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头。

  向缺癫狂的冲撞在无数阴魂中东张西望的寻找着曹清道的魂魄。

  曹清道身为阴司,只要一死就会立刻被接入阴间然后送往六道轮回,阴司知道阴间诸多隐秘,所以怕其泄露就会直接走捷径迅速投胎转世,前世记忆会被消除的一干二净。

  向缺担心曹清道投胎速度太快,不得已只能请神上身抢回曹清道尸体后赶紧进入阴间,在他进入六道轮回前把曹清道的魂魄截住。

  奈何桥上,阴魂众多,密密麻麻的排着队等着通过奈何桥,放眼望去所有的阴魂几乎都是一个摸样,根本就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焦急的向缺,直接冲上桥头登高一呼:“清道,你在哪?我是老向,听见我的声音后马上出来”

  “清道······清道······”向缺四处张望,桥上阴魂茫然的抬起头却无一人答应。

  “唰,唰,唰”一队阴兵火速赶来,手持长戟指着向缺喝问:“何人在阴间惹事喧哗?身带阳气,你未死就进阴间,已经触犯了戒条,居然还敢大声吵闹扰乱阴魂,来人,给我拿下”

  “闭嘴”向缺瞪着眼睛回头斥责了一句。

  “阴司大人?”一队阴兵躬身行礼,礼敬的说道:“原来是阴司大人,请问大人回返阴间是否公务在身?”

  阴司的身份比阴差还高,阴兵和其差了两级,见到向缺不得不行礼问候。

  向缺深吸了口气,连忙问道:“不久之前有一阴司身死被阴间收回,他有没有从奈何桥上过去”

  “啊,阴司?”几个士兵茫然的摇了摇头,向缺正失望犹豫的时候,其中一个阴兵忽然说道:“一刻钟前,我见两位阴帅大人领着一道魂魄直接通过奈何桥往孟婆那去了,阴司大人,可能那道魂魄应该就是你所说的那个阴司了,不然来到阴间的亡魂是必须得要通过奈何桥才能去往孟婆那里的”

  “什么,去喝孟婆汤了?”向缺豁然一惊,连忙从桥头蹦了下来,直接穿过桥上阴魂狂奔而去。

  在奈何桥截住曹清道魂魄两人尚还有一见的可能,但如果曹清道喝了孟婆汤那再见就已经晚了,一碗孟婆汤足以让任何魂魄都忘了前世今生,哪怕你修为再高也没办法让其重新唤起记忆。

  向缺强行提升修为,身子化成一团残影。

  顺着出了奈何桥去往孟婆处的阴魂一路追踪,片刻之后,一栋草屋就已经出现在其眼前,大批的阴魂带着一种绝望和不甘的神情驻足在草屋前。

  孟婆并不是个老婆子,而是穿着一身古装的俏丽女子,孟婆其实就是孟姜女.孟婆的草屋前,两大阴帅日游和夜游带着一个耷拉着脑袋的亡魂穿过等待喝孟婆汤的一群阴魂走到了孟婆身前。

  “喝了汤,入轮回转世吧”日游朝着孟婆拱了拱手,对曹清道说道:“你本为阴司,但却意外身死,我查了你的阳寿确实命中有此一劫,没过自然就得死了,但你曾经身为阴司为阴间办事,所以你死后入轮回投胎进六道之时我们会额外对你稍加照顾一点,下一世会投个好人家的”

  曹清道淡淡的笑了,看着孟婆手里的一碗汤说道:“下一世,我在世为人,就是投到帝王家或者成个要饭的对我来说又有个屁用,我他妈能回忆起今生的峥嵘岁月么”

  +A酷#e匠网3永p@久6免(L费w3看qS小说G=

  日游说道:“那你成猪狗,不也是一样么?我们又何必让你占了个好胎的名额”

  “喝吧,时间紧迫我们得马上送你上路了”夜游抬头,面无表情的说道。

  曹清道轻吐了口气,忽然似乎有所感的回身张望起来,但放眼望去全是排着队等着喝汤的无数亡魂。

  曹清道失望的回过头,但手却似乎有千斤重。

  “喝吧,时辰要到了,你再耽搁也没用,终究还是要入轮回的”夜游皱眉说道。

  “他现在自身还难保呢,不知道能不能够脱困,哪还有心思惦记我呢”曹清道终归伸出右手接过了孟婆手里的那碗汤。

  “嗖······”一道身影疾驰而来,撞开茅屋前的阴魂闯到了孟婆身前。

  “啪”向缺一巴掌拍掉曹清道手里的孟婆汤。

  “老向”曹清道直愣愣的看着他,咧嘴笑了:“你他妈还真来了,咋的?必须得替我算一卦呗”

  “嗯,走一个”

  “又是你们两个?”阳游怒气冲冲的指着地上的碗说道:“你俩还能不能知道自己是啥段位的选手了?上次在阴间你们放了囚牢里的恶鬼亡魂,这次你们还想咋的?以后打算自己不死了呗?就他妈干得罪人的事”

  阳游唧唧歪歪,向缺和曹清道含情脉脉的对视着。

  “我没给死人算过卦啊,咋整?”向缺有些为难的挠了挠脑袋。

  曹清道叹了口气,说道:“我他妈那时就是煽了个情,下辈子我几吧都不知道自己投哪了,你上哪找我去?拉倒吧,老向你能追到阴间来,我知足了”

  “不行,你开了口,我答应了你这事不能拉到”向缺不容置疑的晃了晃脑袋,说道:“我他妈没直接让你借尸还魂就不错了,剩下的事我给你研究”

  “你俩他妈有完没完?没当我们阴帅是回事呗?”夜游和阳游相当没面子的感觉自己被无事了。

  “呵呵”向缺转头对着两个阴帅,相当有态度有礼貌的说道:“要不这么地,你们给我个面子,我送我兄弟走完,然后我整俩仙人球跪你们家门口请罪行不行?”

  “咋送啊?”夜游皱眉问道。

  “人入轮回,记忆留着封印到他成年”向缺干脆的说道。

  “我顿悟了,你诚心是来找事的是吧”阳游阴着脸,语气不善。

  向缺极其强硬的说道:“给个面子,大家也算是一个系统的同事,谁没求到谁的时候呢,是不?”

  “我······”两个阴帅直接懵逼了。

  阴帅的地位相当之高了,除了地藏王菩萨,也就判官和十殿阎罗王能压住他们,向缺和曹清道这两个阴司的身份,说来见到阴帅还得点头哈腰的敬个礼呢。

  就像夜游之前说的,你们在牛逼还能保证自己不死啊?

  死了,进入阴间,这不是到了我们的一亩三分地么,谁求谁你能不能搞搞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峰回路转,小小江,幸福使者昨日解封,还有xishui,月亮,拿得起放不下,和仔爱你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