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气功法被沈木疯狂地运转到极致,不安分的魔气犹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拉拽,从中品魔晶中迅速外溢,不到三息就形成一圈黑雾将沈木包裹。看到这些魔气,沈木心头一喜。

  达到魔气八层境,功法运转起来更加熟练。所以沈木有能力再引动更多的魔气。

  不过这些魔气够用了,自己急速的运动导致这些魔气很是狂暴,似乎随时都有炸裂的可能。

  缓缓一掌推出,断空掌!

  正是沈木跟堆曾所学的招数!

  沈木那日跟堆曾战斗过以后觉得这断空掌威力不俗,而且对于气流的控制似乎非常巧妙。所以生出了学一学的心思。

  沈木就靠自己琢磨,断空掌的发力方式,和武技运转形式。结果三天就莫名其妙的摸到了一点门道。

  现在拿来对敌最合适不过了。

  呼~断空掌穿过空气,打在围住沈木的魔气上面,那一刻天地都宁静了。

  b更新最@E快上b(酷L匠◎网

  嗡~~~~~~~~~~~一阵嗡鸣声响起,魔气似乎被什么力量引动,弥漫的魔气再也维持不住飘忽不定的形态。二长老的魔剑正中魔气中央。

  下一秒,如同玄雷炸裂的恐怖轰鸣声传入在场几人的耳中,震得几人耳鸣不已。

  二长老的魔剑正中爆炸中心,被炸响的狂暴魔气炸的粉碎。

  轰轰声不绝于耳,沈木如同炮弹弹射而出,眼角瞥见二长老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赫然是受了内伤!

  二长老这个指剑能够控制方向,自然跟他的心神所连。如今魔剑被沈木的魔气炸成碎渣,二长老本人自然要受到不轻的反噬。

  “哇呀呀!我要宰了你!”二长老张嘴叫到满嘴是血。手中打出各种轨迹,要将沈木一网打尽。

  大长老发现事态不好,急忙赶到比武台上:“二长老息怒!”

  二长老回头一看,发现大长老一只手搭在自己肩膀上,对自己摇头。

  “岂有此理,竟敢伤我!我要杀了他!”二长老对大长老咆哮道,甩开了大长老的手掌。

  正要再次动手时,大长老凑近二长老耳边,低语了几句。

  “还有这种事?”二长老诧异地问了一句。

  二长老眼中的怒火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

  沈木在远处苟延残喘,掏出几块魔晶恢复着体力。二长老没有再攻过来,沈木却已经到了极限。刚才那一瞬间一连串动作,已经耗掉他身上所有力量。如果二长老再过来,沈木自觉必死无疑。

  等到二长老冷静下来,大长老来到沈木面前。沈木身体警惕地紧绷起来,心想不会跟自己算总账来了吧。虽然自己出手有着充足的理由,但刚才做的确实有些不敬。

  大长老率先开口:“刚才二长老做的确实有些过激了,还望你不要见怪……”

  大长老脑子抽风了?这是沈木第一的反应,不过口上立马回道:“不是二长老的问题,是我做的太过分了,还望大长老责罚。”

  “诶”大长老托扶沈木起来,语气中满是客气:“你能力超绝,是我们图鹰学院所有弟子的榜样,怎么能责罚你。这次魔气大比算你前五,有资格推荐到中天岛。”

  “不怪我?”

  “怎么能怪你呢……”

  大长老给沈木讲了一通道理,完全没有责怪沈木的意思,反而要举荐沈木魔气大比前五的位置。

  然而沈木全程冷冷盯着大长老这张虚伪的嘴脸。若是说大长老给了他责罚,他倒是也不怕什么。现在大长老如此客气,是个人都能看出不对劲来。别看他现在客气,这分明就是暗地里要整死他。

  其实大长老也不好直接给沈木责罚,因为他的身份本身就有些特殊,身后还有两位筑魔境庇护。这也是二长老停止动手的原因。

  刚才那一下魔气轰鸣震动不小,恐怕会把山上所有人都引出来。经过大长老的提醒,二长老决定暗地里给沈木点颜色。

  沈木一边听着大长老胡扯八扯,一边闭目凝神,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他在顿悟!一心二用的顿悟!

  表面上,他是在和大长老说话,实际上沈木整个身心都沉浸在大长老刚才那一剑上。那一剑指的不俗,肩胛处挨了一指,又近距离感受到剑指魔剑的威胁,沈木此刻就如同一块干燥的海绵,疯狂地汲取着那道剑意!

  随着时间的每一秒推移,沈木关于剑指剑意的理解也一步步深入。

  “怎么了?”四处涌来图鹰院弟子,就连院长都引动了。

  大长老立马换上和颜悦色的笑容,跑到院长面前:“院长,我们发现一个才子,打算让他进入前五,推荐他去中天岛!”

  “刚才的震动就是他引出来的?”院长带着十足的威压说道。

  “是他,魔气境当之无愧的前五。”二长老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院长面前,附和道。

  院长也没过多在意,转身回修炼室,丢下一句话:“你们决出前五就行了,剩下的我一概不管。”

  二长老点头哈腰道:“诶,诶,好嘞。”

  招呼走院长,眼中闪过一丝凶芒。回到比武台,卷起自己的亲传弟子蓝衫回休息室了。

  趁着人还不多,此时的沈木已经往回走了,如果有人看着他,就会惊奇地发现他竟然是闭着眼走路。

  走回木屋,沈木一身的剑意正以一种夸张的速度成型,剑意境界的形成!

  模模糊糊地,沈木伸出手指开始比划。不知不觉间掏出数块中品魔晶补充魔气。逸散出来的魔气被无形的剑意阻挡在外,没有沈木主动吸收竟是近不得身!

  陡然之间,沈木一身剑意突然有些不受控制,似乎已经达到了沈木的极限。魔气形成的剑气在全身游走,嗤嗤地切割沈木的肉身。

  凌乱的剑气撕裂沈木的身体,伤口处往外冒着鲜血,整个人都被鲜血淋透。

  不好!

  沈木急急地跳出木屋,一身剑意狂暴地炸裂开来。

  嘭!

  犹如一个重磅炸弹在沈木身上炸裂,沈木狼狈无比地半跪在土坡上,残破不堪的身躯不停地颤抖。刚才那一下打击不亚于二长老那一柄魔剑炸裂!

  一身凌乱的剑意仍然不受控制,在土坡上掀起漫天尘土。

  噼里啪啦……

  满天灰尘中不时有血液飞溅而出,打在灰尘上,裹成一团血泥,掉落在地……

  旁边那个木屋的门被人急切推开,两个身影迅速接近沈木。

  沈木也彻底坚持不住,瘫倒在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