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剑意?”铁严看着剑意乱窜的沈木自言自语。

  “不好!走火入魔!”铁严急切喊道,伸出一只手抚平凌乱的剑意:“段兄来帮我!”

  段侯一惊,赶快上前帮忙。走火入魔?按理说已经压制沈木的晋级速度,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怎么还会走火入魔。

  经过段铁二人一阵忙碌,沈木各个经脉都被两大筑魔境封住,血流不止的伤口也被抹满了创伤药。沈木身上狂暴的力量渐渐消失。

  段侯擦了擦满头的大汗:“呼……真是好险,幸亏沈兄就在木屋这里倒下,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救他。”

  铁严眼神凝重地看着呼吸逐渐平稳下来的沈木,压低声音:“这次沈兄走火入魔恐怕跟比武有关。”

  段侯的声音也立刻小了许多,沉吟道:“你是说他这一身剑意是比武的时候带回来的?”

  铁严缓缓摇头,声音更是低沉几分:“不只如此……”

  段侯一惊:“怎么回事?”

  “沈兄恐怕是见到筑魔境的剑意力量,自行领悟……”

  “自行领悟!”段侯惊呼。

  从古至今能够自行领悟的人都是天才中的天才,这种人往往拥有很强的悟性,经常还有大气运。天才修行者往往拥有强大的底牌,可是看沈兄这样的天才,似乎是没有一点底蕴。不光是没有什么底蕴,还时常有走火入魔的迹象。

  “而且不单单是自行领悟。”铁严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沈木。

  “怎么说?”段侯好奇问道。

  “你看沈兄肩胛处”说着铁严给段侯指出沈木肩胛那道伤。

  “确实如此……”段侯凝重地点了点头,他能够从那道伤痕中感受到不俗的剑意。

  “沈兄境界晋级太快,而且时常出现心静不稳的征兆,这一点你我都清楚。”铁严看向段侯:“沈兄受到这伤,而且见过更加凌厉的剑意,所以开始自行领悟这股剑意。随着沈兄领悟的加深,心静不稳导致领悟出来的剑意主导了体内魔气。”

  段侯眼珠子一突诧异道:“爆体而亡?”

  铁严沉重点了点头:“差不多。沈兄这股剑意领悟到一个极端,想要突破。结果体内魔气暴走,由于剑意同出一源,不受控制的力量直接壮大了肩胛处那一抹剑意。只差一点点就爆体而亡。”

  段侯惊骇,这得有怎样的悟性才能做到!

  “真不知道是福是祸……”段侯小声嘀咕道。

  “依照沈兄这个天赋,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不是我二人能够教导的了。”铁严拉着段侯走出木屋,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走出一段距离后铁严继续说道:“到时候沈兄修为比我们高,我们如何面对?”

  段侯嗤笑一声,抱起双臂:“还能如何面对,我们当他是兄弟。以前是如此,以后自然也是如此。”

  铁严白了段侯一眼,不禁骂道:“真是跟往常一样白痴。”随即指了指地上的虫子:“你看看这些虫……”

  段侯低头看到密密麻麻的虫子在地上爬来爬去,这些虫子地上正在忙忙碌碌啃食青绿色的树叶。有些虫子则是连拉带拽地将树叶往窝里搬。

  “虫子在吃树叶,很正常的现象,他们不吃树叶就会饿死。”段侯随意道,不解铁严为何要让他看这玩意,不过他却知道这位朋友比自己聪明太多,这样说定然有自己的用意。

  铁严忽然蹲在地上,随手捏死几只小虫:“是啊,他们在啃食树叶。”然后站起来走进一颗半枯不枯的树,指着头顶的树叶对段侯说道:“你看是不是这棵树的树叶养育了他们?”

