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傻了,任由唐玉诗躺在我怀里。

  半晌,我摇了摇头,摸了摸这丫头的头。

  “游龙哥哥,我没发烧,我的神智很清醒,我确实是爱你。两年前我对你就有了一种依赖感,再加上你把我带大,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唐玉诗深情地看着我。

  “你确定那是爱吗?”我最后问了她。

  “是。”这小丫头直勾勾地看着我,我居然感觉到了一丝害怕!杀人不眨眼的游龙害怕了。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小女孩!传出去的话,我会被笑掉大牙的!

  “我问你,爱是什么?”我又问道。

  “爱就是…爱就是…爱就是…我查个字典。”这货也真是让人醉了,居然还真把现代汉语词典拿出来了。

  “好了,你连爱都不知道,还说爱?如果你现在可能觉得是爱,那以后发现不是呢?总之,我现在觉得,你对我的那种情感,只是依赖而已。这样吧,我观察你一段时间,要是我觉得你这是真爱,我就会接受你,好吗?”

  “好吧。”唐玉诗其实也迷茫了。这到底是不是爱,这到底算不算爱?

  酷/…匠iI网正Hn版首发‘

  大家其实肯定觉得我有些脑残,人家美女表白,干嘛拒绝?其实,我对他们顶多算友情。至于升华至爱情,我可没想过,以后我是要去和理想国度拼命的,我不想让人牵挂。

  可我不知道,我越这样,反而越适得其反,她们就会越牵挂。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现在这体育课就跟玩儿似的,我也是醉了。

  什么打野鸭,就连炒黄豆都出来了!现在的孩子啊,哎,无言以对!

  放学回家,倒是遇见了阿波罗。

  “游龙,跟我来。”他倒是惜字如金。

  打完招呼,我就和他走了。走着走着,来到了一个面馆。

  “老板,两碗刀削面。”阿波罗喊道。“好嘞,马上来,客官儿您坐好。”

  不一会儿,面来了。

  “今天早上一号打电话给我了。”阿波罗说。“怎么了?”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了。“他希望我们能去一趟南洋,现在南洋一带军阀混战,而且黄种人在哪里受虐待。”阿波罗顿了顿,说:“一号希望我们两个能在那里干上一票,震吓一下那里。”

  “好吧,看样子只得跑一趟南洋了。”我有些无语。“是,而且一号不让我们自己带势力前往。”

  “那怎么搞啊?咱们再强,也干不过那么多人啊!”此时,我已经在计算如何搞暗杀了,只有这一条路了。

  “不急,那里有人帮我们。”阿波罗说。“我擦,你不早说?”我无语了。

  “你去就知道了。”阿波罗最终说了这么一句话,怎么有点儿神秘感啊。

  “事实上,那里的情况很复杂,我让人去调查,可是整理出来的资料五花八门,也不知道可信度高不高。”

  回去后,我没有说这件事。我怕她们担心。而老爸那货又出去了。我能说些什么呢?第二天凌晨,我正准备走出家门,后面有一个人突然抱住了我。其实。这样被人偷袭,我应该反击的。但我不能这样做。

  抱住我的人是爱丽丝。

  “游龙哥哥,你是不是又要出去了?”爱丽丝大眼睛忽闪忽闪,我忍不住,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是啊。不过你放心,没有太大的事。”

  “没有太大的事?那为什么你回来的时候魂不附体的?爱丽丝长大了,不要骗爱丽丝,好吗?”

  “这次的任务,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我也不想骗她了。

  “哦,假话。”爱丽丝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假话,很危险,很难。”

  “那真话呢?”爱丽丝又问。“九死一生。”

  “那游龙哥哥你还去?”爱丽丝有些不悦的看着我,大眼睛里全是担心。

  我搂着她:“有些东西它就是命,你是无法逃避的,必须去面对。这就是人生。”是啊,我这一生,多曲折。

  “我走了,照顾好自己。”最后,我还是离开了。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忘了国家大义。

  我在一处空地与阿波罗相见。一辆直升机呼啸而来,放下了一个梯子,我们顺着梯子爬了上去。我们爬上机舱后,直升机呼啸着飞往南洋了。

  我们踏上了征途。

  再见,启东。

  我会回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