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赵志刚已经让他们大开眼界了。

  回到主帐,我喝了一口水,然后就去找林静了。而林静对我找来赵志刚没什么意见,有个化劲大圆满的高手坐镇,还是很好的。

  “好了小弟,你走吧,我今天很累。”林静揉揉眼睛,好像没睡好。

  “静姐,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和林静熟了,我发现林静和我大姐很像,能让我找回那种需要呵护的感觉。无论是什么人,都有这种本能,就算是强者的我,也有这种本能。

  可我不知道,林静对我也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这是女人天生的母性,无论是高冷,女汉子,女强人,还是像林静这种三合一的无敌女性,也是如此。

  “你说吧。”林静对我想说的话没有什么兴趣。我愣了一下,见林静没什么激进表现,毕竟我想说的话有些……额,等会儿再说。而其实我是误解了。

  “静姐,你最近是不是有些月经失调?”半晌,这句并不长的话才被我说出来。即使林静是高冷,女汉子和女强人的结合,可被提到这么隐私的东西,还是有些害羞。“嗯。”我突然发现,林静的脸红了。尽管她很快就把头埋到被子里,掩饰她的心情。但那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静姐,你那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小心翼翼地问。“几年以前。”

  林静有些害羞的回答。

  “那静姐你需要治疗吗?”我问道。“你能治?”“可以,”我给林静把了把脉,道,“你这是身体过度疲劳导致的。你有两种选择:一是治标,能封上几个月,二是治本,那要针灸了,小腹七针。而静姐你懂的,针灸不能隔着衣物。你自己选。”对于林静,我是没有什么那个之心,但我必须承认,林静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二十出头,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形容那是太贴切了。

  “治本吧,老这样犯不好。”林静想了想,说。我拿来了银针,擦了擦。

  为了不流鼻血,我决定用盲针。先隔着衣物找到会阴血,再戴上眼罩,脱去林静的衣物。银针在手,在七个要扎的穴位上迅速有力地扎出了七针,又在轻轻地揉林静的小腹,让针灸的效力快速运转。

  可是,意外发生了。

  太舒服了,林静此时心中只有这一个想法,不由自主的呻吟了出来。“啊~”我擦,这对我个小处男可是致命伤害啊!

  我此时还能勉强忍住,但摘下眼罩后这才是致命的。

  太舒服了!林静心里只有这种想法。而小腹这种暖暖的感觉此时让她不停地打滚,我打赌就是太监看了都得欲火焚身而死。

  于是,我不争气的鼻子,留下了鲜血。

  怕林静看到,我一下在某个穴位一点,一擦鼻子,结果吐了一口血。

  “小弟,你没事吧?”林静看到我吐了血,关切地问道。

  “没事儿,只是施展针法受到了反噬。”虽然并非如此,也差不多了。

  我之前用的事一种七窍相通的手法,把本在鼻子里的血一拍,拍的从嘴里吐出来。

  “真傻,以后这种东西少用。”林静看着我,眼里全是柔情。

  不,针法可以用,不要给美女用是关键。

  |$酷。j匠CX网;{唯》一正mu版f^,h其zI他\)都是盗l?版2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