方面,由于他的个人疏漏,差点引发大事,就连一向宽和的尤格王兄也在那次跟他发了很大的脾气,性格暴躁的托尔国王更是踹了他一脚。

  从那以后,约西斯明白了:无论尤格王兄当年的话是不是发自内心的,但至少——只要他还在一日,托尔父王就必定会将国王的宝座传给他。因为,尤格太优秀了,他优秀得令人无法直视,自己跟他比起来,简直如同云泥之别。

  可是,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尤格还要如此信誓旦旦的对自己说那些话?约西斯越发的愤怒与憎恶,他感觉自己像是遭到了尤格王兄的诓骗与戏耍,原来,自己这些年来的一切努力,都只是个笑话而已。什么不想当国王,什么王位太沉重?不过都是装出来的姿态而已,一想到自己数年来的刻苦学习,也许被王兄当做茶余饭后的笑料,他这些年每天每夜刻苦学习的场景,会被王兄像看猴子耍把戏一样,把他当做白痴嘲笑……想到这里,约西斯再也忍受不住了。

  再想想为什么王兄当年会那么说?他那么优秀的人,莫非是从很早以前就布下了局,历朝历代,嫡亲兄弟之间,涉及到王位继承方面的时候,往往都会争得头破血流,莫非,尤格这么说,只是为了稳定自己的心?等到一切事情都无可逆转的时候,尤格王兄成为罗西亚之王,然后再一脸歉意的对自己说:“都是形势所迫,非我所愿。”

  想到这里,约西斯终于下定了决心:尤格王兄——从今以后,你我之间,必然得分出一个胜负来!王位,既然我努力过,我就有资格去争取!

  诚然,约西斯无论是武技还是政治方面,都比尤格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特长和优点。也许是因为从小被尤格的光环所遮挡,约西斯十分善于隐藏自己,他暗中收买各地因为尤格制定的政策而失去利益的官员和商贩,在背地里组织了一个专门针对尤格的同盟,收买一些意志不够坚定的官员,甚至把关系网散布到了军队之中……经过数年的布置,终于收获了成效。

  当然,这些还不够,毕竟尤格太优秀了,而且他做事也考虑得十分全面,从不给别人钻空子的机会。然而,这一次,约西斯却捡到了一个便宜,不知道是什么人联系了他的暗线,然后将尤格以及国王所属军队的布防情况、暗哨口令等情报泄露了出来。而且,一个叫做丹忒琳的少女来到他的面前,对他用十分柔媚的语调说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哦~”

  “可是……”约西斯有很多顾虑,这个少女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轻而易举的来到自己面前?护卫们都不会拦住她吗?还有,他之前获得的情报,都是这个少女给出来的吗?那么,她有什么意图?她要做什么?想利用自己吗?

  “约西斯殿下,请你忠于自己的内心,你所追逐的一切,都可以达到的。”

  那个少女的话仿佛拥有着魅惑人心的作用,在那一瞬间,约西斯内心仿佛遭受雷击,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占据了他的大脑,让他放弃了一切的理性思维与怀疑。

  于是,这场政变就这样发动了。

  约西斯如今终于如愿以偿的坐在了王座之上,可是,他的内心渐渐的回复平静,不安与疑虑又重新占领了大脑:接下来该怎么办?父王若是顺利逃了出去,那自己岂不是成了众矢之的?三王弟虽然在暗中支持自己,可是他很精明,在这次政变中,他的势力丝毫没有介入,顶多只是在某一方面提供了一点便利,可这很好遮掩过去。如果父王追究起来,三王弟是可以安然无恙的,可是发起叛乱的自己,则必死无疑!

  为什么,自己当时为什么要一时冲动呢?就算知道了许多意料之外的有用情报,可王兄毕竟那么英明睿智,各方面都十分优秀,自己就算是抢占了先机,可真的能够胜过他吗?而且,父王若是追不回来的话,罗西亚各地的贵族恐怕都会因为父王的威名,以及其所占据的“正理”,转过头来讨伐自己。

  天哪,我怎么能把自己置于炭火之上烤呢?

  约西斯越想,内心就越感到沉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