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合,我们皆退了三步,平分秋色。

  然后,宙斯拿出了他的专属武器—神王刀。

  神王刀,采用地下流星铁为原材料,以神王殿特殊的铸铁技术制成,为各届主神所用。

  而我也拿出了一把刀,比起神王刀就逊色多了,但也是名刀。

  影痕之殇,为幽灵魔影的佩刀,死在这把刀下的人命也绝不是少数。

  刀刃乒乒乓乓地作响,光是战斗的气息就让人难以靠近。

  宙斯举刀,做了一个最简单的斩。这一刀,天地为之失色,让人提不起战斗的欲望。众神之王,名不虚传。

  突然,宙斯顿住了。刀还举在那里,而身上的气势全散尽了。

  “哎,老了,老了。”宙斯叹气,“这还是年轻人的时代啊。”

  “承让了。”我举刀,行了一个礼。

  “这承让,就是命的代价啊。”宙斯最终还是握不住刀了,刀掉在地上了。

  “这刀,就给你了,希望你善待它。”宙斯语罢,缓缓倒下了。

  一届众神之王,就此陨落。

  我自认,宙斯刚刚那刀,虽然有绝杀属性的关系,但给我我还是砍不出来。

  不过,我手上的刀,是影痕之殇。这把刀作为暗杀神刀,幽灵魔影之所以如此爱这把刀,因为它也有它自己的属性—暗杀。

  话说斩杀属性,是一把上等的兵器必备的。比如神王刀的斩杀属性是绝杀,就是一道的杀伤力随着使用者能力的高低附加一定的杀害,能力越强,附加伤害越大。

  像影痕之殇,又像我的龙麟,就是暗杀属性。暗杀属性,即使刀可以隐于环境中,到需要时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可以说,宙斯死于大意。

  “小子,胆子大了?”一个老人从城堡里走出来,揪着我的耳朵,“连宙斯都敢杀,你丫不要命了?神王殿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的。”

  “没事儿,反正我估计也活不久了。”我无所谓的耸耸肩。“你丫疯了?”那老头说。

  “得了,先不说这件事。我饿了。”我没管他们,自己走进城堡了。

  “哎,他就这样。走吧。”那老人叹了一口气,带着小鬼和神乐千鹤走了进来。

  “老家伙,你来自我介绍还是我来?”

  “你来吧。”

  我对神乐千鹤说道:“他叫卡克奥克,你可能没听说过,他在七八零年代可是非常有名的。他是前苏联的候选总统。在他上任前几个月,苏联解散了。只要他早上任几个月,你以为美国人的计划会成功?”

  的确,这白发苍苍的老人就是名扬欧亚美三洲的前苏联著名人物,卡克奥克。他年轻时也曾想过重建苏维埃,但最后心灰意冷,找了个地方隐居。

  最新)章m节上酷.%匠网z

  他心灰意冷了,美国人可不会放过他,一直在追杀他,我们和他就是他在一次被追杀时救了他,才相识的。

  “话说游龙啊,你终于处对象啦?”“为老不尊。”然后我们都笑了起来。我们好久没斗过嘴了,而这样,就是我输了。我就是说不过他。

  这时,一位老妇人中从楼上走了下来。虽然脸上长满皱纹,但不难看出她曾经也绝对是拥有过倾国倾城的美貌的。

  “小伙子,你来了。”“亲爱的萝丝女士,好久不见。”一个大大的拥抱。

  然后又是像卡克奥克一样拿小爷的女朋友调戏了我。哎~

  “好了老头子,别玩儿了,人家还要那个呢。”我和神乐千鹤的脸都红了。跟两个老色狼比,这不提着灯笼上厕所—找屎(死)吗?

  于是,我们两个被两个老家伙推进了房间,而且门被反锁了。我擦~

  我先洗了澡,然后神乐千鹤也洗了澡。她在洗澡时,门被打开了,丢进来了一个盒子。然后门又被反锁了。

  我打开盒子一看,脸黑的那个,你猜猜放的是啥?那东西,不明说了。就算我真的放荡,拿丹劲把那根东西一护,不就好了吗?画蛇添足。

  回去送给阿波罗去,他一定喜欢。

  浴室的门打开了,神乐千鹤披着浴袍出来了,我擦,我受不了了,把她摁倒在墙上,亲吻着她……

  一开始神乐千鹤还有点抵触,但后来就放开了,开始回应起来。

  一夜缠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