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操台上,一切准备就绪。

  “灯熄灭了,月亮是寂寞的夜,静静看着谁孤枕难眠。”

  “远处传来一阵熟悉的歌,那些心声为何那样微弱。”

  第一句是我唱的,下一句是东方羽儿唱的。由我高音,再由她低音。

  这首歌很特别,有一种波浪的感觉。而东方羽儿就是把握不好这种感觉。

  于是,我将波浪感改成了锯齿感,倒是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却为何没有再见面,却只和陌生人擦肩~”这句两人合唱,我高音,她低音,编织出了一种美感。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轻轻跟着和”。前面由我高音引进,后面由她低音完成,本来的一首歌被我拆成了两部分,完美的结合,还有东方羽儿甜美的歌声,让大家痴了。

  此时,在一旁,有一个人在惊讶地看着。“天哪,把这首歌当作羽儿的一首专歌,那羽儿不是就能更火了吗?这个小孩儿也挺厉害,要是让他给羽儿以后作词作曲,完美组合啊。”

  很显然,只有一个人会这么说。

  东方羽儿的经纪人。

  说做就做,她早就已经开始录了。其实,羽儿刚开始唱,她就在那录了,本来只是做个纪念,可是呢,不说了,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曲终,我们两人一鞠躬,我就下台了。可是这次我不知道往哪跑了。

  我突然抽出军词,掷了出去。只听见“砰”的一声,军刺回到了我的手上,而东方羽儿则是惨叫一声。

  我擦?这货是猪吗?我都替她把子弹挡开了,只要稍微移一移,就可以避开的,真是作孽。

  “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把你逮出来?”没有反应。“无声就是默许,我当作是你让我把你逮出来了。”

  我的身影一闪,再出现时,手上掐着一个人的脖子。“真不知道现在的孩子怎么就那么喜欢作死,脑子有洞是不。”

  “还有一个,你自己出来还是我把你请出来?”

  s最z新章节上{,酷匠☆V网T^

  另一个人从后面出来了。双手高举,表示投降。

  “自己交代吧,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对这种等级的杀手,我根本提不起一点点兴趣。

  他说出了一个人名。我的眉头顿时紧锁了,这个人还真是,哎,不想形容他。

  这是我最不想听到的名字之一。

  “你回去告诉他,有本事自己到华夏来,别用那些鬼迷心窍的小手段。我敬他也是个真爷们儿,我们的个人恩怨,私人了断。”

  我却是很明白,他这只是一个试探,不能说是恶意,甚至可以说是好意。

  他这是在唤醒我的战斗本能。

  我和他,可以说是不死不休了。上辈子我们打了好几百次,都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个人也是一个英雄人物了。

  他就是,神王殿里的巅峰战力之一—海神波塞东。

  我和他的梁子,很早就结下了。

  因为,他是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也是亚特兰蒂斯的少主。家仇难忘,所以我和他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这次,他派个杀手来,就是告诉我:“我来了。”就是这样。

  “海神波塞冬。”我轻轻地喊出了这个名字。有的时候,你不想和某个人结仇,可是却与他是不死不休。造化弄人啊。

  海神波塞冬就是一个例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