  随着铁严的手指看去,枯掉的树枝与还长着绿叶的枝桠交错,覆盖的范围正好是这一片区域。似乎为了呼应铁严的话,恰巧有一片树叶左摇右摆地飘落在地,正好位于那堆虫子的上方。

  贪婪的虫子们立刻蜂拥而上,都想要把新鲜的树叶据为己有。

  段侯的视线从卑微的虫子上移开,点点头道:“可以这么认为。”

  话音刚落,铁严从上到下敲了敲那棵树,听到空洞的声音后一拳打在那里,将树打出一个窟窿。之所以叫窟窿,是因为这个地方除了铁严打破的树皮外壳,里面已经被虫子蛀空了。

  铁严似乎是嫌赃,甩了甩手:“你再看看这里,虫子被树叶所养育,成长起来却反过来残害他的养育者。只要能够给虫子带来好处,即便是有恩于他的东西,也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物尽其用’。”

  铁严凑近一看,一只只未成形的幼虫正在大快朵颐父母弄进来的青叶,一些半大的虫子已经开始啃食树洞,要扩展更大的领地。

  不过铁严还是不服气:“虫子这种低等的生命没有任何智慧情感可言,我们魔族可与这东西不一样。”

  “沈兄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管是不是修炼影响了他的心智,从他所表现出来的态度看来,也同这些虫子一般。”

  段侯恍然,铁严这是在说沈兄心性不佳,想要改变一下相处方式。

  一个闪身来到铁严身边,压低声音悄悄道:“可是沈兄救过咱们的命,妖林连脉都是沈兄求圣龙带咱们出来的!”

  “我不管沈木是不是因为修炼的原因态度不好,总之这种毫无保留的照顾不能再有了。”铁严斩钉截铁道:“除了那次莫名其妙的救了我们一命,你看到他哪回为人热情了?往往都是你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而且我怀疑他本身心性就不好……”

  “行吧……”段侯表示投降。既然铁严这么固执地怀疑沈兄,他段侯也只能保持中立。他可从来没在辩论上赢过他这位铁朋友。

  沈木自然不知道铁严已经开始怀疑他。

  现在的沈木正在跟内心中的剑意较劲,不突破那层意境就不想醒过来。

  结果足足过了三天三夜沈木都没能突破那个意境。沈木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看着身上已经结了咖的地方叹了口气,寻水去了。

  沈木这次寻水不单是想用水来清洗,他学会运转魔气清除污垢,比起用水清洗方便的多。主要是他感觉太浮躁,想借凉水清醒一下。

  三天三夜的连续领悟都没能突破那层意境,不得不说非常遗憾。沈木感觉只要突破了那个地方,筑魔境二长老最后那招剑指魔剑就完全能学得来。

  沈木昏迷时下意识地并拢左手食指跟中指,反反覆覆推演剑指,已经将第一步做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沈木一边用凉水冷静,一边却还在纠结那道剑意。趁现在无人,沈木手指一并一翻,一道无色气柱毫无阻塞地打了出去。那道气柱穿透水面,轻易就将将湖底开出两指宽的细洞。其速度之快,剑刃之锋利,甚至将水面竖切都没翻出一个浪花!

  “咦?淬体劲气?”

  惊咦一声,沈木诧异的开始运转魔气,发现整个身体的魔气似乎都被堵住一样,任凭如何运转功法都带动不起一丝魔气。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沈木顿了一会,几息之后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想必是当时走火入魔,魔气乱窜。两位筑魔境替自己封住了经脉。

  现在可不是纠结魔气运转的时候,那招剑意还没突破……

  {酷匠m`网Z首*#发S

  沈木愁眉苦脸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嘀咕道:“威力不错,单单是剑意劲气就能做到无声无息,削铁如泥。可是那招魔剑气到底如何才能发动……”

  想了一会,沈木感觉脑袋隐隐有炸裂之痛,自言自语道:“不甘心……若是我能领悟到,下回对上二长老我有战平的把握。”

  一桶冷水从上到下浇遍全身,沈木感觉清醒许多:“不想了,再想下去我会死……”

  沈木这话可不是说笑,他知道自己顿悟剑意的时候走火入魔,差点死在领悟剑意上。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