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沈木躺在床上来回翻滚。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哪里碰到床那里就生疼,全身都涂满了黑金色的金创药。

  不得已翻身下床,采用打坐的姿态恢复体力。回想起跟段侯的肉搏,沈木就一阵呲牙咧嘴,段兄下手也是够狠啊。

  整整休息了一夜,沈木才感觉有所好转。

  天一亮,沈木就跑到练武场练习魔气功法。试探了一番力量,魔气五层。沈木自己都不知道何时晋级的五层境,暗想会不会是跟玛尔的那一战导致的。那一战太过紧张,无意中突破也说不定。

  不久就出现一个晨练的弟子,那弟子看到沈木,虽然疑惑却没说什么。

  沈木查看了这弟子境界,发现根本看不出对方实力。那肯定就是比自己魔气五层要高了。在沈木这个境界,看不出对方深浅就意味着对方的等级高于自己。一切只能靠经验去判断。如果对方没有收敛或者隐匿功法,从气息波动大致能够推断境界。

  沈木觉得面前这弟子应该还不到魔气七层。

  沈木上前道:“这位师兄请了,不知道师兄有没有兴趣陪师弟过过招?”

  那弟子看傻子般地看着沈木,心道这人有劲没处使来找麻烦了?

  “你是魔气五层境,我是魔气六层境。咱们打架传出去岂不是让人说我欺负你?”

  “师兄尽管打就是,我会澄清这一点的。”

  那人摆手道:“不干不干,我还要自己练习魔气凝实呢。”

  沈木无奈,只好跑到一角练习魔气功法去了。

  太阳逐渐升起,越来越多的弟子来到练武场。沈木感觉人来的差不多了,便上前朗声说道:“各位师兄师姐,师弟有一话要说!”

  那些弟子怪异地看着沈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师弟来到图鹰院就没怎么露过面,每次露面都搞些大动作。不知道这回还会搞出什么名堂。

  “师弟近日研究出一些冷饮,就是魔云商会正在卖的那种。”

  人群恍然,这师弟是能折腾,凭借着那份冷饮,跟魔云商会的掌柜打得火热。

  “我希望魔气六层境以下的师兄师姐挑战我。只要赢了我,就免费送一杯冷饮!”

  “栎贺,我耳朵没听错吧?这沈师弟是不是脑袋有问题?”蹈朴一脸惊疑地看着沈木。

  栎贺倒是仔细打量着沈木:“这沈兄够血性,肯这样历练自己。”转而呵呵一笑,继续练习自己的功法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得消啊。”

  “没事谁闲的打架啊,大家都是同门。”一个身穿蓝色衣衫的女弟子劝道。接受不了弟子间这样的狂野锻炼的方式。

  “是呀,沈兄还是慢慢练习魔气运转就好,干嘛无谓地消耗体力。”又有弟子说道。

  结果是你一言我一语,慢慢地把沈木凉在了一边,自顾自地修炼去了。

  见大家对这种免费的东西都不感冒,沈木也不尴尬,慢慢练习自己的武技。

  时近正午,火辣辣的太阳晒在地面上,不少弟子已经回去了。这种环境不适合平心静气地修炼魔气。魔气本身就属于狂暴类型的力量,在不舒适的环境下修炼会影响心境,所以很多弟子选择打坐休息。

  “来,我来挑战沈师弟!”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说道,此刻已经汗流浃背,但是依然痴于修炼。他认为这样的对战也对修炼很有好处,打赢了还能得到一杯免费的冷饮,一举两得。

  “好!多谢师兄,请问怎么称呼?”沈木爽快答道。

  “堆曾!”大汉对自己名字很是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互相之间的切磋。

  “那就开始吧,堆师兄!”沈木也不含糊,直接就要跟这个魔气五层的大汉开打。

  倒是一帮不太喜欢修炼的弟子在树荫下看好戏。

  “师弟先请”堆曾跟沈木切磋,还是按照规矩来。

  “师兄小心了!”沈木口中爆喝,脚下暴起,直冲堆曾。

  堆曾眼帘一缩,只见沈木沈兄爆掠而出,淡淡的黑色魔力环绕手臂,身子就如离弦之箭,眨眼就进到身前!想不到这个师弟确实不弱!

  不能大意,堆曾双掌合十,稍微一顿,猛然凭空打出,一道猛烈的掌风呼啸而至。

  沈木招式不变,魔气透体而出,欲与掌风一争高下!

