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飞快,沈木向木屋外面望去,天空已经逐渐被染上青蓝色。

  伴随着黑暗的淡去,沈木身上最后一丝压迫感消失的无影无踪。

  “距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要不先试试?”这么想着手上已经动起来,从储物戒指取出下品魔晶,又按照魔杀阵阵法的样式摆放好这几个下品魔晶。

  最后从储物袋里找到唯一的一枚阵棋。

  沈木看到的阵法里就属魔杀阵最简单,仅仅需要一枚阵棋调动魔晶。其他的困阵、杀阵甚至是迷阵,都需要为数不少的阵棋,沈木根本没有材料。

  而且还没掌握繁杂的灵阵图,能够用出最简单的魔杀阵,沈木都觉得是老天保佑。

  按照书上记载的方位摆好魔晶后,沈木又反复检查了几遍,确认没有问题才开始刻画灵阵。

  灵阵图刻画失败会自行消散,沈木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阵图上面。

  一次两次,尽管沈木刻画的很快,但阵图就是一次一次变成碎片消散在空气中,没有一次成功画出基本图案。

  沈木感觉太阳照射到木屋,让原本清爽的房间变得燥热起来。汗滴浮现在额头上,让人觉得口干舌燥。

  “嘶……”

  沈木暂时放弃了刻图案,这么下去连最基本的基础图都画不出来。

  沈木用手摸了摸地板,嘴里失望道:“难道不光是线路的问题?”

  随手拿出阵法书,沈木又一次仔细看了起来。眼睛一遍又一遍扫视着这些图案,希望在其中寻找自己失败的原因。

  然而书中并没有说明阵法之下的底物会影响阵法。

  忽然,沈木像是抓到什么要点,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难不成,这些图画的深浅粗细……”再望过去,赫然发现在自己刻画的灵阵图上,与书上并不完全相同。

  形体格式!

  沈木原本以为只要这些线路没有问题,就能搞定一副简单的灵阵图。现在看来不是这样,这个线段的形体样式都要严丝合缝……

  看到自己划出来的线条末端,比起书中确实要细了那么一些……

  沈木大呼上当,他一直有一个惯性思维,就是深浅粗细不会影响图案表达的含义。

  这份惯性思维是从地球上承代下来的。他见过的汉字,一家有一家的风格,导致各种各样形体格式百花齐放。但是每个字的笔画都相同,所表达的含义也都一样。所以见惯了龙飞凤舞的汉字,画灵阵图的时候下意识地忽视了这一点。

  “形体格式啊……”沈木抬起头长叹一口气,勾起了不愉快的回忆。

  从学会汉字开始,沈木就模仿各种练字帖形成一种好看的风格。可惜沈木的汉字就算怎么练都是那样歪歪扭扭。

  后来买了那种凹陷下去的字帖,耗费大量精力临摹,希望让笔画刚硬起来。其结果,是用那份字帖能写出好字,一旦撤掉那块模版,沈木的字立马打回原形。

  最后的字还是在无数遍的使用当中,不断思考不断纠错,才勉勉强强练出了自己的风格。

  现在再去模仿一种风格,哪里模仿的来?

  似乎全部的精力都被抽干,垂头丧气了一阵。很快沈木想到这个世界的残酷,又一次开始练习刻画。

  “就算学不来风格,也得先把大概形状刻画出来……”沈木咬牙道。

  时间缓缓流逝,一些起的较早的晨练弟子少见地看到比武台上聚集了个六人。

  院长薛盛、大比前三、二长老与他的弟子蓝衫。

  薛盛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怎么还少一名?”

  今年大比出了五名要去中天岛的家伙,薛盛自然知晓。只不过他没什么闲心关注具体是哪几个小家伙,一心扑在自己的修炼上,争取早日突破魔丹境巅峰。

  二长老当即反应过来,这是个不错的机会:“薛大人,让我去抓那个不计时间的家伙。”

  薛盛并没有回答二长老的话,闭上了眼睛。再给半柱香的时间,最后一名还不来,就不等了。他可没什么好脾气等一个魔气境弟子。

  忽然,薛盛睁开眼,凝视着后山某处。

  二长老刚想再谗言几句,结果看到薛盛的表情,立刻熄了心思。

  沈木最后只完成了线路形状上的连接,根本没有成功画出一副灵阵图。缓缓推开门,发现太阳已经完全升起!

