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度一夜间支离破碎,丹劲高手陈道藏死无全尸。

  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黑暗世界。

  “游龙哥哥成功了?”太平洋的一座小岛上,一个小女孩坐在电脑前。这个小女孩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一头柔顺的金发,洁白的皮肤。

  她就是爱丽丝。被我赶回黑焰岛后,爱丽丝就一直在晚上关注消息。但是陈道藏的死讯,是在两个月后传出来的。“不,不会的,游龙哥哥不会死的。”她喃喃自语:“游龙哥哥,你可不能出事啊。”……

  就这样,五年过去了。

  美丽的南洋,有几个女的坐在车上。

  “组长,这次来南洋,我们的目标是逮捕世界逃犯,我们来南洋军营干什么?”一个女的问道。

  如果我在这里,我绝对会认出来,这个中间的女子,就是和我同居过的女子之一,大姐的“卧底”—陈玫。

  她回到北京后,师凝心对她进行了惨不忍睹的特训。她现在的实力,也有化劲了。她真的很羡慕秦雨涵,被直接灌顶到了化劲。

  “南洋有我朋友的人,他们会帮我们的。”她指的就是被我留在这里的赵志刚和呆在这里的林静。

  ……

  “华夏的特工?”后面,一辆车跟着陈玫的车。“活捉。”咱们的主角,苏可查,登场了,“看样子着华夏妞儿长得不错。”

  于是,这群第一次出任务的女孩子们,就被五花大绑的送到了苏可查面前了。“哟,长得挺标志哈。”苏可查看着,舔了舔嘴,就要扑向几个女的。

  “哎,死到临头,还有心情玩儿女人,真是不要命。”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把几个帮凶都杀了,就留下了一个苏可查。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留下么?”我看着他,这眼神让他不住得发抖。

  “我接到了任务,要杀了你,可我决定,要用酷刑把你折磨致死。”他拿出了一把匕首。可惜没人认得这把匕首。

  如果有人认得出,就会发现,这把匕首,居然是龙鳞!

  但他也没管多少,先拿出了一根银针,在苏可查身上轻轻的扎了一下。苏可查顿时浑身发抖。

  “哦,我放大了你身上的痛觉,差不多吧痛觉提升十二个等级吧。”他说着,也没管有没有人听到轻轻的碰了一下。

  医学上把疼痛分为十二个级别,第一级是被蚊子咬,第十二级是孕妇分娩。那岂不是说,他要生孩子了?苏可查悲催的想到。

  “不要不要,我错了。”已经被碰了一下,他疼的呀,那表情无法用文字形容。

  “我从来没有用酷刑对待过敌人,你让我破了这个先例,我要谢谢你。但如果你不是要动我家陈玫小朋友,老子会折磨你?归根结底,自己作的呀,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啊”

  一旁的陈玫愣在了那里。陈玫小朋友?这个称呼只有一个人会叫吧?怪不得他给我的感觉那么熟呢!

  “你是,成羽扬吗?”陈玫看着我,一脸的期待。

  “恭喜,答对了。”我解去风衣,陈玫看着那张脸,虽然有一些变化,但还能认出来。

  陈玫扑倒了我的怀里。一旁的人都愣住了。“大姐,旁边还有人呢。”我拍拍她的肩,道。

  她依依不舍地从我怀里出来。看着那些人说:谁敢说出去,老娘给她加训练量。”

  “好了,我这次出来是执行任务的,人死了,我要去交人头了。”我对陈玫说,提着苏可查的人头,往回走。

  “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再见面?”陈玫发现,离开了我,反倒会更想我。

  我愣了一下,仿佛心很累的样子:“五年,要是我还活着,我会回来的。”

  我走了,走的那样决然。

  我不知道,陈玫回到华夏,哭了整整三天。

  就这样,五年又过去了。一架由中东开往德国慕尼黑的飞机降落在慕尼黑。

  慕尼黑,还有个名字—黑十字之都。黑暗世界最神通广大的信息之神,斯塔克,就是这座城池的主人。

  信息之神也是十二天神之一。但他本非为神王殿服务,而是整个黑暗世界。

  他看着机场的监控。突然,一个人吸引了他的目光。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二十多岁的华夏男人。但他脖子旁的一张方块A吸引了他。

  “黑沙一直没说新的方块A是谁,他也不像是十二议长中的一位,难道,他是重生的游龙?看样子,黑暗聚会要加一个发言名额了。”他想到。

  而刚到机场的我,伸了个懒腰。“十年了,终于从那个鬼地方出来了。”

  旁边一个人说:“老大,这就是你说的世俗?”“废物,多用眼睛,少用嘴巴。”我瞪了他一眼。

  段飞凡哦了一声。这就是我十年里认识的一个兄弟。

  他看着旁边的两个女的:“两位嫂子,见大嫂子的日子要到了,你们准备好了呢?”

  段飞凡的头上多了三个包。

  “老大,紫眸嫂子,天使嫂子,我又没说错咯。”段飞凡还在说,“根据老大的样子,他对世俗的嫂子是念念不忘啊。”

  我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再有下次,老子撕了你。”

  “你们先去玩儿,我去个地方。到时候这里见。”我走了。

  ……

  黑暗峰会是黑暗世界十年一度的巨大盛宴,届时每个佣兵,杀手都会参加,像黑沙也派出了几个执法者意思意思。

  j酷;匠网永…“久免费《o看小说

  我走进了会场。这次我是和平常的佣兵一样走进来的。还记得上次来时,我是风风光光的进来的。我不禁叹了口气:“一去十年,世事无常啊!”

  是啊,从我斩杀陈道藏以来,已经十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