  呼……

  魔气拳风双双抵消,两人纯靠肉搏!

  堆曾站在原地不动,看到那拳头袭来,眼中精芒掠现,化掌为爪,迅速扣住沈木的手腕,随即抬起另外一个手掌,对着沈木的胸口就轰了过去。

  嘭!

  嘭!

  堆曾捂住侧肋,往侧面踉跄两步止住身形。大口喘息着平复气血。反倒是沈木后滚了一圈才停下。

  刚才那一下谁都没占到便宜。就在堆曾手掌印到沈木胸口之际,沈木左手回抽借力右脚侧踢。利用腾空的优势,那一下直接踢中堆曾侧肋。

  两人只是试探,仅仅使出四层的力道,所以仅仅都是气血翻涌,没有太大伤害。

  “沈师弟好反应!”堆曾涌出一丝惊喜,自己以两只手臂对打沈木,沈木竟然不落下风。随即又是双手合十,在面前毫不停顿地划出一个圆圈。口中喝到:“小心了!”

  又是双手合十?沈木发现这回虽然还是双手合十,但所用时间明显比刚才要长。

  “断空掌?”低下有个弟子惊呼。

  “风魔根?”另外一个弟子吃惊地说道。

  断空掌是初步掌握风动的一种武技,只有风灵根才能最早掌握。底下那几个不成气候的弟子三三两两的凑成一队,品头论足。

  这边的动静自然吸引到核心弟子的目光。

  有几个人不禁面露赞叹之情,佩服道:“想不到平常不显山漏水的堆曾师兄竟是风魔根。”

  沈木一身魔气提起,整个经脉就跟滤网一样飞速转化着魔气,大量的寒冰属性力量凝聚起来。

  两人都凝聚起武技,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打了出去。

  唰唰唰~淡蓝色的寒气被沈木推出,一波紧接一波,所过之处气温降为零点,草木皆枯。遇到断空掌两拨寒气被硬生生劈碎,在最后一波寒气上刮出层层冰渣向沈木袭来!

  噗!噗!噗!

  一瞬之间,沈木就如同被千刀划过一般,全身的衣服挂着冰渣破碎不堪,身上被断空掌所发出的风击打中,气息虚弱不已。还有数道被狂风逆刮回来的寒气划出的血痕,看上去凄惨无比。

  “啧啧,还是风属性的堆师兄厉害啊。”底下那个弟子可是大饱眼福,风魔根可是异魔根,这样的武技根本就不多见。

  “那是,异魔根就是非比寻常。”

  栎贺抱臂上观,饶有趣味的打量着沈木,口中不由自主的称赞道:“看来没选错你。”

  蹈朴疑惑不解:“栎大哥何出此言?依我看沈木中了那一下断空掌,纵使没有飞出去,这一下也够他休养几天了。”

  “你觉得他为什么不顺势倒飞出去?”栎贺忽然道。

  蹈朴一想还真是,这样顺着力道倒飞出去,才能最大程度缓解这次攻击:“莫非沈兄还有其他打算?”

  酷MN匠@网正◇◇版首D发Zv

  栎贺拿下巴指了指沈木:“看着吧。”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沈木吐出一口淤血,首先缓了过来。

  “靠!这还是人?”底下一个弟子以为沈木受了那一下还不得躺下昏迷几日,结果吐出一口淤血就能动弹了。

  “好帅!”那个穿蓝色衣衫的女弟子激动崇拜地看着沈木,心中填满沈木不屈的身形。换做她自己,硬生生承受下来这一掌,可能直接倒地不起了。没想到这个沈师兄竟然如此厉害,吐出一口淤血就能再次活动!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沈木一步一步走向堆曾。就在靠近时,堆曾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杀气!

  眼珠转了转,示意沈木不要激动。刚才那一下打得过猛了,是不是惹怒他了?堆曾现在虽然还站立着,但是寒气入体,让他的行动每一步都艰难万分。尽管在努力化解,可还是不能行动自如。

  忽然沈木戒指上华光一闪,一把镰刀架在堆曾脖颈!

  感受到镰刃散发出来的寒气,堆曾没来由的心中一颤。

  该不会杀了我吧?

  堆曾虚弱地张口说道:“我认输”

  沈木这才把镰刀收起,头也不回地走向后山木屋:“多谢堆师兄今日陪我练习,那杯冷饮就算我请的了。”

  只是这么静静的待了十几息,堆曾终于能够行动。望着沈木的眼神都变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