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多珐有些困惑不解,眼前的这个绝美少女,她是真的没有任何印象,若非前几天在神器鉴定所外的战斗,她肯定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可是,对手所说的好几句话,似乎都是认识自己的。

  而且,丝多珐从薇薇安的招式中,的确隐约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也就是说,对方或许真的从自己这里学过一招半式。这些年来,但凡得到了丝多珐提点一二的剑士,大都能够名扬大陆,这还真不是丝多珐自吹,毕竟丝多珐曾经练剑上千年,她的剑术境界,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

  薇薇安眼中闪耀着一股超乎寻常的惊喜,她不断地变换着攻击方式,从各个方位朝丝多珐发起攻击,以至于比赛一开始,就呈现出了白热化的地步。不要说是两国休息室观战的选手们,就连观众席上一些较懂剑术的人看了,都会明白:这是不要命、不节约丝毫体力,一开始就倾力而出的疯狂进攻。

  相比于薇薇安的狂热攻击,丝多珐则显得要更加平淡,如果只看她的个人动作,会发现她的一躲一闪都非常优雅,宛若一个极其善舞的舞姬在随着轻灵婉转的音乐舞蹈一般,根本感受不到丝毫属于战斗的激烈感觉。丝多珐并没有主动发起攻击,而是似乎根据薇薇安的攻击,正在判断薇薇安采用的是何种招式。

  “我以前可没见过你。”

  丝多珐轻巧的举剑格开了薇薇安又一番的连续斩击,并朝着她说道,“你是从什么渠道学会了这些招式?”

  薇薇安退开半步以后再次冲刺过去,使出了一招长虹贯日,以精准的角度和迅猛的冲力再次攻向了丝多珐:“十八年前,你曾经在这座城的南郊,教会了我这一招,不是吗?”——这不是一般的派系剑术,而是个人凭借超凡的领悟力与超强的实力才可以融会贯通的招式,简单来讲,如果没有足够的速度和技巧,就算知道这一招也无法使出其全力。

  “十八年前?”

  丝多珐一只脚狠踩地面,她整个身子轻灵跃动起来,不着痕迹的避开了薇薇安的攻击。她脑海里突然回想起了一幕——的确是十八年前,她曾经来过一次艾斯提亚,那一次是她不放心罗伊,暗地里来到艾斯提亚打听罗伊的消息,当得知罗伊已经返回亲王府,并将乔佛里交给了科琳抚养,她总算是安下心来,再打算离开的时候,经过南郊的一片小树林。

  在那里,她看到一个长发蓬乱的小男孩,大约不到十岁的模样,明明是个还不懂事的小鬼,却反复的练习着剑术,他的剑术很优秀,虽然还很年幼,但已经有了一些剑术大师的影子,让丝多珐忍不住驻足观看。

  作为一个长辈,丝多珐每次看到有剑术方面的优秀苗子,就会给与一些提点。那次,也不例外,小男孩脾气很古怪,但只要是跟剑术相关的事情,他就显得极其兴奋,尤其是当丝多珐指点了他几个招数以后,他脸上那欣喜的表情,令丝多珐也不由得在心中暗自赞叹:果然是个好苗子!只有这种狂热的醉心于剑术之人,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那次,由于难得遇到一个或许是百年才一遇的良才,丝多珐特地在那里待了两天时间,给了小男孩上了一堂极其难忘的剑术课。她想起了,那男孩似乎说自己是洛巴赫家族的人,洛巴赫家族是利西亚的剑技名门,会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后代,也并不奇怪。丝多珐并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这之后又过了十八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她自然把遇到那古怪小男孩的事情抛诸脑后。

  现在再看到眼前这个眼睛中隐含着狂热神采,不断的使用各种招式攻击自己的美丽女孩,丝多珐总算是知道了:原来,眼前这个少女,就是当年的那个小男孩吗?也只有剑术不会骗人了,通过这一番较量,丝多珐可以肯定,这女孩的身份不会有错。

  可是,当年明明是个小男孩……丝多珐想了想,也对,当时她穿着男孩子的衣服,头发蓬乱,遮住了大半个脸颊,又是个还未长大的小屁孩,所以她理所当然的以为是个男孩子。而现在,都过去了十八年了,那孩子大约实际年龄已经有二十几岁了吧,人家说女大十八变,眼前这个已经出落得极其美丽的女孩子,就是当年的孩子吧?虽然说看起来只有十几岁,不过有的人不显老,很正常,更何况这女孩还那么漂亮。

  虽然丝多珐仅仅猜对了一半(她没想到维维安遭遇变身的事情),不过,对待薇薇安的态度已经稍微好转了一些,想到前几日在街上,这女孩不由分说的朝自己攻过来,原来并非是想要为利西亚的特务兵立功,而是看到了多年不见的“恩师”。丝多珐自己也是练剑之人,她当然明白,这一类型的人才,是天生的战斗狂,以这女孩现在的实力来看,也许整个大陆也没几个人可以比得上。所以,见到自己,才会那么兴奋吧?

  真是遗憾了,这么优秀的人才,如果给她数百年的时间,她必然可以超越自己。可是,她终究是个普通人,丝多珐感到很可惜。

  、最^新章节/上(酷:h匠${网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比赛这一点。

  丝多珐呵呵一笑:“原来你就是当年自称是洛巴赫家族的那个孩子吗?”

  薇薇安没有停止攻击,但还是点头:“是,就是我!”

  丝多珐眼神中闪过一丝锋芒:“了不起,当年我就知道你会有出息,没想到十八年后,你已经进步到了远远超越大剑师境界的程度!”

  “还不够啊!”丝多珐有些疯狂,“比起你来……”

  丝多珐冷哼一声:“不错,我在剑术方面的潜力,其实还不如你……但是,在剑术练习的经验上,我们还是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说完,丝多珐纤手一招,轻轻的挥出一剑——她的动作轻柔缓慢,优雅得体,就像是一个贵族少女轻轻的捧起一束花一样的漂亮,可是,这一剑,却是快得超过了闪电,就算是薇薇安,也没有来得及躲避,只感觉一阵寒光从自己眼前闪过,她下意识的全速闪避,但当她退后站稳的时候,才发现丝多珐的长剑已经收回,而自己的胸前一凉,竟然是衣服被对方的长剑给勾破了,露出了胸前那隐约若现的白皙肌肤来。

  “不错,继续啊,把她的衣裙都扯开!”“好白好嫩的皮肤啊!”“这么远你们是怎么看清的?一帮臭流氓。”

  观众席顿时沸腾了起来,不少年轻人甚至朝着场内吹起了口哨。

  赛特本来想随着观众们欢呼两声,但看到尤格那黑黑的脸色,他连忙闭上了嘴巴。

  丝多珐打量着薇薇安的胸部,冷笑一声:“不错,你身材挺好的。”

  薇薇安面无表情,也没有伸手去挡住自己裂开的衣衫,她握紧了剑:“果然也只有你,才有这样的实力,我好久好久没遇到真正的对手了。”

  丝多珐笑了笑,不作声。

  比赛还在继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彤雨说:

  抱歉,由于工作越来越忙,作者现在每天更新的时间有限,存稿也放得差不多了,5月开始,每天只更新一回,还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