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乐千鹤一下就笑出声来了:“你来酒吧就是来喝酸奶的?”我没有说话。

  “看样子,你真的是老客户了。”那服务员叹了口气,道。

  这一切神乐千鹤都没看懂,但她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享受着酸奶的香甜,我对神乐千鹤说:“走,到赌场玩玩儿。”我拉着她的手,来到了地下赌场。

  而此时,这个营业员跑到了酒吧经理的办公室。

  “大人,今天来了个客人,来点龙之触和鬼诞辰。”“你没有告诉他这两种酒不卖了?”那个坐在办公椅上的人泯了一口红酒,缓缓道。

  “我说了,可他接下来又点了一杯酸奶。”

  听到这话,那个男人一下站起来,激动地说:“这个人长什么样?”“是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儿。”

  “哎,不是你。”他叹了口气,“他们现在在哪?”

  “赌场。”“好的,你下去吧。”

  等营业员走后,那个男人从柜子里拿出一张相片,轻抚着其中一个人的脸:“游龙,是你的人么?”

  ……

  “这里没变过。”我说道。我拿钱换了一点筹码,只要是高级赌场都会有这个规定。

  “给我一点。”神乐千鹤对我说。

  “我怕你输光。”我说。是的,没玩儿过的人绝对不会玩儿,而用屁股想想都知道,作为三家族的她可能玩儿过吗?

  我在赌场随便转转,而不一会儿,神乐千鹤就跑过来了,俏脸发红,双手不断地摸挫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输光啦?”我看着神乐千鹤,打趣道。

  她羞涩地点了点头。

  “不怪你,我帮你赢回来。”我说道。

  刚刚神乐千鹤在玩儿二十一点。我笑了笑:“开始吧。”

  底牌发完,我拿到一张K,一张10。很完美的牌,只要再来一个A就能到二十一。

  “你手再敢转四十五度试试?”看到他的小动作,我冷冷地说。玩儿这种小把戏,也不看看我是谁。

  于是,我一局就把神乐千鹤输的钱赢回来了。

  我看向神乐千鹤,发现她的眼里全是小星星。

  一个极品贴上来:“小兄弟,玩玩儿么?”

  我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没看到我旁边有了吗?”那女的就走了。

  “她是谁啊?”神乐千鹤问。“不认识。”“不认识贴上来干啥?”“那是这里的妓女。”我说道。

  神乐千鹤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其实不怪她们,她们从小被人催眠,提前受到X教育,等长大了就去卖那个。

  “好邪恶!这些女的太可怜了。”神乐千鹤愤愤不平地说。“那你们的慰安妇不是很邪恶?”神乐千鹤没话说了。

  “两位,我们老板有请。”一个服务员从阴影里走来,说。“走吧。”我带着神乐千鹤,跟着服务员,来到了办公室。

  看到那个男人,我的心里一颤,特别是看到他那一只空了的袖子。哎~“小鬼,你还好么?”我直接发言,“如果没有你,恐怕就没有现在的我了。”

  “你是,二哥?”他看着我,眼神中带有着一丝期盼。因为我们四个人中,触手最大,我第二,所以撒旦和小鬼叫我二哥。

  ;(更S新F最快g◇上酷=匠网Xb

  “对不起,二哥没告诉你我重生的事。”我没说完,小鬼就扑上来,抱住了我。“二哥~”

  我拍拍他的肩:“没事儿了啊。”两个铁血大汉相拥而泣。小鬼一下破涕为笑。我也笑了:“这才是我认识的小鬼。”

  小鬼指着神乐千鹤:“这就是嫂子?二哥你眼光真好。”神乐千鹤俏脸一红。我笑了:“你当初跟我谁要找十八个女的,你的梦想完成了吗?”他摇摇头。

  叙了一会儿旧,小鬼突然道:“要不要去看看那个老家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