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惊。最近我身体没有问题啊。

  “不知施主可否让贫僧把把脉?”我点点头,无为便走上前,握住我的手腕。

  几分钟后,无为松开了我的手,叹了口气,道:“施主是黑沙的人吧?”我点点头,这个别人知道就知道了,没啥好隐瞒的。

  “贫僧可以猜测施主一定是曾经注射了大量的血天使,血天使本身就是那种激发潜力的药物,是有极大的副作用的。”

  “但施主的身体比较特别,血天使的副作用被过滤了,还因为施主注射血天使与本身的血液发生了强烈的共鸣,彻底融入血液中,所以施主现在的身体状态非常特殊。”

  “可以说,施主的身体已经远远超越了正常人,而当药物爆发时施主可以变成那种强大的战争机器。阿弥陀佛!”无为说。

  “那不知这种爆发是可控制的还是无控制性的?”我问道。

  “这个是可以由施主自由控制的。”无为这句话让我心里平静下来了。

  “但施主,听贫僧一句话,永远不要迷失自我,否则这种状态将会频繁出现,会导致施主失去理智。”无为说。

  “谨尊大师金言。”我又行了一礼。

  无为掏出一本书:“你我有缘,我便将此佛经赠予施主,愿施主一定要坚守本性。”语罢,无为便消失了。

  我现在想起来唐天给我的那本书,回去再看吧。

  回到教室,教室里只有唐玉诗一个人在看书,其他人都去疯玩儿了。

  f酷@匠网RU正~)版y5首wX发d》

  “玉诗,在想什么呢?”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

  “游龙哥哥,现在你身边那么多女孩子,你最喜欢哪个啊?”唐玉诗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醋意。

  可我没听出来:“额,美惠露琪亚是我这辈子的妹妹,我必须用生命守护她们,而陈玫和香织一个是我大姐派来监视我的,一个是朋友委托照顾的,看着他们只是职责,而真正喜欢的,就是你和爱丽丝了。”我倒是实话实说。

  “那我和爱丽丝,你更喜欢哪个?”唐玉诗又问。

  “这个问题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我有些疑惑。看到唐玉诗重重点头,我竟无言以对。

  我没有作答。

  “换种方式吧。”唐玉诗说,“如果我和爱丽丝被敌人抓了,你只能救一个,你会救哪个?”那个表情我擦我受不了了,跟个深闺怨妇似的。触手要知道他女儿这样,不得从地里爬起来把我灭了?

  “两个都救!”我毫不犹豫的出口。唐玉诗有点小小的感动,但还是说:“不行,只能选一个。”语气轻柔而坚定。

  “用我换回你俩。反正敌人的目标是我。”我坚定地说。

  “不行。”唐玉诗还是这两个字。我很头痛啊:“你别难为我了,我患有严重的选择恐惧症,最讨厌选择题了。”

  “我交白卷。老师,你可以记我不合格了。”我最后还是举双手投降了。

  结果唐玉诗直接扑进我怀里哭了起来:”游龙哥哥你还没看出来吗,我是在试探你,游龙哥哥我爱你!”

  这算是表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