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活过这次再说吧。”对面也沉默了。

  很快,炸弹就被拆的差不多了,还剩最后一个地方。可这个地方我就这样进去真的好吗?

  那就是,我们教室对面的女厕所。

  “阿波罗,我发誓,我一定要宰了你!”我对着耳机咆哮。“嘻嘻,彼此彼此。”阿波罗笑呵呵地说。“谁跟你彼此?去你丫的。”

  我想了想,还是进去了。当然,我简单地易了个容。对于我来说,易容就是轻而易举,而且在这个初中男女校服一样,所以就是里面有人我也不怕。

  可是我多虑了,里面没人。

  我找了半天,没找到炸弹,只找到一个笑脸。

  “哇哈哈哈,游龙,我给你提供的女厕所旅游服务怎么样?”阿波罗一阵狂笑。现在我明白了,原来女厕所没炸弹,而只是他骗我进女厕所的理由罢了。

  我心中把阿波罗的家里八辈祖宗问候了一遍。这还不解气,我喊了一声:“阿波罗,我草泥马!”

  “怎么样,承认你不如我这个颜值,智商和武力并存的太阳神阿波罗吧,不要羡慕哥,哥只是个传说!”

  b$看}d正版"章节上}☆酷F匠…网g

  “还有,游龙,你把那耳机放在那的地方,我会让人来拿的。”

  “去去去,归老子了,这耳机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你戏耍老子,这就当补偿了。”

  “No,那时我刚买的蓝牙耳机啊!”阿波罗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我笑了。

  之前和阿波罗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在他把我引进女厕所事,这种感觉就全没了。而现在,又找回来了。

  其实,我们两人都是一类人—不折不扣的坑货。

  不过,我还是想和他谈谈。

  “有空约一次?”我提出了邀请。

  “今天晚上,启东酒吧,不来就算了。”阿波罗愣了一下,道。

  “好吧,不见不散。”我只能这么说。

  我不知道,这次见面,阿波罗邀请我去干了一件大事,而这次我又差点儿把命丢掉。

  不过,也是这次事情,让我的体内再次发生变异。玩什么啊?

  ……

  一天的课程很快就结束了,而我现在也正在前往启东酒吧。

  推门而入,一个服务员走入:“先生,点点什么?”我摸摸口袋,里面有一百多块的现金。这是本来老爸留给我持家的,老爸后来把我们带到东海了,自然用不到了。

  我想了想,道:“给我一杯血修罗”那服务员点点头,拿了个杯子,倒了点红酒。我咪了一口,很享受的样子。

  “先生,跟我走。”那服务员对我一招手。其实,这血修罗就是一般的红酒,而这是我和阿波罗定的接头暗号。

  事实上,真的有血修罗这种酒,不过这种酒吧是没有的,只有那几个酒吧才有这种纪念意义极浓得救。这个我以后会讲到的。

  我跟着服务员,走到了一个豪华包间。“先生里面请。”那服务员行一礼,就离开了。这种地方,他不能进。

  我推门而入,看到一个男人坐在那边。虽然没见过他,但不用猜也知道他是阿波罗。

  我和他碰了一下酒杯,坐了下来。

  “聊聊?”我试问了一句。

  “先听我讲段故事。”阿波罗说道。

  “洗耳恭听。”我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