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数日,魔气大比的结果出来了,用大红布挂在任务大殿的公告栏,占用一整个公告板,倒是显得隆重非凡。

  有人欢呼,有人低落。

  沈木去看结果的时候,发现栎贺理所当然的排在了第一,他的小弟蹈朴排在第三。

  排在第二的人沈木似乎见过,好像是当时初来图鹰院遇到的守山弟子,名叫申士。

  自己则是排在第四,蓝衫排第五。

  沈木奇怪自己只和蓝衫打过一场,怎么会排在第四的位置。找了一个弟子打听,结果没有人愿意当面告诉他。

  只见栎贺遥遥冲自己招手,沈木凑上去问了这个前五的问题。

  “谁愿意去中天岛谁就是前五,多少年来都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了。现在的弟子都把第六名当第一名,前五就是供人一笑的榜单。”

  沈木暗想怪不得没人跟他说,这么尴尬的事情谁好意思说出来。也就想去中天岛的本人不感觉奇怪。

  倒是蓝衫让他在意,二长老如此护短一个人,怎么可能放的过他亲传弟子去中天岛?如果蓝衫目的地不是中天岛,那肯定就是二长老别有用心,利用这个去中天岛的机会做点什么。沈木可不认为二长老会这么容易放过他。

  栎贺抱起双臂感叹道:“诶呀,多少年没凑齐过五个人了,今年倒是有意思,五个名额都满了。”

  沈木意识到一个问题,忽然问道:“往年不够五个人怎么办?”

  栎贺无所谓地笑道:“往年没几个想要去的,空着的位置就空着。”

  空着?沈木一惊,若是二长老利用这个同行的机会制造点“意外”,不光能除掉自己,更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半途而归。

  沈木沉思着往山下走去……

  明天就是出行的日子,必须准备好对付二长老的底牌。现如今沈木只会引爆魔晶中的魔气,对付筑魔境的长老只能靠这一招。沈木深感杀手锏的重要性,不然遇到筑魔境总是如此吃力。

  来到魔云商会门口,沈木抬头望去,发现整个商会都换了门面。就连里面的伙计也都换了生面孔。

  沈木步入商会,敲了敲门框,立刻有人迎接。

  掏出一张黑卡,沈木直截了当地说道:“我要提取魔晶。”

  小厮看了沈木一眼,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客气地回答道:“客人,我们商会是卖东西的,哪里有提取魔晶之说……”

  沈木眼珠子一瞪,暗想胖掌柜骗了自己?

  单手提起小厮的衣领,怒道:“不可能没有!你们商会怎么这么不守信用!若是这般行事,落得魔天商会的下场也怪不得我!”

  说罢,沈木把小厮重重往地上一掼。

  嘭!

  未曾修炼过的小厮疼得呲牙咧嘴,痛不欲生。

  旁边买东西的人看了这情况都靠边站了些,生怕这个凶残的家伙找上自己。大厅里顿时嘈杂起来,议论纷纷。

  这小厮没什么实力,如今被人打成重伤,如果没有靠山,他就再也寻不到什么活路。魔云商会可不会给他花钱治病,怕是明天就要换人了。修炼者的世道一向如此。

  这个人也真是大胆,敢在商会地盘里打人,这下恐怕有好戏看了。

  2更新,最8快},上酷@匠!网

  “何人在我魔云商会放肆!”一股魔丹境的恐怖气息压过来,单单是那强大的气息就震得沈木口鼻流血,似乎要将他压垮。沈木咬紧牙关,任凭这股气息多么强势,沈木凭借肉体和精神力量艰难地支撑着没有瘫倒在地。

  待到那人来到面前,恐怖气息才撤了下去。

  魔丹境轻咦一声,诧异的看着沈木。

  无他,这个魔丹境的客卿见过沈木,认出来沈木就是胖掌柜非常重要的主顾。令他惊咦的是沈木区区魔气境,承受了自己全力威压竟然没有跪倒在地!

  “何人闹事!”一个纨绔青年口中呵斥道,慢慢从内间走了出来。

  沈木看到这个青年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食物残渣。想必是哪个势力的公子凭借关系搞到这么一个职位。

  沈木暗笑这回遇上真公子了,朗声道:“魔云商会胖掌柜给了我取魔晶的卡,怎么我来取魔晶,这小厮跟我说没这项业务?”沈木特意提高了嗓门,生怕那群围观者听不到。

  “魔晶卡?”青年低声嘀咕一句,立即反应过来,换上一副恭谨的面容:“沈兄弟是吧?里面请,里面请。”说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正是!”沈木正气十足地说道,大步像密室走去。

  留下一群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不明所以。

  进入密室坐定,那青年问道:“还请沈兄出示那张卡……”

  沈木掏出黑卡,在青年眼前晃了晃,又迅速收了起来。

  “黑卡!”青年眼皮一跳,震惊道。

  这种黑卡只有对魔云商会做出很大贡献才能得到,自己的父亲权利那么大都只能用排在第二的紫卡,眼前这青年竟然拥有比紫卡高一级的黑卡!

