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曾甚至怀疑如果自己不认输,沈木会毫不犹豫地落下镰刃。

  堆曾打了个机灵,哪里还想要那冷饮。那凝为实质的杀气就让他冷静许多。

  “看懂了吧”栎贺点评道:“如果沈木倒飞出去,就没有机会一举拿下对手。”

  蹈朴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嘴巴,望着沈木的背影:“这太疯狂了,何必这么认真,切磋而已。”

  整个练武场都静了下来,齐刷刷地看着沈木。他们都没料想到这个新来的弟子竟会如此强势。那些吊儿郎当的弟子再也没有人看轻沈木,一个个目光怪异的望着沈木。核心弟子也都收起小觑之心,暗暗与沈木比较,不知不觉间将沈木当成一名强劲对手。

  沈木只是缓步往后山走,一句废话都没有。在沈木道路上的弟子匆忙给他让开道路。

  “谁干的好事!”一个白发老者疾奔到练武场前,看到狼藉的地面吹胡子瞪眼。

  一把拉过旁边的女弟子,指着鼻子骂道:“你!看清楚怎么回事了没!”

  那女弟子战战兢兢道:“回大长老,两位师兄切磋。”

  “单单切磋能搞出这么大场面!”那老者怒道:“把你看见的说出来!”

  那个蓝衫女弟子走过来,抱拳说道:“大长老息怒,我刚才跟芸芸在藏书阁探讨武技,确实没看到两个师兄的打斗过程。也是刚刚才到练武场。”

  大长老一把推走那弟子:“废物!”

  “今天把这事情说清楚!”大长老非常生气,底下那些弟子一个个都要造反,没人敢说实情。

  他管辖的地方竟然还有弟子私斗,真是气煞他了。来到堆曾面前,破口大骂:“是不是你!我看你寒气入体,是不是你闹事!”

  堆曾小心翼翼地答道:“是弟子与人切磋,并不是想惹事生非。”

  “跟我走!”那长老架起堆曾的胳膊,就要把它拉走。

  就算堆曾没有寒气入体都挣脱不得,更何况现在了。

  “且慢!”遥遥的传来一个声音。

  远方疾驰过来两股筑魔境的强大气息。大长老一惊,莫非是院长说的两位高手?那两人可都不在自己之下。

  那两位闹事可就麻烦了。

  “不知两位何事?”长老转向那个方向,抱拳道。

  “长老不要误会,这是弟子间的切磋,无伤大雅”铁严说道。

  那长老拉过堆曾:“这叫无伤大雅?弟子都伤成这样了,你得给一个说法!”

  段侯一见堆曾的样子,就知道沈木下手不轻,走到面前:“我来看看。”

  说着把手掌搭到堆曾的后背上,稍微探查一番就了解了寒气分布。运转火劲,砰一下打入堆曾体内。

  _$酷4b匠,*网唯一)q正#版/,:其!"他m/都R是7盗☆版l

  “啊!”堆曾痛嚎一声,随后平静了下来。那道精妙火劲竟然抵消了寒冰,让他微微震撼。

  铁严赔笑道:“是我们二人让他来找人历练的,不知道他竟然下手如此之狠。”

  见堆曾没事了,大长老也没有借题发挥,警告道:“既然如此,你们二人直接试练他就好,不要拿学院弟子开刀。下回再发生这种事可没这么简单。”说罢拂袖而去。

  往回走的路上,段侯尴尬地问道:“严兄,我们是不是做错啦。”

  铁严叹了口气:“诶,这边倒是挺护犊子,不像咱们那边没这么多顾忌。也罢,你来训练沈兄吧。”

  沈木此时已经回到自己的木屋,地上摆满了中品魔晶,盘膝而坐,隐隐所有感悟。

  那场战斗除了硬抗,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赢,而且付出的代价会更小。

  堆曾在使用裂空掌时,双手合十在身前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如果自己熟悉对方的武技,那么完全有可能以快取胜。双手合十明显不能分开,如果这个时候欺身而上,想必用最简单的拳脚都能取胜。

  要怪只能怪自己当时见到武技,脑袋中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是具有相同力量的东西。这个思维定式需要改正。而且沈木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更好的步法,速度这种东西快了没坏处。

  步法好不仅能提高战斗时的速度,更能留出思考的时间,想出最优策略。

  一身的气息越来越狂躁,波动一波比一波大。沈木一惊,难道又要突破了,这未免有点太快了吧?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上次突破可是半个多月前的事了。这次突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沈木很快沉下心来,着手准备突破的事情。

  要是被大长老知道沈木半个月突破魔气六层,还不得气死。照他这样突破,筑魔境都得是大白菜。

  下一刻,天地能量动荡起来,凶猛地朝沈木灌来。

  沈木深吸一口气,一身魔气与外界形成呼应,宛若鲸鱼进食,将魔晶中的魔气全部牵引至体内,运转着这一部分庞大的魔气在体内流转,拓展经脉。

  随着时间推移,沈木的身体慢慢鼓荡起来,仿佛被吹大的皮球,干枯的身躯平白胖大了几圈。一道道魔气还在往沈木身体里注入。

  魔晶中狂暴的魔气带有魔属性,冲击着沈木的神魂。虽然这种神魂冲击不是很强烈,但是仿佛有一个钟摆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让他昏昏欲睡。

  肉眼看去,除了沈木身边大量的魔气环绕,动静不小。沈木竟然还在左摇右摆,一副要睡着的样子。

  魔属性!

  魔属性千奇百怪,别小看这种魔属性,万一睡着,走火入魔真不是闹着玩的!沈木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他差点忘记这是在突破,只差一点就顺着这股魔属性就躺下。好在最后一刻,沈木忽然想起自己吸收大量魔气会不会有魔属性。这才注意到,这股令人混混欲睡的力量赫然就是魔属性!

  沈木冷笑,这力量果真奇妙,令人防不胜防。竟然没有什么狂暴的冲击,顺着现在自己最渴望的休息,放大魔性!

  意识到这是一股魔属性的变异之后沈木就不会再上当了,沈木的自制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大,尤其是那夜之后,沈木宛若死神,只剩下理智。极度的理智让沈木能够完全掌控住自己的思想。

  忽然,几道法诀打了过来。包裹沈木的魔气瞬间消散,一条条魔气被人从沈木身上抽了出来!

  沈木感觉非常地不爽,仿佛有人在从他体内抽丝剥茧,魔气功法越运转越快,要跟那股力量较劲。

  “清醒点!”

  一声爆喝传来,沈木立刻又清醒了不少。

  是段侯的声音!

  沈木平静下来,打算先把体内的魔气炼化之后再找段侯算账。

  等到这些魔气慢慢被沈木炼化为丹湖中的魔力,动静才慢慢平静下来。

  “段兄!这是为何!”沈木双眼充满血丝,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怒视段侯……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