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昧真火之下,天师教的真人被烧的连魂魄都一干二净,彻底的灰飞烟灭了。

  这是向缺和张守城真正意义上的首次相见,一个月前在始皇陵那时的向缺不知道自己是向缺,而张守城也不知道那个人就是向缺。

  第一次相见的两人彼此却在暗中一环扣一环的算计起了对方。

  天师教接连折了两个人,张守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愤怒,你越是急头白脸的就越是给对手看笑话呢,当代天师曾经不止一次的告诉过张守城,面对敌人的时候你就是装也要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来,你表现的越是泰山压顶面不改色,你的对手就越摸不清你的深浅和底细,甚至他都搞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占了上风。

  向缺深深的看了眼张守城后,转身就要再次离去。

  “嗨,向缺”张守城忽然开口,挠了挠鼻子,平淡的说道:“我劝你最好别跟个受了惊的耗子似的一露面转头就跑,不然我保证你过后可能会悔的肠子都打结了”

  7w更)新$e最快/上%+酷:/匠7网9E

  向缺头也没回的笑了:“你不觉得你这种威胁挺苍白无力的么?”

  “威胁?嗯,对”张守城掏出一道符纸抖手一晃,符纸就燃成一道灰烬然后一缕冲天的浓烟快速的飞向林外:“等等再走,我这有个你意想不到的人,我觉得你俩应该见见”

  “唰”向缺猛的一回头,盯着张守城问道:“什么意思?”

  张守城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说道:“我说,这里有个人你应该见见”

  向缺心里一突,脑袋里迅速把自己相识的人全都过滤了一遍谁有出现在这的可能,张守城的话让他顿时明白过来,他那句威胁是什么意思了。

  张守城的手里有自己认识并且在乎的人!

  “你干的有点埋汰了”向缺叹了口气说道。

  “我草你么的,你跟我说埋汰?”张守城顿时歇斯底里的指着向缺骂道:“草你么的,你在始皇陵装疯卖傻的糊弄了我们一帮人,眼看着最后要得手的时候,你这个死疯子突然蹿出来把本该属于我们的果子给摘了,你在这跟我说埋汰?你这逼样的就是用立白把自己里外出溜一遍,再搓你身上肯定还一下子屎味”

  向缺皱眉的说道:“有德者得之,本来就是无主之物,天道气运上也没说写着姓张还是姓赵吧?”

  张守城愕然的说道:“你也是在风浪里扑腾过来的人,说话的时候能不能要点脸?”

  张守城被向缺这幅臭不要脸的德性给整的有点没脾气了,他觉得自己挺无赖的,但这时你在跟向缺一比,张守城都觉得自己是一只洁白无瑕的小天鹅,妥妥的四好青年。

  两人正四目相对的时候,林内忽然响起了一串“踏踏踏,踏踏踏”急促的脚步声,向缺顿时脚步一缩连着退了好几步,对面过来的人明显是不少。

  接到张守城传来的信号之后,林外的赵礼军带着曹清道,苏荷还有杨菲儿快步赶了过来,那个信号的意思就是告诉他们向缺露面了。

  张守城的身后呼啦一下来了一群的人,向缺眯着眼逐一扫过,除了杨菲儿和茅山的那些人他不认识外,赵礼军和苏荷的出现没有让他一点诧异,但他们两个身边的一个人向缺有点眼珠子瞪直了。

  “老······老向?”同样的,曹清道的眼珠子也直了。

  这一趟莫名其妙的小树林子半夜游,一直让曹清道云里雾里的搞不清楚啥状况,赵礼军含含糊糊的跟他打了一通感情牌,大师姐又脸带幽怨,曹清道隐约感觉今天可能不会太平了,搞不好不会有啥好事。

  因为越是神秘的状况,到最后肯定是惊讶而不是惊喜,要好事的话能让人都没有啥好脸色么?

  但没想到这个念头居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在这小树林子里曹清道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碰见他觉得早已经死了几个月的向缺,惊讶还真的变成了惊喜。

  “你,你他妈不是死了么?怎么可能在这冒出来?”曹清道懵逼的上前两步,一脸惊异的指着向缺不可置信的问道。

  “唰”张守城抬起手里的剑拦了他一把,淡淡的说道:“叙旧,在这就行了,没必要往前面凑”

  曹清道皱眉转头看着把自己从上海强带到这来的张守城问道:“你什么意思?我跟人咋说话还得跟你打个报告啊?我他妈就是躺到他怀里去跟他聊,还能咋的啊?”

  “在这也一样,两男的还有啥悄悄话要说啊?就在这说吧,我们正好也在旁边看看你们之间的兄弟情深”张守城笑道。

  向缺叹了口气,看着曹清道说道:“清道,我的事一言难尽,过会再跟你说”

  曹清道神情复杂的在所有人身上都转悠了一遍,最后又回到了向缺这,因为此时的向缺看起来挺他妈凄惨的,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几处,伤口都裸露在外面,明显是之前曾经跟人干起来过。

  曹清道茫然的看着赵礼军和苏荷,问道:“大师兄,师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荷掉过头默然无语,赵礼军冲着向缺抬头说道:“你那位朋友,拿了我们一些东西,清道我们之间还夹着你,事情能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所以找你过来和他谈谈,能不能把我们的东西交出来”

  曹清道又看向向缺,露出了询问的意思。

  向缺拍了拍身上的破包,说道:“清道,这是王昆仑从京城一个公子哥的家里,冒着掉脑袋被通缉的危险硬抢出来的,为这几件东西他身上挂了个通缉,到现在还东躲西藏的不敢露面呢,后来我跟他相遇之后,王昆仑把这几件东西交给了我”

  赵礼军忽然插嘴说道:“向缺,王昆仑动手的时候我们也在刘坤的家里,当时他已经把东西卖给了我们茅山,王昆仑虽然是从刘坤手里抢走的,但也相当于是抢了茅山的,明白么?不然我们又何必千里迢迢的从京城追到了黔南”

  赵礼军又跟曹清道说道:“不信问你师姐,当时她也在场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齐涛,Star解封还有幸福使者,影ac02的打赏。