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灾难

  温暖光亮的阳光,在八酒杯发出的一刹那,似乎变得阴暗起来。草稚京和神乐千鹤的心,也在同时深深的沉了下去。

  八稚女。是八神庵的最强杀招。可是八酒杯,却是凌驾于八稚女之上的--禁忌招式!

  所谓禁忌,就是伤人又伤己的双刃剑。八神施展出这一招,对他自己本身的能力负荷,是非常大的。至少会让他的实力,在一段时间内下降五六成。

  更不要说,他施展了八酒杯之后,还雪上加霜的再次施展了一次八稚女。

  这样的超负荷,绝对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而是以平方的算法递进的。这场战斗的最终结局,尽管八神庵胜了,他们神话三世家依然遭遇了最大的危机。

  因为三世家的责任,是压制大蛇。从昨天开始,大蛇开始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蠢动,他们必须集中全部的精力,来备战可能到来的浩劫。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拒绝安藤沧沫的原因。现在的他们容不得半点的意外……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八神庵这个家伙。是三人之中最不靠谱的一位,他做事太过随性,从来不考虑别的。现在,他被打出了真火,竟然施展了禁忌的招式,破釜沉舟的打法,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无论胜败,都是败!

  两人眼睁睁的看着,紫色的光芒中,八神庵突进,暴虐的挥舞爪子,在叶戈的身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轨迹。

  杀了他!把他撕成碎片!这是暴走后的八神庵。心中唯一的执念。他的下手自然不会容情,每一次打击,都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量。

  因为他清楚。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太久了……而敌人却……因为紫色光芒的遮蔽,草稚京和神乐千鹤都没有发现异状,可是身在局中的八神庵,一颗心却急躁的要跳出来。

  敌人……只能用滑不留手来形容了……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每一招都打在对方的身上,可是蓄满了力道的攻击,却总是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以前。在八稚女的暴虐连击下,敌人的血肉会被一点点撕碎,可是现在,这个人身上虽然也出现了不少的伤痕,却实在太轻太轻。

  每一击,降临在他身上的时候,都会被泄去几分力道,再加上这个人的皮肉非常的坚韧,所以他的攻击,看似让对手遍体鳞伤。成为了一个血人,可是真正致命的伤害,却一点都没有!

  这个人,难道是抹了油的玻璃球吗?

  相比于八神庵的急躁,我的心中是无比震惊。

  这是什么情况?现在的我就感觉像狂风大浪中的一条帆船,随时都随时都可能沉没。

  生的执念,如同火山狂猛的爆发,八酒杯的紫色光芒,渐渐压制不住我的身体。我紧紧攥着双拳,忽然仰起头,发出了一声困兽般的狂吼……

  红眼状态,开启!

  ,酷匠网Jy首发)

  将我完全包裹的紫色光芒,轰然炸裂,片片消散。八神庵正在肆意挥舞双爪,发泄着强弩之末的疯狂,喉咙忽然一紧,低头一看,我掐住了他的脖子,单手提了起来。“啊……怎么可能……”紫色光芒消散之后,神乐千鹤三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八神庵竟然败了……接连用出八稚女和八酒杯的暴走的八神庵,竟然被人像小鸡一样拎了起来……

  神乐千鹤和草雉京看着那个提着八神庵,遍体鳞伤,却如同天神一样的男孩,心里感受到一阵深深的恐惧。

  八稚女和八酒杯加在一起的威力如何,两个人都非常的清楚。怎么可能有人接连承受了八酒杯和八稚女,依然可以打翻身仗的?

  这个人,还可以称之为人吗?