  集合的时间可是日初时分!

  不会晚了吧!心肝一颤,加快速度往比武台跑去,甚至连步法都用上了……、跑行的过程中,沈木忽然感觉一股气息瑶瑶锁定了他,紧接着一股比较弱的气息也挂在他身上。

  沈木微微皱眉,学院之中能有这种强大气息的人可不多,多半是院长或者长老。当下加紧赶路,脚下速度更是快了几分。

  越是靠近山顶,越是能够感觉到那股气息的强大。不到半盏茶就来到比武台前……

  沈木逐渐进入薛盛视线,薛盛皱眉嘀咕一句:“是他?”

  二长老正在想着怎么呵斥沈木,没听到身边院长的嘀咕。看到沈木的身影,脸色陡然阴寒起来,冲着沈木的方向呵斥道:“逆徒!敢让院长大人等这么长时间,还不认错!”

  那声音大的整个山顶都能听见,沈木自然也听得到。

  这里是图鹰院,沈木还不想弄出什么大动静,深吸一口气,攥紧了拳头。

  这口气,忍了……

  飞奔到比武台前,双膝跪下,在土石上滑到院长面前。

  沈木朗声说道:“弟子知错!请院长责罚!”头深深地埋在双膝间,一副认错的样子。

  直接把话题转移到院长身上,希望院长出来说几句话,好早早离开图鹰院。

  可是院长置若未闻,显然也是有些不开心。

  看到沈木这幅认错的样子,院长又没有什么反映,二长老顿时觉得有戏:“你这哪里是知错的态度!我今日替院长教训教训你!”说着就要动手。

  沈木忽的抬头,脸色苍白,说话声音微微发颤:“弟子错在不守时……弟子……弟子甘愿受罚……”

  “不守时?哼!”冷哼一声,收起了手。既然没有理由,二长老知道自己这一掌不能打下去。

  二长老继续训斥道:“你同门比斗中伤了堆曾,又伤了我徒儿蓝衫。这个罪行,你敢否认?”二长老又给沈木下了个套,只要沈木承认了,他就有理由一掌打下去,先将他打残废。

  酷B匠eN网、3永3&久免e费/看v|小!;说

  沈木哪里不知道这句话回答不回答都要遭罪,索性闭口不言,抬头望着薛盛。

  “师傅,我没事……”蓝衫在后面小声地说道,手抓住二长老衣角,脸色有些红润。

  “够劲爆……”栎贺露出一副有意思的笑容,背过身去对蹈朴小声调侃了一句,吓得蹈朴连忙拉着栎贺退下了比武台……

  申士则是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对这出闹剧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样子……

  在场的几个人似乎没有听到一般,没有一个人回应蓝衫。沈木听到了蓝衫为自己的开脱的声音,略有诧异。可是在场的人没有人在意蓝衫的话,沈木也只能装作没听到。

  院长薛盛似乎受不了这场闹剧,拉起沈木开口道:“你很不错,竟修炼如此迅速。”转头向二长老说道:“时间不早了,咱们这次去往神甫需要在外围小住一日,还是早些走的好。”

  说罢,带头往山下行去……

  沈木瞄了一眼二长老,发现二长老眼中含有怒火,似乎不爽这次没有得手。不过沈木也看出隐藏在这份怒气背后的得意与暗喜。

  沈木哪里不知道薛盛其实根本不关心自己。刚才那番话完全可以这么理解,首先点明自己修炼速度很快,这个成长速度是个威胁。其次点出,二长老可以在小住的时候把握机会干掉自己。

  而且看薛盛平淡的表情,一点没有为自己说话的意思。越发让沈木觉得浑身冰寒。

  “这薛盛不会默许了吧……”沈木暗暗佩服这院长的淡漠,反而勾起一抹微笑:“既然你默许了,就不要怪我干掉你一个长老……”

  拉开身法技巧追了上去,沈木紧紧吊在队伍的最后面,抓紧一分一秒看着从阵法书上临摹的灵阵图。在虚空中用手比划着……

  可以清楚地预料到,一旦到神甫外围的客栈,二长老会立刻找他的麻烦。沈木感觉到不轻的压迫感,抓紧每一秒研究魔杀阵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