  青年戒指上华光一闪,木桌上出现一套录入阵法,口中道:“沈兄是要存钱还是取钱?”

  沈木简短说道:“取钱。”

  青年示意沈木拿出黑卡,放在那个奇怪的阵法圆盘的中心。

  沈木没有见过这么精致的东西。一边放上去,一边问道:“请问这是什么?”

  青年头也不抬的操作着这个圆盘,口中解释:“这是记录阵盘,用来记录信息的。沈兄手中的黑卡相当于一枚启动阵棋,阵盘启动之后就能录入信息了。”

  沈木点了点头,随即想到了胖掌柜当时用的那个记录玉简,想必也是记录信息的东西。只不过这个圆盘更加奇妙,能够将信息双向转化。

  沈木看的出奇。他在魔云商会养伤的时候阅读过关于阵法的介绍。阵法这东西说来奇妙,能够靠不同材质的阵棋,摆放在不同方位,发挥出极为强力的效果。当初铁笼中那个红色光圈就是一个威压阵法。

  对敌的时候先布一个阵法,就像放一个陷阱,能够将境界很高的人陷入其中,实现越阶作战。这些阵法有足够的灵石、魔晶就能启动,非常方便。

  可阵法之难学如同炼丹之难。炼丹光是有理论知识可不行,还需要非常高超的悟性,以及合适炼丹的体质。阵法之难在于理论上的悟性,和实现上的技巧。

  眼前这个圆盘与阵法同出一源,叫做阵盘。

  阵盘就是阵法缩小精简之后得到的圆盘。这东西看起来小,实际上对于阵法没有的深入理解,一般阵法师是做不出阵盘的。阵盘精致程度远非普通阵法可以比拟。就拿三级阵法师来说,如果只是一味地照搬前人经验,自己理解不透彻,他连一级阵盘都做不出来。

  看着青年一阵忙活都没能把信息读取出来,沈木忽然想起来胖掌柜也没跟自己说这黑卡怎么用。

  自己似乎还没炼化……

  “这黑卡是不是还要炼化?”

  青年眼珠子一突,忙碌的动作停了下来。他说怎么搞半天都没什么反应。本来还以为阵盘坏了,现在看来是这位沈兄根本没用过啊。

  沈木把卡取下来,用自身魔气包裹着黑卡,在上面打下自己的记号。交还给青年。

  这回很快就将魔晶数目投影出来了,上面画着上品魔晶。后面标着大字:一百五十万!

  百万魔晶,还是上品!这钱够买三件魔魄期使用的灵级秘宝了!

  青年感觉这位沈兄够厉害,顿时起了拉拢的心思。要知道自己一年虽然能挥霍掉百万,却没什么能力挣来这么多啊。如果把沈兄这个财主拉到自己阵营,对于培养私人势力有很大保障啊。

  一番交接,青年微笑着伸出一只手:“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彬。”

  沈木自然看到这个青年眼中晃着绿油油的光芒,知道这人打什么小算盘。

  紧紧握住青年的手,沈木道:“你好,我叫沈木。”

  彬赶忙点头,拉着沈木要好的说道:“咱们以后还得打很多回交道,现在互相熟悉一下……”

  沈木摆手打断了对方:“先不忙,我还想买写玉简、丹药。不知道彬兄有什么推荐的?”

  “魔云商会这些丹药都不是什么太好的东西,我家中倒是有很多不错的玉简书籍。沈兄想要的话,我可以送给沈兄。”

  沈木心中冷笑,这人要说家中有书籍,还要免费送给他,要把他拉入家中。显然没安什么好心。

  “彬兄现在身上没带?”沈木疑惑道。

  彬一脸嬉笑:“出来干活,哪里会带家族书籍,都是一些低级的东西。”

  “那彬兄帮我看看你带出来的玉简跟丹药,什么高端我要什么。”

  “好嘞,沈兄稍等……”彬装模作样地在戒指中一阵翻找,最后拿出一颗爆魔丹:“诶呀,沈兄。我这里为了防身就带了一颗爆魔丹。这东西副作用很大,一旦承受不住甚至会爆体而亡。沈兄还要不要?”

  沈木心想好东西送上门,哪有不要的道理?

  “要的”说着把彬手上的爆魔丹收入自己戒指:“我还想看看关于炼丹、阵法、篆符的学习玉简。还请彬兄帮忙长长眼。”

  彬看的目瞪口呆,哪有这么不要脸的?不过想想自己每天挥霍的钱财,这颗爆魔丹不值一提。

  沈木跟着彬挑了不少玉简,这些玉简有基础知识,也有很专业的阵法、丹药、篆符的详解。沈木甚至挑了一本《百草》来学习这个世界上的各种灵植。

  ……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