  “呃……”八神庵在叶戈的掌握中,浑身的力道渐渐消散,无力的垂下了头。

  正如神乐千鹤和草稚京所担心的那样,两种招式一起施展,对他的身体,是无法承受的负荷。

  现在的他,身体早已经贼去楼空,虽然不会危及到生命,但是短时间内,是打不过一个普通的壮汉了。

  “八神庵……”尽管三个人因为性格不同,吵架的时候远比说话的时候多,但是自幼一起长大,有着相同的经历和使命,他们三人之间的感情,是无比深厚的。看到八神庵的惨状,神乐千鹤和草稚京同时怒吼一声,向着我冲了过来。我随手把八神庵丢在一边,摆好了迎战的准备。

  尽管我知道,自己受伤的身体恐怕无法应付这两个人,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怯战的习惯……

  神乐千鹤的速度,明显要超过草稚京,她的身法非常的奇怪,明明快的像一抹流光,却让人看的清清楚楚,究其原因,大约是因为她的行动之间,留下了数不清的幻影,每个幻影都显露的清清楚楚,就好像影片剪辑拷贝一样。

  相较于神乐千鹤身法的空灵莫测,草稚京的行动就显得朴实的多。

  他大踏步的前冲,距离叶戈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开始挥拳,第一拳挥出,他的拳头上就包绕上一层红色的火焰,接着,第二拳出,红色的火焰越发的刺目,到了第三拳挥出的时候,那煌煌的火焰已经令人不敢逼视。

  而这第三拳,也在火焰最盛时,到达了叶戈的胸口。此刻,叶戈舞动双拳,正在与神乐千鹤交手。

  顿时,两人被震开。虽然伤得不重,但确实非常让人震惊。

  龙变杀拳,龙吟杀!我已经很久没用过龙拳了,还是那么的好用!

  这还是人么?安藤沧沫心中只有这个想法。

  此时,她忽然发现,神乐千鹤和草稚京面色大变。

  “是他……他动了……”

  两人在惊慌失措的喊声中,一起转头,向着神乐千鹤的宅院跑去。他动了……安藤沧沫思索了一下,面色大变,她后知后觉的想到了,让神乐千鹤和草稚京如此的惊骇,那一定是……大蛇苏醒了……

  这样说来,刚才的动静,可不是叶戈被砸在地上造成的,而是……地震了……

  八神庵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弯腰低头咳喘了一阵,吃力的抬起头:“扶我进去……”哪敢怠慢,立刻弯腰扶起八神庵,架着他,向着神乐千鹤的家走去。

  八神庵大口的喘着气,虚弱的一步一步挪动,地上留下一道蜿蜒的血迹,笔直的通向神乐千鹤的大门。轰隆隆!地面再次颤抖了一下,安藤沧沫本来就很难负荷八神庵的体重,被地震一晃,险些一脚跌倒。

  不过尽管如此,她依然坚定的驾着八神庵走进了神乐家。

  在一间大而空旷的房间内,草稚京和神乐千鹤正面对着一面古朴的铜镜,两人的手都紧紧抵在铜镜上,脸色都是凝重无比。

  铜镜中,并没有映出两人的容颜,因为此刻,一大镜,这黑雾好像打翻在清水中的墨水,一团团的荡漾,每次翻涌,草稚京和神乐千鹤的脸色就沉重了几分。

  他们两个从一出生,就肩负着阻止大蛇的责任。这样无法选择的命运,他们怒过哭过摆脱过,却最终承担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比他们更熟悉大蛇,那非他们三人莫属。

  大蛇并不是实体,而是一种征兆,比如地震海啸来临前,动物会搬家会疯狂,大蛇来临前,这面被称为八尺镜的铜镜,就会翻涌出黑雾。

  如果不能将黑雾抵御在铜镜之内的话,日本就会遭遇极大的灾难。昭和九年,三世家的前辈,没有成功压制住八尺镜,关东发生了里氏7.2级的大地震,房屋倒塌无数,整个关东死亡人数超过了105000人死亡,一百九十万人无家可归。

  平成元年,号称史上最弱的三世家前辈,同样被八尺镜内的黑雾溢出,海啸毫无预兆的到来,神户海岸150个码头中约有120个被毁,阪神段1千公里道路陷入瘫痪……

  所以,他们知道,自己就算拼了性命不要,也要把黑雾抵御在铜镜之内……

  可是,有时候,理想与现实,是完全不同的走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